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雪前耻

第三天夜里,祝明朗终于还是请来了锦鲤先生。

    锦鲤先生对铸艺毫无兴趣,它悠然自得的游动着,嘴里在念叨着要怎样让黒沧暴龙最大化提升。

    自从祝明朗的灵域重塑,能够自己酿出灵气之后,最获得利益的反而是大黑牙。

    神木青圣龙因为残龙的缘故,它无法再进阶完全期了,只能够靠后天的努力再做改变。

    剑灵龙和冰辰白龙都是君级,即便是有百倍的成长速度,对于它们的提升也是缓慢的。

    毕竟它们现在的修为接近于那些万年圣灵了。

    一个月的滋养,确实相当于十年的修为,但十年相比于万年的修基,终究还是毛毛雨啦。

    大黑牙就不一样了。

    它缺的就是年份,这一个月的滋养,它等于长了十年之修,本身还只是龙将的它反而修为提升得很显著,已经隐隐约约要自己突破到主级了!

    自从有了钱,祝明朗对大黑牙可从来没有吝啬过,吃的肉,都是最好的千年魔兽之肉,用于强化的灵资更是没有断过,只要一消化,马上就续上。

    锦鲤先生正是看到这一点,已经在给雷沧暴龙做下一步进化的打算了。

    “锦鲤先生,我准备开炉了。”祝明朗说道。

    “开路就开路啊,难不成还要本鱼爷给你表演个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的招式?”锦鲤先生没好气的说道。

    它是一条有尊严的锦鲤。

    不是这些愚蠢人类用来谋取好运的工具!

    最烦拿自己当吉祥物的,祝明朗也不例外!

    炉子一开,祝明朗取出了自己完工的霏羽龙铠,说来也是奇怪,看那些奇书上说,一旦某件宝物出炉时,基本上会绽放出令人难以直视的光芒,更荡漾着七彩祥云一般圣华……

    怎么这件龙铠,不那么酷炫啊?

    是不是自己注入铭纹失败了,那这件铠就不值钱了啊。

    祝明朗有些小心疼,将这件看上去除了洁白并没有什么特色的龙铠给拿在手上,然后让一旁眼睛亮晶晶的冰辰白龙试穿。

    好不好,穿了才知道。

    龙铠,都是与灵魂相连的,并不是像那些将士、战争巨兽那样套上去。

    完成了认定,祝明朗让小白岂幻化成战斗形态,并呼唤出这件霏羽龙铠!

    冰辰白龙舒展开羽毛与龙翼,身上的高贵绒毛也俊逸的飘动起来,随着冰辰白龙一仰头,它的身上浮现出一道炽盛阳光一般的圣华,闪得祝明朗差点睁不开眼睛!

    紧接着,又是无比绚烂的光辉,一片又一片霏白圣羽从圣华之中诞生,如最纯净的雪银,最完美的钻晶,琳琅满目,依附在了冰辰白龙的身上,点缀了那层层叠叠的副羽,更将冰辰白龙矫健神骏之身给修饰得威武庄严,透着一股子冰川主宰的气场!!

    祝明朗慢慢的瞪大眼睛,慢慢的张开嘴巴。

    还真有闪瞎自己眼睛的光,真有绝品圣华,这意味着铭纹注入成功了,而且翼、羽、爪、尾、身这五个部位至少有一个具备附效!

    一旁念念叨叨的锦鲤先生也被这件霏羽龙铠给吸引了鱼目,感觉它的鱼目都被映射得如珍珠一样璀璨。

    “小圣品!”

    “难不成本鱼爷真有好运玄通?”

    “为什么一个半吊子铸师,也能够锻造出小圣品?”

    锦鲤先生望了望祝明朗,又望了望冰辰白龙身上那件确实无比惊艳的圣铠龙装。

    “大概这就是天赋吧。”祝明朗美滋滋的品着这件成品。

    去他的玄学迷信,自己就是一个万年无一的天才,剑修也好,牧龙也罢,锻术一样能轻松驾驭!

    “祝公子,祝公子。”锻造室外,晚风师妹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怎么了,晚风师妹,这么迟了来找我?”祝明朗打开了厚重的门,有些不解的问道。

    “宗林的三位掌门已经同意了,明日几位就可以进缈山剑宗,他们告诉我祝公子这几日沉在铸艺上,怕您耽误了上山的时间,特意来和您说呢。”晚风师妹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晚风师妹。”祝明朗说道。

    “祝公子可不要在这待太久哦,最好养足精神,毕竟我们缈山剑宗是很排斥男子的,你们上山后自然会受到许多剑师的挑衅,何况你们是遥山剑宗……”晚风师妹好心提醒道。

    说完,晚风师妹就离开了,她虽然有些好奇祝明朗到底在锻造什么,但她还是没有探脑袋进来看。

    祝明朗关上了厚重的门,又面带笑容的欣赏着冰辰白龙这冰川主宰者的气质。

    “正好,明天可以一雪前耻了!”祝明朗说道。

    温令妃!

    当初年少,修为不敌,耻辱落败,还被人用剑背打得全身淤青。

    如今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剑修了!

    “悠~~~~”冰辰白龙也唤了一声。

    “你也没忘记那嚣张跋扈的女人对吧?”祝明朗对小白岂说道。

    小白岂一个劲点头。

    如果只是中位君级,祝明朗知道这很难战胜温令妃,但有这件圣品龙铠,小白岂应该可以与上位君级较量一番了。

    温令妃将来确实有可能到达祝雪痕的境界,不过她还得好几年的沉淀。

    现在的她,不可能真有祝雪痕那般王级以下不败的变态实力。

    当然,祝明朗也知道,这一次进入缈山剑宗可不是为了出当年的恶气。

    主要还是神古灯玉。

    ……

    缈山剑宗,座落在国度西面的缈山之上。

    这山下,有一座与国都紧密相连的镇子,镇子非常宁静,青色的砖瓦,由绿水缭绕,可以看到一些同样戴着纱笠的女子,她们身穿着带有别族风情的衣裳,色彩艳丽,似一朵朵绽放的山花,各有各的灿烂与妩媚。

    穿过了这座青山镇,缈山剑宗的宗门便可以看见了,同样是非常气派,宛如古老的山庄殿宇,冗长高远的青石长阶分别通向不同的小峰,高大青木、红木、紫木修建的剑阁、剑堂、剑殿在远处的林叶间若隐若现。

    “师叔,我们的山庄,是不是寒酸了点?”那位叫做邵莹的女剑师小小声的说了一句。

    “缈国富裕,世人皆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剑道高,才值得去向往的!”吴枫一脸正色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