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珠

“咻!”

    一柄古剑,犹如红色的陨星坠落,飞向了这无目邪龙的大口中时,与周围的空气摩擦出了滚烫至极的黑色剑炎!

    随着剑灵龙击向无目邪龙的口中,那黑色剑炎越来越旺盛,荡开的剑芒都极具灼烧之力。

    与此同时,一柄雪白色的飞剑紧随其后,没有华丽的剑晕,但却凌厉至极。

    黑炎剑晕疯狂的焚烧着这无目邪龙,火焰与陨火之剑一同贯入到这无目邪龙的食道中,那无目邪龙哪里知道祝明朗和白龙只有诱饵,真正的杀招就是这两柄飞剑!

    剑灵龙气势恢弘,冲击敌人时形成的黑色火焰剑晕越来越恐怖,就宛如一颗炽热的流星一头撞入到了火山岩浆之池中,翻腾起的火浪与浆液可以焚天。

    那无目邪龙显然是惧怕火焰的,普通的火焰,或许还上不了它,可剑灵龙卷起的却是上古纹炎剑中蕴藏着的天火,其温度可以媲美陨火!

    那黑色之炎冲入到了无目邪龙的腹中,更从它身躯连体的位置席卷向了别的蛭龙部位……

    而雪白色的飞剑,更是势如破竹,从无目邪龙的大口一直斩到了腹部,像是市场中宰鱼的刀,将其破开,然后任由那些内脏器官流淌出来!

    这一次,无目邪龙被创了个彻底,它剩余的那些肢体先是一阵发狂的扭动拍打,紧接着变成了抽出,最后缓缓的失去了生命征兆。

    它的躯干开始干瘪,血液从那巨大的伤口中流淌出,弥漫在了街道上。

    它由黑血蛭龙组成的头颅,也彻彻底底的僵化,从活动自如到僵硬,再到干枯,冰辰白龙的冰空之霜作用开始发挥了,已经夺取了它最后的生命活力。

    堡垒一般的无目邪龙,终于是死了。

    祝明朗和白秦安都已经不记得对它出了多少剑,斩断了它多少蠕触、爪子和躯干。

    为了确保这诡异怪物不会有什么分身化体,祝明朗特意让剑灵龙卷着纹炎再狠狠的洗礼了一遍,必须要将无目邪龙那些肢体给焚成了灰烬才能够彻底安心。

    看到无目邪龙终于变成了一堆灰烬尸骨,祝明朗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杀死了!

    就没有见过比这东西更难杀的魔物了,也不知它的魂珠品质如何。

    祝明朗伸出了手掌,开始采魂酿珠。

    果然,和之前那条血蛭龙一样,它的魂珠品质非常的高。

    之前的可只是将级的魂珠,现在的却是一头君级的邪龙珠,当掌心上出现了一颗纯黑色犹如真实珠玉一样的龙珠时,祝明朗也不由浮起了嘴角。

    替天行道,收获颇丰。

    祝明朗对这一颗邪龙珠非常满意,这是自己采魂酿珠以来品质最高、等级最高的一枚了,估计拿去换的话,可以换取一座比较富饶的城池了,真正意义上的价值连城!

    “浩兴盛好想逃走了。”温梦如前来,指着城中一片漆黑的方向说道。

    “没事,有人会处理掉他。”祝明朗不是很在意。

    谁都可能逃得走,这浩兴盛绝不可能。

    秦鸾会将他处理掉,至于是活的,还是死的,就看亲鸾的心情了,作为皇族之中的一位统领,要做这样的勾当还失败了,其实即便是逃走了,也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祝门,可不是那些任由朝堂上那些大人物摆弄的玩物,祝天官从来都是面狠心更狠。

    ……

    碑城算是归于了平静。

    祝明朗走在碑城街道上,看到街道上有许多类似于栓马桩一样的柱子,这些柱子上栓着的却不是马匹、龙兽,而是那些被运送到这座城池中的奴隶。

    他们双手、双脚被束缚着,蹲坐在肮脏的地面上,这场大战将他们惊醒了,而他们也看到了那头在碑墙后头的恐怖邪龙!

    很多奴隶都知道,一旦他们没有卖出去,就会被拖到碑墙后处决。

    本以为处决已经是令人无比绝望的事情了,哪知道竟是用来喂养这样至邪之物,那真是生不如死!

    ……

    “吴堂主。”白秦安叫住了吴枫,她缓缓开口道,“我们都写一封书信,将这碑城的事情想尽的描述出来,层递到我们的执掌手上。”

    “这件事确实令人后怕,我正有此意。奴隶,不能这样被随意的宰杀,不仅有逆人道,更会给那些邪魔之士有机可乘,到头来祸害的还是极庭大陆的子民。”吴枫点了点头。

    碑城可是在皇朝境内啊。

    境内之城,都已经这般猖狂,更不用说那些偏远的城池与小国,难怪罪恶之城这样的毒瘤无论多少势力清剿,都永远无法将它们彻底铲除!

    “寿斌,这座碑城的城主多半也有染指,你去祝门外庭一趟,把事情说给我伯父祝于山,查清楚这碑城拿奴隶供奉邪龙的事情,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祝明朗对寿斌说道。

    寿斌立刻点了点头,道:“碑城这常年戾气,确实该整治整治了。尤其是那些卖奴隶的佣营,越来越没有原则,越来越像一群唯利是图的人渣,这件事和那些佣营脱不了关系!”

    佣营的背后,基本上是一些国家军阀。

    他们通过战争、通过外交,通过各种侵略来获得大量的奴隶,然后卖给那些佣营,找寻合适的买家。

    早就有很多势力,很多文明更高的国家都想要推翻奴隶体制,但大概皇朝中也有一些军团掌控着奴隶的生意,所以这一项法令始终推行不下来。

    只是,即便奴隶体制存在,也应该有比较合理的皇朝法律在监管,祝明朗、吴枫、白秦安做不到彻底取缔掉奴隶体制,能做的也仅仅让那些朝中官员好好整顿……

    刚才一路走来,那些像牲口一样被栓在柱子边上,躺在路边的人,看着他们麻木的眼睛时,祝明朗忽然间觉得,离川大地还是很美好的。

    至少由黎云姿统治的芜土与祖龙城邦,不曾出现过这样恶臭的城池。

    可惜啊。

    娘子受伤了,需要休息。

    不然黎云姿将锐国统一了也不错。

    锐国就是坚持奴隶体制的国家之一,要没有极庭皇好做后盾,锐国已经自食其果了。

    世间也少了一座制造奴隶和贩卖奴隶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