争魁

……

    缈国国都,有些门庭依旧络绎不绝,无数风度翩翩的公子挤破脑袋,都想要再见一见这位官家小姐。

    有些屋子前,即便拜访了枫叶香花,却依旧门可罗雀,气得一些女中豪杰自己扯开了面纱,在街上将那些俊俏的公子哥连抢带拽,拖入到了自己的院中。

    花开堪折招婿秋节,也渐渐的接近了最终的买婿日子。

    祝明朗对自己很有信心,果然在红色情叶中写下了自己名字的大家闺秀还真不少,让祝明朗没有意外的成为了优婿。

    越优质的国婿,越放在后头,毕竟已经有一些公子哥们经受不住那些女子的慷慨大方以及美色魅惑,早早的投奔到了那些权贵女子的怀抱之中了,最后的争魁,都是情红叶写得最多,并且最受各个达官贵妇们喜爱的……

    争魁当天,祝明朗特意休整了一番,当照了照镜子,看到自己俊朗潇洒模样,嘴角不由浮起一丝笑容时,旁边的方念念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祝明朗。

    虽然一句话没有说,但方念念眼神就告诉了他:你终于还是做了这一行。

    “你住嘴!”祝明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丫头。

    “人家什么都没说!”方念念也不满的回应道,但脸颊上全是坏笑。

    打第一眼看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吃软饭的。

    这不,软饭吃到国婿级别了,不愧是顶级软饭男!

    吴枫、云中河、邵莹对祝明朗会去争婿都感到异常困惑,毕竟他们都有见过黎星画、南玲纱,这样一对绝色美女,难道还不能够满足祝明朗的需求吗,要说那洛水公主,未必有她们来得惊艳吧?

    大概渣男就是这般吧,永远都不会满足,永远都喜欢新鲜的。

    “吴堂主。”锦鲤先生游荡在桌子上,那双眼睛瞪着祝明朗,一脸庄重严肃的问道。

    “有什么事吗,先生?”吴枫问道。

    “你们遥山剑宗平常采购的都是什么饲料,为何能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喂得如此老成?”锦鲤先生百思不得其解。

    “……”

    前往王宫前,此时王宫下早已经人满为患,女子的比例居多,毕竟很多好男儿是足不出户的。

    莺莺燕燕、香气扑鼻,当祝明朗走向王宫前的国婿台时,望着这人山人海的场面,不禁陷入到了一阵沉思。

    他想起了当初在驯龙学院,徘徊在画舫附近时的情形,到头来自己还是走上了这一步,只是身不在小小的画舫,而是在偌大的缈国国都。

    淡定、从容、面带微笑,彰显出一个游戏人间、玩世不恭的气质,祝明朗尽量表现出轻车熟路……不对,自己是第一次站台争魁!

    “祝明朗,祝明朗,姐姐买定你咯!”这时,龙女殿的那位性感丁龙女呼道。

    “论财力,可没有几个势力能和我花家比呢,姐姐怕是要忍痛割爱了。”那位清纯的花龙女却笑了起来,一副早已经吃定祝明朗的架势。

    缈山剑宗的事情,其实很快就在国度传开了,这些日子凭借着那些女郡主、女侯、女城主的一番宣扬,祝明朗轻松打败缈山剑宗戒律堂堂主的事情更是人人知晓,而这一次买婿,主力军也是这群女权贵,想必她们是不会吝啬银两的了。

    “你们啊,就是喜欢这种小鲜肉,要姐姐我,还是钟情于儒雅随和的小大叔,不会有人与本郡主争屠文贺吧,虽然他不曾去过我府上,但我要定他了!”一位富丽华贵的郡主说道,她未戴面纱。

    “都别争来争去了,到头来还是得由公主先摘走婿魁呢,剩下得才有我们姐妹们挑。”一位女侯娇媚的笑着。

    “对了,其他国的女子应该也会横插一脚,可别忽略咯。”

    买婿,即便只是到此游览的女子也可以参加,只要愿意出价,金银首饰、绫罗绸缎、地契灵宝都可以,本身缈国就崇尚财富,并且每一个女子都有收集珠宝的喜好。

    ……

    优婿将逐一走出,由那些写下了枫叶之名的女子竞价,当然,即便没有写枫叶名字的,一样也可以参与,只是这种情况下,优婿有拒绝的权力。

    这一点,还稍稍理性一些。

    毕竟会被写下名字,一般都是男子有亲自拜访过的府邸。

    要是根本未曾谋面,还是极其不对眼的那种,凭借着钱财就将优婿抢走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一个接一个,优婿多数都有人出价,本身就是各大豪门小姐们相中的。

    出的价格,有一半是归王宫,另外一半归男子所有,说实话看到那些俊美小公子们被抬到了几十万金的价格,祝明朗还是有些感慨,原来男人要在这缈国赚钱,也还是很容易的,只要愿意放下那没有用的节操。

    祝明朗的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洛水公主身上。

    之前有许多优婿、良婿,其他郡主多半会象征性的出价。

    在这些高贵的郡主眼里,多一些选择也是不错的,所以即便早就有最心仪的目标,她们一样会多次出价,哪怕不小心买下了几位小婿,她们也会从几位小婿中选择最优秀的那位,反正她们资金雄厚,为了美男子不在乎破费。

    当然,若是不带面纱的那些女权贵,更是看到喜欢的都会出价,反正养在自己的寝宫中,怎么会嫌多呢?

    “咳咳,丁姐姐,我有一个疑惑啊,你看那些女贵族,她们养了那么多男子,应该也都会和他们同眠共枕的吧,若有了子嗣,怎么分辨究竟是谁的啊,又到底是跟谁姓呢?”云中河小小声的询问起龙女殿的那位丁龙女。

    丁龙女和花龙女都跟看痴呆儿的神情看云中河。

    “当然是跟女贵族姓啊。”丁龙女说道。

    “额,不用搞清楚父亲是谁吗?”

    “有那个必要吗?”丁龙女说道。

    “好吧,当我没问。”云中河苦着个脸,不好在问下去了。

    “云弟弟实在担心什么,担心出现一些歪瓜裂枣的后代?放心吧,女权贵们即便广招男后宫,这些男子一个个也都是上上品,可不是什么货色都能入她们眼的。比如说丁姐姐我,也养男子呀,祝公子这种我才看得上眼,云弟弟这种就算了,鱼水之欢都有些冒风险,姐姐不希望自己的子嗣像云弟弟这样平平无奇。”丁龙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