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实锤?

……

    “祝门的,你替我写篇诗,我就不和你计较派人拦门的事情了。”那矮俊男子将纸和笔往祝明朗案前一放。

    “怎么称呼?”祝明朗问道。

    “拳宗严渊。”矮俊男子回答道。

    “只会用拳头,不会用笔?”祝明朗笑着问道。

    “写还是不写。”

    “好啊。”祝明朗拿起了笔。

    他蘸了蘸墨,然后在那白色的纸张上只写了一个大大的字!

    拳宗严渊看到这字,脸色都变了,目光发冷。

    一旁的屠文贺凑了过来,看了一眼祝明朗写的那个字,顿时笑了起来。

    “滚!”

    白纸上,祝明朗写的就是这么一个潇洒无比的大字,也难怪拳宗的严渊会被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

    “你一个打铁的,活得不耐烦了?”严渊几乎要揪起祝明朗的衣襟暴打。

    这时,那位大宫女呵斥了一声,示意严渊坐下。

    祝明朗将自己写的滚字放回到了严渊的案前,笑眯眯的道:“原来你还识字啊。”

    “你找死!!”严渊暴跳如雷,但面对那位咄咄逼人的大宫女,严渊又不好立刻发作。

    公主府门外,随便他们这些人殴斗,但进了公主府,就不允许呼唤龙兽,也不允许使用神凡之力。

    严渊将祝明朗写的字给撕了,干脆就坐在那,不写什么初识之诗了,那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祝明朗,好像他今天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当这个驸马了,而是为了暴打祝明朗!

    没多久,那些宫女、侍女便将大家的“考卷”给收走了,众人又被晾在了府院之中,只能够面对着那些漂亮的枫木。

    等了有接近一个时辰,那位大宫女才重新出现,并念出了一些人的名字。

    “其他人可以回去等最后的争魁了。”大宫女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洛水公主连见都不见我们一面,如何知道我们不是合适的人选,难不成就凭那几个破字?”梁王子第一个不满的说道。

    “各位到不同的地方拜访,相貌、名望、实力、人品……洛水公主其实都已经耳闻,公主心中已经有大概的人选,留在这里的人,只是公主兴致,与之谈诗品茗,没有选婿的意思,一切结果都只在争魁那天公布,公主相中的人,自然出高价。”大宫女说道。

    “可我只拜访了公主府这一个地方。”成熟男子屠文贺说道。

    “公主又怎么会不知道屠文贺牧龙尊者呢?”大宫女笑了笑道。

    “既然如此,屠文贺就静候佳音。”屠文贺起了身,彬彬有礼的道。

    其他人纷纷退去,留下的几人并不多,祝明朗在其中,那位书生模样的青年也在。

    又等了一会,那位国色天香的洛水公主才缓缓出现,她面前的屏风被几位侍女推开,从那香榻上行到了枫木长案处,然后请几位诗才被选中的几人近坐。

    洛水公主亲自盏茶,香气扑鼻,令人心旷神怡,只是茶香再醉人,都不及洛水公主的神秘与优雅令人痴迷,她没有说话,只是为每个人倒上了一杯香茶。

    祝明朗很意外,自己的诗怎么就被选中了。

    那是自己流浪的时候,听一些老农们哼唱的一首山诗乡歌,稍稍做了一些修改写出来的,通俗易懂,称不上什么雅致。

    “公子剑法了得,诗才不错,字迹也优美。”洛水公主温文尔雅的说道。

    祝明朗看了看两边,以为洛水公主在说别人,但她那双银玉之饰遮掩下的眸子,却是注视着自己。

    “剑法?”祝明朗很意外,洛水公主如何知道自己剑法?

    “缈山剑宗剑阁处,公子那句‘弱者卑,强者尊’可是令人印象深刻。”洛水公主唇轻启而笑,声音也格外的动听美妙。

    “原来那天公主也在?”祝明朗很是意外。

    当时剑阁中,屏风彩伞,有帘子的坐席处,确实旁观的郡主、女侯、女城主不少,让祝明朗没有想到洛水公主竟在其中,应该是换了一身打扮,不想被他人认出。

    “遥山剑宗与缈山剑宗论剑,十年难得一见,自然不会错过。”洛水公主说道。

    “原来公主也喜欢剑道。”祝明朗说道。

    “只是,祝公子身边既有那般惊艳绝伦的女子,为何还来我这小小的公主府中?”洛水公主接着问道。

    祝明朗眉头一锁。

    她指说的是南玲纱??

    这麻烦了!

    渣男实锤了啊!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缈国的女子,不仅不接受其他国家男子的三妻四妾,甚至极其厌恶男人朝三暮四。

    这里的女人或许不小心红杏出墙,会被原谅,但从没有一个三心二意的男子能不遭到唾弃与厌恶!

    “洛水公主,您误会了,那位女画师不过是我牧龙师团队里的神凡者,我与她清清白白。”祝明朗很快就想到了说词,表现出了一份淡定和洒脱。

    “公子从未心动?当天好几位有特殊喜好的女城主,可都与我说,她们痴迷于那位画师,她的面纱下,一定是绝色姿容吧。”洛水公主说道。

    “若心动,何必来这呢?”祝明朗说道。

    “也对。”洛水公主不再问了,而是与那位真正有诗才的书生青年说起了他写的那首诗,从字面的抒情到句中藏着的胸怀,再到更深层的寓意……

    祝明朗喝着茶,在旁边不懂装懂的点了点头。

    聊了一阵子,洛水公主便回去休息了。

    她没有表明自己的青睐,只是闲谈,至于争魁那天,她是否会为自己心动的男子一掷千金,那就不好说了。

    祝明朗也有些头疼。

    这种过于简朴的“相亲”方式,让自己有力使不出来啊。

    要不是洛水公主微服私访缈山剑宗,她估计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号人。

    难不成要听天由命?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至少今天大致摸清楚公主身边有几位高手了,那位大宫女是其中一名,还有两个穿扮成侍女的暗卫,修为都很高,需要小心提防!

    若争魁未成功,就把公主掳走。

    实在不行,再来一个偷梁换柱,给一个假银饰给公主戴上,还不会破坏她的名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