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不掉就杀了

碑城内,正好有一家附庸门族。

    属于祝门的外庭势力,眼见碑城没有什么好的客栈,祝明朗便让这附庸族门安排了一个屋院。

    整个碑城,戾气都很重。

    过去碑城就是一个小集市,后来因为专门贩卖从极庭大陆各地运送过来的奴隶,才逐渐发展成了大城池。

    像这样的奴隶贩卖城,极庭大陆每隔一两个国家都会有,奴隶的价格也不低,一些有实力的,一般会被大家族买去做家奴、对手。

    “凌途,你过来,正好有些事情问问你。”祝明朗说道。

    “主子有什么吩咐。”凌途急忙走来,一下子就跪趴在地上。

    看来这些日子,凌家的人已经都被奴隶主训诫过了,基本上快忘记自己曾经也是凌家大公子。

    “起来好好说话,我问你,最近有看到一群奴隶被拖出城外杀死的吗,一般会动用挖眼酷刑。”祝明朗说道。

    凌途迟疑了一会,看了一眼南雨娑,等南雨娑点头了,他才敢慢慢的站起来。

    “主子,三天前有一群奴隶逃跑,往东面的方向,后来就听说他们被逮住,并就地处死了,至于有没有挖眼,奴仆不知……”凌途如实回答道。

    “那些奴隶,是谁的?”祝明朗问道。

    “好像是狼牙营的,不过那些奴隶,即便不逃跑,也是死路一条。”凌途说道。

    “为什么?”祝明朗不解道。

    “主子去后碑看一看就知道了。”凌途低声道。

    ……

    黎星画的那反噬并没有消除。

    祝明朗自然得追寻关于无目教派的痕迹。

    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群奴隶出逃了,在山岗附近被逮到,于是直接被无目教派的人宰杀了,当作一种祭祀。

    至于凌途说,这些奴隶本就活不成,就让祝明朗有些疑惑了。

    虽然入夜了,祝明朗还是出了府门,朝着凌途说的那个方向走去。

    南雨娑果然也跟了上来,她询问了一番之前的情况,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小姨子,不禁苦笑。

    明明就是和她一起到的山岗,到头来还得重新和她说一遍,就不能等处理好了这件事,再换人吗!

    到了后碑,祝明朗发现这里由很多人把守着,明显是属于一片私人领地和闲人免进之地,祝明朗和南雨娑只要偷偷的潜入。

    火把照耀,可以看到那些白天贩卖奴隶的奴隶主们在此处进出,他们带着一群看上去不是很健康的奴隶到了里面,然后就自己走了出来。

    “好像是白天没卖出去的奴隶。”南雨娑低声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于是打算再闯深一些,看看那些白天没卖出去的奴隶都是如何处置了。

    但是,很快,一股极其浓重的血臭味扑来,几乎在祝明朗翻过一座岩石高墙的那瞬间……

    而南雨娑,在跃过墙体,看到墙后碑后的那一幕,整张小脸惨白惨白,捂着口鼻的她,也险些干呕起来!

    祝明朗也看得呆滞住了,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恐惧。

    那石墙后,立有巨碑,而碑下赫然是一座巨大如广场的炉池,那些白天没有被卖掉的奴隶,统统被扔道了炉池之中……

    他们身上的镣铐没有解开,炉池里更全是浓血,奴隶们被挖去了眼睛,然后活生生的推到了炉池中溺死!

    这炉池,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矗立在炉池中央的石碑甚至都被浸染成了血红色,而周围那些风干后又被重新涂抹上鲜血的岩石炉壁,那灰红、茶红、污红更看得人一阵不寒而栗!

    死气、怨气、煞气几乎要盘成了一团魔云,笼罩在这碑城上空!

    南雨娑已经不敢睁开眼睛去看了。

    祝明朗凝视着这个比山岗祭坛要大了十倍,要恐怖如地狱的万人炉池,整个人灵魂都好像要被击散了!

    这就是黎星画看到的真正景象吗!

    这里真的是人间吗??

    血水快满了。

    祝明朗看着那一大池血红,很快留意到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游弋!

    一些没有立刻溺死的奴隶,它们尝试着挣脱出来,但还未碰到炉壁,就被什么东西给拖拽住了一样,紧接着整个人沉入到了血池中,一片血浪翻滚!

    是血蛭!

    这炉池中的血蛭,比上岗那几条野生的不知粗壮、庞大、凶猛了多少倍。

    它们甚至可以直接扑咬活人!

    祝明朗更是惊骇。

    本以为血蛭是偶然间出现在那祭坛处,利用那凄惨煞气化的龙,但让祝明朗想不到的是,有人就在饲养这种东西,并将这个碑城的奴隶池作为邪龙温床!

    “里面有一只蛭龙!”祝明朗低声对南玲纱说道。

    “我撑不住了。”南雨娑要知道会看到这一幕,说什么也不会跟来了,她现在甚至想直接昏死过去,让南玲纱来接管。

    祝明朗见南雨娑确实快呕吐了,又见一群身穿着乌袍的人在巡逻,当下扶着南玲纱跳出了这岩石高墙。

    ……

    煞气、血气、臭气也不知为何,被那岩石高墙阻挡,便没有一丝丝飘入到碑城中。

    碑城亦如往常,除了许多地方有些狼藉,血迹斑斑之外,倒也没有多少人意识到那碑后是那么一个恐怖景象。

    祝明朗回到了府院,找来了这个附庸小族的管事者。

    “祝公子,有什么尽管吩咐,外庭那边已经交待过我们,一切听从公子安排。”寿斌小家主问道。

    “奴隶市场,卖不掉的奴隶,碑城是怎么处置的?”祝明朗问道。

    “这个……公子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寿斌有些犹豫。

    “你知道祝门门规的。”

    “公子,我们寿家虽然在碑城做生意,但绝没有参与到奴隶贩卖之事上!”寿斌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那就回答我问题。”

    “一直以来,碑城的那些奴隶营,都是将卖不掉的奴隶给杀了,为了不弄脏碑城,于是专门有乌袍人在入夜时分,从奴隶主那领走那些不要的奴隶,统一在碑后宰杀,至于尸体如何处理,我们也不知。”寿斌说道。

    “为什么要杀了??”温梦如万分不解的质问道。

    “小姐,奴隶也要吃喝,也会生病,也需要地方安顿,既然卖不掉,他们就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一滴水,一口粮食,何况携带运送,都要产生费用,所以还不如直接杀了。”寿斌说道。

    凌途站在一旁,那张脸上更多的是呆滞木讷。

    虽然最后还是做家奴,可家奴远比奴隶幸运多了。

    事实上这一路上,凌途看到了太多惨无人道的情景。

    奴隶人群中,只要有人腿不小心崴了,走不动路了,奴隶营的人直接一刀将其脑袋砍下来,然后随意的丢弃在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