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冢岭

山道复杂,虽然白秦安说过这些山道最终都可以通向缈山剑阁,但其实它们弯弯曲曲、分岔极多,根本不知道最后会通向什么地方。

    “这条路径,天痕剑谱应该就是通往剑阁的了,那旁边这条呢,用来迷惑他人的,还是另有门道?”祝明朗站在一条山路岔路口。

    他往着这条通幽之径,心中还是多了几分好奇。

    转了个身,顺着这略显几分古怪的路径走去,很快灵域之中的剑灵龙便发出了一阵颤鸣,仿佛在响应什么的呼唤。

    剑灵龙有反应?

    难道是什么古剑藏山处?

    祝明朗加快了步子,然而摆在它面前的道路突然间一分成九,整整九条一模一样的路径,唯有那台阶上的剑谱图案不一样,祝明朗必须从前面一些台阶的基础剑式中找到唯一正确的派生!

    “剑灵龙,你都比划一遍,我看看。”祝明朗唤出了剑灵龙来。

    剑灵龙在半空中,依着那九条路径上的剑谱招式进行半空中起舞,祝明朗看得极其认真,但很快他就陷入了沉思。

    这九种剑谱派生,好想都没问题,虽然是自己不熟悉的飞剑流派,但它们所产生的威力,所产生的效果,所运用的情景,都是行得通的!

    这要怎么选??

    之前还可以用排除法,现在九个都好想是正确答案。

    “既然都是对的,那就随便选一条。”

    换做是剑境不高的人,或许会在这九条路径上犹犹豫豫,非要得出唯一正确的剑谱衍生不可。

    但在祝明朗看来,这九种飞剑剑谱都没有问题,它们自成体系的同时,又是完整的,既然如此没有必要在抉择上浪费时间。

    迈开步子,祝明朗步伐平稳,没有因为台阶上那些变幻的剑谱招式而产生半点质疑。

    一边行,祝明朗一边让剑灵龙模仿剑谱上的招式,就看见剑灵龙在这条幽长的道路上不断的划过剑痕,剑痕如森林中的萤火在起舞!

    祝明朗虽然没有修为,但剑招可以模仿,它一边行,一边与剑灵龙心念合一,在隔空舞剑,那密密麻麻的剑光萤火充斥了正片山林,在林叶之上久久没有暗淡。

    终于,完整的剑谱看完,祝明朗这才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剑冢之中!

    荒草凄凄,山丘起伏,一座又一座石冢上,立着的不是墓碑,而是一把又一把被岁月侵蚀的剑器!

    “这就是缈山剑冢!”祝明朗心中大喜。

    苍凉,古老,剑冢透着几分萧瑟,但往剑冢中走入时,祝明朗甚至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那一柄一柄石冢上的古剑似千年、万年不灭的侍魂守卫,对一切闯入这里的生物都带有极深的敌意。

    “嗡!!!”

    “嗡!!!!”

    剑冢突然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悲鸣,那石冢上插着的剑仿佛活过来一般,竟然在自己脱离那些坚固的墓冢!

    墓冢连绵,一眼都望不见尽头,而其中的镇压古剑更是数之不尽,此刻它们的敌意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浓,那卷起的气意似要将祝明朗这个闯入者给撕成碎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也有一把剑灵?”祝明朗惊讶的看着这墓冢,看着那一柄柄冰冷如野兽般的古剑。

    剑灵龙此刻全身殷红,阳光强烈,照耀在剑灵龙的身上,映射到地面上的剪影却重重叠叠,仿佛是剑灵龙身躯内所有的剑魂都显了出来。

    “遥山剑宗与缈山剑宗本是一宗,在一次分裂之中,两派进行了一场厮杀,当时不知多少名师陨落,不知多少名剑折损,为了悼念各自的剑祖,遥山剑宗有了弃剑林,缈山剑宗有了剑冢岭……”这时,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从祝明朗的背后响起。

    说话的人正是锦鲤先生,它依旧化作锦鲤刺绣,依附在祝明朗的衣裳上。

    只是这一次它没有现身,只是在那说话。

    “那场战役,杀得天昏地暗,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些剑宗的传承人们或许彻底忘记了,但那些在那场战役中陨落的古剑,却还记得。”锦鲤先生接着说道。

    祝明朗望去,看到剑灵龙虽然只是单独一剑悬在半空,可它身上确实散发出不同的气场,好几把沉睡在其中的古剑都苏醒了过来,焕发出从未见过的铭纹光辉!

    “即便海枯山灭,最终都未分胜负吗?”祝明朗自言自语道。

    从剑灵龙的情绪中,祝明朗能够感受到那些折损古剑的不甘与不屈意志……

    这让祝明朗也想起了祝天官跟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每一个铭纹,都有一段故事,或是其主人惊天动地,或是此器引发了一场壮烈厮杀,亦或者这器灵目睹了宗派的兴衰……

    它们的魂,唯有在特定的情景下才会苏醒。

    缈山剑宗与遥山剑宗那一场没有结果的厮杀,因为剑师陨落,剑师迟暮而停止,但这些古剑却不曾忘记!

    “剑灵龙就是整座遥山剑宗的弃剑林,原本两地相距大半个极庭大陆,不可能再产生鸣动……”锦鲤先生依旧躲在祝明朗背后说话,也在暗暗惊叹。

    这里是剑的墓岭。

    那座黄昏下锈迹斑斑的山林,何尝不是剑的坟林。

    或许是不愿意就此被遗忘,也或许始终想要分出一个胜负,祝明朗似乎能够听到连绵的剑冢上的古剑在悲鸣。

    一朵巨大的云层,缓缓的遮蔽了强烈的阳光。

    剑冢岭开始暗沉,周围弥漫着一股古怪的雾气,将祝明朗视野之内的一切都笼罩了。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祝明朗看到了身后那冗长的台阶上,剑谱图中的那简画女子飞身而出!

    每一级台阶,都有一位简影女子,她们取出了那剑冢中破旧不堪的古剑,竟将祝明朗和剑灵龙给围了起来!

    祝明朗大吃一惊,自己走南闯北,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象!

    “别慌,只是类似于鬼市的景象。”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一听,脸色更差了。

    那……那就是闹鬼啊!

    那些简影,可以看作是虚无缥缈的鬼魂,但那一把把剑,货真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