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魁国女

歇息了一夜。

    早上,祝明朗就被一阵娇呼声唤醒了,他的屋子正好是沿街的。

    祝明朗推开了窗子,看到了道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满了人,女子居多,男子也不少,从着装打扮上来看,不少都是和祝明朗等人一样来自其他国度的。

    就在祝明朗疑惑的时候,宽阔的花神大道上,一座由三头威武金龙拉着的豪华车驾,正一点一点的驶向这里。

    那车架,简直就是一座华丽的宝藏山,上面铺满了那些最奢侈的名贵花卉,彩色的精致丝绸披在枫红的木质底座上,琳琅满目的金饰、银饰、夜明珠、翡翠、玉器挂在那一根根尊贵的金粉枝桠装饰上。

    单单是这些珠宝,在阳光下就闪烁着令人痴狂的光晕,更不用说这车架宝山座上还立着一位位着装大胆,风姿绰约的女子们。

    她们肌肤雪白,在那些银饰的衬托下更显得亮丽出众,她们身段正好,多分一分太胖,多一分太瘦。

    她们都露出了容颜,每一个姿色都是上上乘,这座城本身就给人一种花月国度般的精致,因为这一位位令人目不暇接、千姿百媚的女子们变得更美轮美奂。

    祝明朗这个屋子的视野极好,基本上坐在窗台就可以将这一美景尽收眼底。

    随着这宝座山车架往这里驶来,祝明朗发现那些亭亭玉立的女子正簇拥着车架最高处一名银玉假面美人。

    她的发色相当的特别,宛如白金丝绸,搭配上那些非常华贵、做工精细银色头饰,使得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质,尊贵而不染半点尘世尘埃。

    她银色的假面遮住的是额与眼,露出的是挺立的瑶鼻与性感柔巧的唇,虽然不能够看到全部的五官,依旧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惊艳。

    “那位就是洛水公主,这一次花开堪折秋节的月魁!”

    “她座下那些露颜的女子已经很出众了,放在任何一座城池都是第一美人,可不知怎么的,我眼睛就没法从洛水公主身上移开。”

    “好想摘下她的银玉颜饰,看看她的真容啊!”

    祝明朗窗台下,几个来自异国的公子哥手持着优雅的扇子,倒是有几分风度翩翩,他们正感慨着,只是不知为何,一开始他们还纯粹是带着对美的欣赏,慢慢的话语里就透着几分古怪的味道。

    “那小嘴儿,啧啧,要是可以随意蹂躏,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腻吧。”

    “我喜欢她的头发,还特别的色泽,你想啊,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这样像金丝绸缎一般的发丝,带着几分小凌乱,搭配上这样一张出尘绝色容颜,根本不想离开床啊!”

    “你们太肤浅,我就爱她这高高在上的样子,对我来说最大的享受就是在她面前行礼,然后慢慢俯身下去,不亲吻她伸出来的手背,而是她那高贵修长的玉足……”

    祝明朗特意瞥了一眼那个女王控的家伙。

    明明挺玉树临风的,为何透着一股无人可挡的猥琐。

    “咚咚咚。”

    这时,房门轻柔的敲响。

    祝明朗走过去,将门打开,看到了素颜简容的女子静雅的立在自己门前,那扑面而来的美艳绝色,让心脏噗咚的跳动了一下,好想要从自己胸膛中跃出来。

    “是……”祝明朗看着她。

    一时间无法辨认。

    是哪位小姨子?

    她们不说话,也没有明显神态前,祝明朗根本分不清她们三位。

    素颜简容的姑娘看了一眼正敞开的窗子,从这里望去也正好见着那华贵的公主车架。

    “公子,我看见了神古灯玉。”女子声音轻柔道。

    是预言师小姨子。

    一般称呼自己为公子的,就只有星画姑娘。

    南雨娑是直接叫自己名字,亦或者偶尔来一句俏撩的祝郎。

    画师小姨子,很少称呼自己,都是直接说话。

    “在那吗?”祝明朗转过头去,望着那公主宝座。

    此时那奢侈至极的车架正在人海中慢慢的前行着,整个国度都簇拥着她,真正意义上的众星捧月。

    洛水公主的车架上有无数世间最罕见的宝玉,就如那些娇贵的花卉一样,展示给所有人。

    “嗯。”黎星画点了点头。

    “进来说吧。”祝明朗将黎星画请了进来,轻轻带上了门。

    到了窗台,黎星画那双独特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越来越近的公主车架,似乎过于凝神,她不小心蹭落了窗边装饰的一些干花枝。

    这些干花枝落到了街边,落到了刚才那几个癖好特殊的才子脑袋上,那女王控的公子有些恼怒,将干花枝丢到了一边,转过头来,抬起目光正要骂。

    可一看到窗台前是一位素颜简妆,容貌却绝色无比的女子后,他完全呆住了。

    过了有一小会,他扯了扯身边两个同伴的衣袖。

    他的两个同伴有些不耐烦,毕竟洛水公主马上就要从他们面前经过了。

    实在架不住这家伙的执着,两人才转过头,望向身后的矮楼窗子,很快他们也愣愣的望着……

    宝座车架,从他们所在的街边行过,他们甚至都忘记了转身,只是凝视着窗台边那认真专注的绝色美人,没有车架,没有金银,没有众女簇拥,甚至没有精致的妆容,那倾国倾城之姿却直击心灵!

    窗台处,祝明朗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几个目光如狼似虎的家伙!

    那几人这才尴尬不已,展现出来表面上的彬彬有礼,向祝明朗作揖致歉,只是他们心中却非常懊恼与苦痛。

    为何这样的绝世美人,会在一个男人的房间!

    不应该冰清玉洁,圣洁脱俗吗!

    “不在那些金粉色枝桠上……”星画姑娘依旧在找寻着,本以为神古灯玉就呈现在那座宝藏一样的座驾上,但她不曾发现。

    最后,黎星画将目光落在了那位缈国公主的脸庞,注视着她戴着的那遮住额与眼的银玉颜饰!

    在她脸颊上!

    神古灯玉!

    她戴着的那银玉假面,正是神古灯玉!!

    黎星画自己也露出了几分讶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