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石问路

这就是奴隶的下场吗?

    方念念不禁有些后怕。

    要是祖龙城邦没有守住领地,那整个凤堤镇的人,自己熟悉的那些人是不是也会落得一样的结局。

    被关在铁笼子里,戴着沉重的镣铐,究竟被什么样的人买走都是一种可怕的未知,更不用说买都没人买后被如同牲畜一样宰杀。

    祖龙城邦四城邦虽然相安无事,可离川大地还有其他城邦,他们的命运与祖龙城邦的人就截然不同了。

    到头来,还是得强大!

    极庭皇朝何尝不是人为祖龙城邦足够强大,才将祖龙城邦招安的吗,否则直接就让锐国将他们碾平了。

    “我们在上岗祭坛处,看到了一群血蛭相互吞噬,利用这些血液与煞气正在化龙……”

    “而那碑炉池,存在了不知多少年,像一个冥盆一样聚集了不知多少邪煞,从中诞生的蛭龙,恐怕已经是一条血蛭邪龙。”

    预言师黎星画真正看到的灾邪,是这碑城里的奴隶祭坛!

    祝明朗给缈山剑宗与遥山剑宗的两位长辈都说明了情况,那位一直戴着纱笠的女剑姑白秦安,她表现几分厌恶。

    “这般邪魔毒教,铲平了便是!”女剑姑白秦安说道。

    “它们甚是狡猾,杀的全部都是奴隶。如此,我们就找不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对他们直接下杀手。”吴枫说道。

    奴隶的命,在极庭皇朝中不受一丝丝的庇佑。

    生死,全部由奴隶主说的算。

    也就是说,他们即便这样肆意的宰杀活人,将它们扔入到炉池中,也在极庭皇朝不算触犯皇朝法律。

    何况,卖不出去的奴隶被杀的事情,在碑城做这个生意的人都知道,这座城池的掌管者仿佛也默许着……

    “恩,直接动手,怕是无目教派的人都不会现身。”

    众人正商议着如何铲除这群邪魔残渣时,一名身穿着黑色紧身铠的女子行来,一头乌黑的长发,搭配上那勾勒着完美身段的铠衣,倒是给人一种英姿飒爽且妖娆至极无比的感觉。

    女子走入到院内,目光扫视了一番,最终停留在祝明朗身上。

    祝明朗也认得此人,只是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会在这。

    方念念与南雨娑也注意到,这女子长相与秦杨有几分相似,只是年长几分。

    “公子……”黑铠衣女子迟疑了一会。

    “你直言吧。”祝明朗说道。

    “安王、赵尹阁、聂崇调集了一批死侍,由浩兴盛率领,正在一直追踪您的行踪,不出意外,他们想要将您挟持,用来逼迫裴国……”黑铠衣女子没有将后半段的话说出来。

    祝明朗自然听得懂后面说的是什么。

    在裴国,祝天官掌握着一支精锐大军,这支军队强大到可以踏平任何四大宗林、六大族门以外的势力。

    皇室自然是不允许这样过于强大的军队存在。

    只是这支黑铠精锐是打散在裴国不同的城邦,除非发生什么巨大的变故,不然黑铠大军绝不可能聚在一起,也不可能构成让皇族都觉得是威胁的地步。

    安王似乎知道了这支黑铠大军的存在,要么借此兴风作浪,要么想要收编。

    “浩家,真是背锅侠士,那些死侍都是没有身份,没有印记,无任何线索可查的,中途出了什么意外,最后也是由浩兴盛浩家来承担,安王、赵尹阁、聂崇继续躲在后面。”祝明朗冷笑。

    “公子不用担忧,那些死侍见不到明日的天辉。”黑铠衣女子说道。

    秦鸾这句话倒是让祝明朗眼睛一亮。

    浩兴盛浩统领带着那群死侍要是被杀了,不也暴露了秦鸾的存在吗?

    祝门有多少暗卫,祝明朗还真不清楚,但秦鸾肯定是暗卫中的重要一支,因为这点小事就被安王、赵尹阁他们发现,有点太可惜了。

    “查清楚是谁提前走漏了我出城门消息吗?”祝明朗问道。

    “查清楚了,是在皇族庭院内服侍几位缈山剑宗弟子的管家。”秦鸾说道。

    温梦如和她的两位师妹面面相觑。

    她们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我们确实当着那位管家的面说了那天的事。”小师妹小芦说道。

    “人已经处理掉了。”秦鸾道。

    “找个人,给他们搭个线,跟他们说我明晚会独自一人在碑墙内。”祝明朗说道。

    “借刀杀人?”吴枫眼睛马上亮了起来,用手拍了拍祝明朗的肩头,狡黠的笑了起来。

    这一招,吴枫喜欢。

    不用耗费大量的时间去搜集证据,也不必让他们这些名门正派背上一个随意残杀小势力的骂名。

    就让安王、赵尹阁还有浩兴盛去会一会这个无目教派,看一看无目教派还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是,属下照办。”秦鸾点了点头。

    这个处置确实比直接截杀要好,没准还能够因此钓到更大的鱼。

    秦鸾离开,悄无声息。

    方念念却有些心生好奇,询问祝明朗道:“这位大姐姐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也没怎么见着过。”祝明朗挠了挠头。

    秦杨和秦鸾都是祝门收养的遗孤,祝天官原本是将她们培养成保护自己的两名暗卫,毕竟祝天官一直觉得祝明朗会继承家业,做一名无与伦比的铸师。

    铸师又不会打打杀杀,自然需要绝顶高手守护左右。

    但祝明朗去了遥山剑宗后,那些原本为他准备的暗卫早就撤掉了,毕竟自己就是一名强大的神凡者,哪需要别人的庇佑。

    秦鸾实力很强大,连很少对别人有赞许的祝雪痕都有心收她为徒。

    刚才祝明朗目测了一下她的修为,没瞧出来。

    “原来这一路上,我们都有人保护的啊?”方念念倒是非常意外。

    “出了皇朝境内,就没有了。”祝明朗说道。

    ……

    投石问路,这是最有效的手段。

    不管浩兴盛能问出个什么来,缈山剑宗、遥山剑宗还有祝明朗牧龙师团队的人都会在墙后等着。

    能不能将无目教派给拔除另说,那条血蛭邪龙是绝对留不得的。

    这样一条邪龙。

    光靠那些卖不出去的奴隶性命来养活,祝明朗打死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