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川奴隶

……

    碑城

    这是一座由石头砌成的大城池,城墙同样由旷野中的那些灰色的古老大石围成。

    一入城,就可以看见一个偌大的市场。

    卖的不是器具、食物、龙粮、古玩,却是一个又一个被粗糙的镣铐捆住的人。

    这些人都是奴隶。

    要么从一些不开化的部落中擒来的。

    要么是来自于一些战败的国家,亦或者是一群叛变团体。

    “瞧一瞧咯,从狐神山那抓来的女人,野的狠,骚的狠呢,买回去,保证有调教的快感,一千金!”

    一名穿着私军服饰的男子高声说道,他手上牵着一条结实的皮绳,皮绳另一头正锁着一位耳朵尖长的女子。

    女子皮肤麦色透着几分乌黑,但丝毫掩盖不了她天生媚骨,那一双狭长的眸子和尖细的下巴,确实带着几分别样的风情与魅惑。

    “离川大地的俘虏,千里迢迢运来的,这可是一个贵族呢,家奴、族人、小姐一起,只需要十万金!”

    一个偌大的铁笼子,笼子里面蹲着一群衣裳有些褴褛的人。

    有年轻的男子,有娇柔的女子,也有几个上了一些年纪的老妇,他们神情暗淡,目光呆滞,仿佛已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女君!”

    突然,笼子里一名年轻的男子瞪大了双眼,瞳孔绽放着光芒。

    他死死的抓住铁笼子,激动的朝着街道上一名女子喊道。

    “凌途,你脑袋发昏了吗?”一旁,一名穿着破旧战铠的将军说道。

    “将军,您看,那不是女君黎云姿吗!”被称作凌途的年轻男子指着一名坐在三角龙首背上的女子说道。

    那位将军抓住铁笼栏杆,缓缓的站了起来。

    目光望去,那女子姿容确实出众,在这混乱的人潮流动中依旧如一轮皓月般美丽动人!

    “真的是她!”凌勋将军也瞪大了眼睛。

    “祖龙城邦已经立国,成为了极庭大陆的一部分,她现在在极庭大陆是国君身份!”凌途说道。

    在一路被押解到这里的途中,他们凌家也听了很多消息。

    祖龙城邦已立国,黎云姿凭借着一己之力锐国拿下,她所管辖的四大城邦成为了离川大地没有践踏的四块土地,但其他城邦,其他土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比如说他们凌霄城邦……

    城池被践踏,家族被屠杀,就连他们凌家偌大的家族,最后也沦落成了奴隶,被像牲口一样运到了极庭大陆。

    经历了这番巨变,凌霄城凌家已经悔恨至极。

    为何当初要阻止黎云姿建国。

    若黎云姿将整个离川大地都统一了,他们也不至于这般下场。

    他们的主心骨凌络天惨死,族里高手被屠,连足不出户的妹妹、姐姐们,都不知被哪些掠夺者给变成了玩物,一想到这些,凌途几乎干了的眼睛再一次湿润通红。

    “将军,我们求她吧。”

    “那怎么行,我们好歹……”凌勋将军本想说他们好歹是凌霄城邦的凌家,可看了一眼这笼子,再看了一眼跟着一起受难受苦,正像牲畜一样等待出售的族人们,话却哽住了。

    长叹了一口气,凌勋很清楚,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只求苟活。

    只求给这些族人一条生路,而不是成为毫无尊严的奴隶。

    “女君殿下,救救我们!!”

    “女君殿下,救救我们!!”

    ……

    一行人走过,祝明朗突然听到有人称呼女君。

    女君应该是离川大地对黎云姿特有的称谓,祖龙城邦之外也有不少人是这样称呼的。

    祝明朗望去,看到了一群被关在笼子里的奴隶。

    因为其中一名男子嘶喊的很大声,那人被奴隶主用鞭子狠狠的抽打,打得皮都裂开了。

    “问问吧。”黎星画轻声说道。

    祝明朗走了上前,阻止了那名挥舞鞭子的人,开口问道:“这些人,从哪里运来的?”

    “离川大地,公子有兴趣买不,只要十万金,这一家族的人都是你的,富贵权势门庭,都需要一些有档次的家奴,这些人可是离川大地凌霄城邦的凌家,在那可是土皇帝,不仅有实力不错的年轻男子,还有知书达理的小姐,都是原封不动的!”那位私军头目说道。

    祝明朗一听是凌霄城凌家,反而没了买的兴致。

    还以为是某个城邦不小心被腐乳的家族呢,作为离川大地现在的统治者,解救一下同胞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既然是死对头,祝明朗不想花那十万金。

    他这人有原则的,怜悯苍生归怜悯苍生,敌人不是苍生。

    转头走回到了队伍,祝明朗给黎星画说道:“凌霄城凌家,就是当初逼迫云姿做妾的那般东西,当没看见吧。”

    “我买了。”这时,戴着颜纱的南雨娑走了过去,取出了一枚紫金珠,递给了那名私军。

    祝明朗都没看到她什么时候走过去的。

    让他惊叹的倒不是南雨娑买这些人,而是南雨娑出手实在阔绰,十万金,眉头都不眨一下!

    “姑娘好眼力,这些可都是上等奴隶,请问送往什么地方?”那私军头领见了钱,脸上满是笑容。

    “送回离川大地吧,和祖龙城邦的南氏说,这些人以后就是家奴了。”

    “啊?”私军头领一阵头疼,他们好不容易从那么远的地方送过来,现在又送回去,虽然运送其实比较廉价,但时间却要很久。

    “多给你一万金,送到我说的地方,要那边的人回信说,死了几个,或者缺了什么,我把你们奴隶营给铲平了。”南雨娑毫不客气的说道。

    “没问题,您加运费,一切好说,我们营专门做这生意,绝不可能出差错!”那私军说道。

    ……

    交付了定金,这些贩卖奴隶的人,也都是受到极庭皇朝监管的,他们若是违约,一样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多谢女君,多谢女君殿下,来世一定做牛做马!”凌途急忙叩谢。

    “不用来世,今世就好好给我们祖龙城邦做牛做马吧。”南雨娑语气冷淡的说道。

    祖龙城邦与凌霄城邦多年纷争。

    黎家和南氏,对他们都极其厌恶。

    与其让他们给别人做家奴,还不如让他们到祖龙城邦做奴仆吧。

    一方面泄愤,另一方面也算发善心了,好歹都是离川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