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痕与炽幽

幸好,这些简影和剑冢古剑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剑灵龙的身上,已经出现来几百道魂影,每一个魂影都代表着一把岁月悠久的古剑。

    就看见那些简影手持着那些剑冢古剑与剑灵龙身上那些魂影古剑厮杀在来一起,诡异的迷雾笼罩下,祝明朗感觉自己不小心闯入到来一个千年古战场中,兵刃交锋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嘈杂不已。

    祝明朗留意到,无论是简影古剑还是魂影古剑,它们都好想融入进了各自的剑法,仿佛真的有强大的剑师在用意念操纵着它们那般!

    这般景象确实难得一见,祝明朗立在这剑刃交错之中,目光从不同的古剑身上扫过。

    之前是在看阶梯上的简图,现在却可以看到那些简影如逝去的古人活过来了一般,在自己面前亲自为自己展示,甚至许多早已经失传的剑法也出现在了这个所谓的“剑鬼战场”中。

    祝明朗看得入迷的同时,剑灵龙的一些沉睡的铭纹正在焕发光辉,它们让剑灵龙的剑身有了一些些改变,上面的剑纹纹理越发清晰,仿佛流淌着一丝丝火液,只要稍稍一触碰到空气,就会立刻焚烧起来!

    “火痕剑??”

    祝明朗看到了剑灵龙身上逐渐燃起的一种幽火,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是新的古剑在剑灵龙体内苏醒了,这意味着祝明朗将再获得一次剑醒力量!

    那些古剑,有些是断剑,有些是烂剑,有些是锈迹斑斑宛如未开刃一般,但每一次碰撞与交锋,都像是在重新锻造,打磨,浇火,放入熔炉之中让剑身承受炙热的高温,去除所有的杂质,变得精炼无比!

    而火痕铭纹,正是在这样的激烈交锋中不断的苏醒,最终让剑灵龙整个剑身变得通红,仿佛刚刚从熔炉之中取出来一般,那些幽火之纹在剑身上宛如盘曲着一头千年幽火邪灵,让剑灵龙看上去更加邪魅而神秘!

    火焰时而是刺目的红,狂野、暴躁,仿佛只要其中一滴红色火液触碰到大地,便可以让这漫山遍野之林化为灰烬。

    火焰又会慢慢的沉寂下去,转变为一种幽夜魔火,似鬼魅之炎,在九幽下焚烧,是至阴至邪之火,但相比于红色之火,这种幽火却更不稳定,总是短暂的浮现过后便立刻又被那澎湃肆意的炽火给取代。

    “是另一种铭纹,好像是黄泉剑。”祝明朗看着更替火炎的剑灵龙,脸上渐渐露出了惊喜之色。

    碧血剑、火痕剑、黄泉剑……

    这几把剑都是祝明朗非常熟悉的弃剑,它们有自己的名字,但它们早已经锈迹斑斑,当初在弃剑林中练习的时候,祝明朗对它们印象可非常深刻!

    当然,那个时候它们基本上和废剑没有什么区别,碧血剑没有饮血开刃,剑身通红,削铁如泥,锋芒毕露,火痕剑也没有这野性狂躁之火在摇曳,如勃勃生机的艳阳,足以灼烤整个大地。

    同样的,黄泉剑也没有这幽火附体,剑身魅影重重,充斥着一股诡谲气息,宛如是浸泡在黄泉之下九幽炎潭中!

    一下子苏醒了两柄古剑剑魂,得到两个铭纹,祝明朗欣喜不已。

    没有想到自己误入这缈山剑冢,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古剑醒来,再看一看?”祝明朗没有了之前的慌乱。

    这些名剑古剑厮杀归厮杀,却没有伤到一草一木,祝明朗整个人也沉浸在其中,一方面学习那些飞剑剑术,另一方面也尝试着突破自己过去不曾达到的剑境……

    当然要是能够再唤醒一两枚铭纹,那就赚翻了!

    ……

    旭日剑阁

    缈山剑宗是一位掌门、三位长老、五位堂主以及一群女弟子正戴着纱笠,静静的等候在剑阁山坪前。

    几位着装华丽,身上珍宝饰品琳瑯满目的女侯、女郡主、女城主正端坐在白色的伞亭帐下,她们一边饮着美酒、果品,一边等待着登入这缈山上的人。

    这时,那名昨夜才赶到此处的遥山剑宗成员昊野走了上来,他看了一眼缈山剑宗摆开了阵仗,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看来缈山剑宗和缈山国权贵,其实都很重视这一次剑术交流。

    稍稍环视了一圈,好想没有人比自己更早踏入这剑阁中。

    “遥山剑宗云游剑师,昊野!”昊野一头有些随意不羁的长发,像一根根杂乱的野草,大概是因为容貌确实也英俊,所以反而透着几分浪子气息。

    “请入座。”白秦安指了指白色遮帐下的一个精致的蒲团道。

    “我是第一个登上山的吧,不知我登山的时间,是否比其他曾经拜访过缈山剑宗的人快一些?”昊野问道。

    “我们缈山剑宗拜访者不多,以前的记不得了,倒是这位姑娘,比你快一些。”温梦如开口说道。

    昊野转过头去,看到一个戴着浅青色面纱的女子。

    刚才他以为对方也是剑姑呢!

    仔细端详了一番,昊野才意识到这是跟着他们一同上山的那位姑娘。

    昊野一阵苦恼。

    还以为能比自己的快的,就只有祝明朗这个变态。

    “之前没有来得及介绍,在下昊野,缈山剑宗的云游剑师。”昊野抱了抱拳,道。

    “画师,南玲纱。”南玲纱淡淡的回应着。

    昊野是昨夜到了国都,第二天一早就马上登山了,确实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一行人。

    主要是这一次剑术交流,他们遥山剑宗还是需要撑一撑脸面的,云中河虽然是首席大弟子,但云中河这一届确实是吴枫带过最差的一届了,昊野等于是临危受命。

    小坐了一会,登山路上,吴枫的身影慢慢的出现。

    他面带悦色,似乎在这剑谱山阶中小有收获。

    看到昊野已经到了,吴枫倒也不奇怪,昊野好歹是遥山剑宗百年来除了祝明朗之外最杰出的弟子,虽然他早已经脱离了弟子层次,四处云游……

    但南玲纱已经抵达,是吴枫没有想到的,人家可不是剑师,怎么反而把这些剑谱看得更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