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玉颜饰

“她戴着的银玉颜饰,是神古灯玉。”黎星画指着正缓缓的从面前飘过的公主道。

    祝明朗此时目光也落在了那位月魁脸颊上。

    这位公主,她目不斜视,只是车架在这里正好慢慢的转弯,她所在的宝座高度,也正好与祝明朗、黎星画这客栈二楼平齐。

    洛水公主目光只是随意的从这边扫过,但同样视线停留在了这个被干花装饰着的小窗台。

    起初祝明朗以为这位洛水公主是在看相貌出众、俊美英姿的自己,很快他意识到对方只是在看星画姑娘。

    黎星画目光也没有闪躲,迎着洛水公主的注视。

    美人相惜吗?

    ……

    车架缓缓驶开,从只能够看到侧颜,到只能够看到她背影,洛水公主就像是一颗最璀璨的宝珠,在国度最繁华的几条大道上游过。

    祝明朗此刻应该和这芸芸大众一样,最想要做的就是将这位月魁国女的颜饰给取下来,但别人是为了见一见月魁国女的真容,以往就听闻过洛水公主的美名,如今她盛装出行,自然让整个国家的男子,还有那些慕名而来的男子们心痒难耐……

    祝明朗只是为了要那个颜饰。

    豪杰俊才经过了这一次盛装出行,估计都在想着如何让国公主青睐,祝明朗却在盘算着,劫持公主的可行性如何。

    ……

    坐在小花园一般的厅内,祝明朗与黎星画相对而坐,方念念在旁正统计着要购买的东西。

    这时,暂时不知道是哪位小姨子的南姑娘带着几分慵懒曼丽,从楼上缓缓的走下来,身姿轻微摇曳,波澜秀丽。

    “早呀。”小姨子浮起了几分俏丽妩媚的笑容,她坐在了祝明朗的身侧,气息芬芳。

    “早。”

    雨娑姑娘无疑了。

    南玲纱是不可能和人打招呼的!

    “钱!”一旁,方念念伸出了手来,笑得像一位小奸商。

    “唉。”祝明朗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奉上十粒金沙。

    雨娑姑娘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两个人。

    这钱肯定不是用来采购的,十金沙都喂不饱大黑牙一顿。

    “钱怎么回事?”南雨娑质问道。

    “我和祝明朗打赌呢。”方念念有些心虚的小声道。

    “赌什么?”南雨娑不依不饶的问道。

    “就赌……就赌今天是哪位姐姐。”方念念说完这句话,抓起钱就跑路了,一边跑边大声道,“我去补充必需品啦!”

    雨娑姑娘原本明媚的脸庞很快就阴了下来。

    方念念跑得快,她只好看着祝明朗。

    祝明朗一脸尴尬,哪知道这臭丫头赢了自己的钱还把自己给卖了。

    “你们每天都下注?”南雨娑冷着个脸问道。

    “路途枯燥,所以就……”祝明朗也解释不清楚,只好目光带着几分寻求帮助的望向星画小姨子。

    星画小姨子似乎不打算帮祝明朗圆场,祝明朗一脸无奈,自己为什么要没事作死呢。

    就在祝明朗以为要承受小姨子风暴之怒时,南雨娑愤愤不平的拿出了一枚金灿灿的珠子道:

    “这是上等金珠,我也要玩。”

    “……”祝明朗有些无语了。

    哪有人给自己下注的。

    “这不公平,你肯定知道第二天是谁。”祝明朗说道。

    “那就赌七天后的,从下注开始的第七天早晨,若是我,你给我一颗上等金珠,若是姐姐,我给你一颗金珠,当天结算!”南雨娑说道。

    “这……”祝明朗总觉不大对劲,只好询问旁边的黎星画道,“她们可以自己选择醒来的时辰吗?”

    “不行。”黎星画说道。

    “那好,一颗上等金珠。”祝明朗点了点头。

    黎星画抿了一口清水,她静静的等他们玩闹完了之后,才将神古灯玉出现在了那位女国公主身上的事情说与南雨娑听。

    南雨娑果然想法和祝明朗一样。

    找机会把这公主给劫持了,然后抢了她的银玉假面。

    或者找机会潜入到王宫,趁着她洗漱洁面的时候,把这银玉颜饰给偷走!

    正商量着时,缈山剑宗的晚风小师妹走来,她看到三人坐在这里,于是笑盈盈的打了个招呼。

    南雨娑立刻给祝明朗递了个眼色,美态怡人。

    祝明朗心领神会,于是故意咳嗽了一声,叫住了这位晚风小师妹。

    “晚风师妹,刚才我看到了你们缈国的洛水公主,她好像是这一次花开堪折秋节的国月之魁……我想问一问你,这位公主平常就一直戴着颜饰吗,她的颜饰好想很特别,是一个银玉额眸遮饰。”祝明朗说道。

    晚风师妹只好坐了过来,回答祝明朗道:“是呀,一般颜饰是皇宫公主、郡主的标志,十八月华之年,就会佩戴,基本上不会摘下。”

    “那怎么洗脸?”祝明朗问道。

    “洗脸时当然会摘下,可公主与郡主的容颜是很神圣的,她们不会给陌生人看,尤其是陌生男子,许多缈国权贵也都是有这样的规矩,一些做父亲的,甚至都未必能够见着女儿十八岁后的完整容貌。”晚风师妹说道。

    “这么严格吗?”祝明朗惊讶道。

    “是呀,只有招了夫君,那位夫君在花烛夜可以亲自摘下公主、郡主的颜饰。”晚风师妹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戴颜饰啊,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祝明朗问道。

    “缈国贵族女子分成两种,一种是只招一位夫君的,她们多数其实比较清心寡欲,颜饰一方面代表着她们的这种心境,另一方面也代表着她们的玉洁之躯。另一种,是招很多夫君的,她们甚至会在自己的庭院中养许多男宠小夫,这些女子多数是不戴面纱与颜饰的……民间女子就没有太多讲究,喜欢戴就戴,不喜欢戴就不戴,和金银珠宝一样,是饰品。”晚风师妹说道。

    其实,晚风师妹还有一些话没有明说。

    在缈国,前者看不惯后者,觉得后者是沉迷美男之色的庸才,容易误国,容易误修,容易误事。

    而后者也看不惯前者,虚伪、假冰清玉洁、白莲花蕊淤泥烂根,男人不过是一群玩物,能乱什么世道?

    “洛水公主,是前者?”祝明朗顿时头疼了起来。

    “嗯,那颜饰是身份与信念的象征,只有她的夫君可以摘。”晚风师妹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