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婿秋节

……

    祝门、剑宗在极庭皇朝还是有话语权的。

    第二天一早,就有一支从长河城中调遣过来的军队,接管了碑城,并且开始彻查碑城这件事情。

    果不其然,受害的不仅仅是奴隶,一些从远方迁徙的商旅,也有遭殃的,在城主府中明明那些失踪的报官案卷堆积如山,城主和官员们却都搁置。

    这些人若和无目教没有交易,谁都不会相信的。

    一时间,所有在碑城的佣营也被军队扣住,接受严格的盘查,若奴隶之中有一些来历不明的,或者明显是抢掠而来的子民身份者,那么该佣营所有经营者就地斩首处决,绝不姑息!

    做这种生意的,多多少少都沾一点人口的贩卖,根本就经不住查处。

    才刚刚到正午,被拖出去斩首的就超过了百人,更不用说这后头还牵着到了利益链条……

    碑城的奴隶,大概有六千左右,这六千奴隶被充公,虽然摆脱不了奴隶的印记,但至少不会因为卖不出去而被屠杀,皇朝之中还是有一些文官拥有强大的治理能力,六千奴隶都会有自己的归宿。

    只是,奴隶体制不全面的粉碎,一年之后,整个碑城还是充斥着从大陆各地运送过来的人,而且许多国家还有非常显赫的奴隶买卖城,六千人,与百万、千万奴隶群体相比,真的微不足道。

    ……

    离开了碑城,众人继续旅程。

    没有了噩梦缠身,预言师黎星画的气色也逐渐恢复了一些。

    前阵子,每天看到她憔悴苍白的脸庞,眉黛间那化不开的郁结,就让祝明朗格外的心疼。

    还好,最近总能够看到她的笑颜,说明她也逐渐走出了那预言反噬的阴影。

    那对牧龙师夫妻,在目睹了祝明朗、白秦安、吴枫等人斩杀无目邪龙后,对他们这一行人更是钦佩不已,言行举止中都透着对强者的尊敬。

    终于到了一段可以飞行的地界,这对牧龙师夫妻告诉他们,从这里起飞后就彻底离开了皇都境内,开始进入到其他国家的领地。

    途径的第一个国家就是裴国,这个国家早就开辟了领空航道,这位牧龙师夫妻对空中航线非常熟悉,不需要多久便可以穿过裴国了。

    裴国之后,会是一片比较凶险的高山密林,他们可以顺着国邦之道行走,知道捷径的话,一样很快就可以跨过。

    结合了这一行人君级以上的实力,牧龙师夫妻可以选择的路径就非常多了,即便是从一些危险的丛林上空飞过,只要龙君龙威一显现,那些千年老妖和魔群也不敢轻举妄动。

    ……

    路途遥远,不知不觉跨入到了极庭大陆西域,这里的国邦是整个极庭大陆最有特色的。

    之所以说有特色,不单单是他们具备着异域风情,更在于每个国家都形成自己的理念。

    比如说他们即将抵达的缈国。

    这是一座女尊国。

    女尊男卑,包括坐镇在这个国家的缈山剑宗,也被称之为剑姑山,连一只雄鸟不小心飞入了山林,都会被一剑砍下来,更不用说男人。

    祝明朗当初来过一次。

    虽然有些匆匆忙忙,但对这个国家是印象深刻得不能再深刻了。

    缈国是大国,城邦不下百座,城池更有几千,他们土地广阔,资源丰富,制度森严,管理有序,让周围许多男尊女卑的国家都汗颜。

    ……

    抵达了缈国境内,大概还要个四五天时间才能够进入缈山剑宗,这就足以证明缈国之大了。

    他们一行人没有在缈国的其他城池、城邦逗留,而是直接飞往缈国的国都。

    缈山剑宗是不能随随便便踏入的,即便已经提前知会了剑宗的长老们、掌门,也还是需要白秦安、温梦如等人亲自回到山门,去禀告一番,然后再做商议。

    祝明朗也不着急,就先在缈国国度歇息。

    缈国也被称之为花国,他们的国师甚至被称之为花神,这座国都最大的特色就是随处可见的花卉,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嗅到不知从哪家秀丽美人窗台处飘来的芬芳,很多时候沉醉在其中,甚至分不清是美人幽香,还是花芬四溢!

    国都这些日子尤为热闹,宛如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节日,随处可见那些琳琅满目的彩灯,一大捧一大捧的鲜玫,从入国都开始,就洋洋洒洒的铺得满城都是。

    方念念看得眼睛都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来,她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景象,这可比祖龙城邦的花灯节日要震撼美丽多了,尤其是整座偌大的国城都装饰成这美得令人痴醉的样子……

    “你们是在举行什么节日吗?”云中河忍不住询问道。

    “花开堪折,也不是节日,只是每年一次的招婿时节,其他国家的那些男人都会跃跃欲试,于是国都就会看上去很拥挤,很吵闹。”温梦如淡淡的说道。

    这种景象,见怪不怪了。

    “招婿??”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虽然来过一次,但他对这里的风土人情也不是特别了解。

    “缈国一直都是如此,公主、郡主到了可娶之年,就会进行全国招婿,一般都放在秋天枫叶红时的季节,然后封地的公侯也会效仿,渐渐的,民间的女子们也会在这个时节招婿,于是就有了现在这种情况。”温梦如说道。

    “怎么个招婿法?”云中河好想也来了兴致。

    整个女儿国的女子们在枫叶红时招亲,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画面啊。

    难怪国都内外,人满为患,相比四海八荒的豪杰俊才都蜂拥至此,就为了在缈国中一展风采,迎娶佳人!

    “小师弟,我听说,祝天官就是这样与孟掌门相识的。”这时,吴枫小声的对祝明朗说道。

    “不是包办婚姻吗?”祝明朗困惑道。

    “他们是包办啊,好想是你祖父指定孟掌门,孟掌门要求祝天官参与这花开堪折招婿节,从中脱颖而出才行。”吴枫说道。

    “原来是这样。”祝明朗恍然大悟。

    既然还有这样一段小佳话啊。

    之后感情为何会破裂,祝明朗就不清楚了。

    主要咱也不敢问。

    反正他们分道扬镳后,连带祝明朗也变成了一个遗孤。

    祝明朗甚至觉得,那位不理俗世、一心寻觅剑道的孟掌门已经不记得自己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