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霏羽

龙女殿中,还真有许多优质的苍龙鳞。

    祝明朗到了她们的收藏阁楼中,拿手头上的一些魂珠与龙珠,换取了一些。

    但苍龙鳞只是基本材料,还需要柔韧的龙羽,坚韧不断的龙蚕丝,以及一些可以让玄术强化的玄纹之皮。

    走在这收藏阁中,祝明朗突然看到了一束华丽的尾巴,如孔雀开屏一般在墙上展开。

    起初祝明朗以为是什么美丽的龙在墙边立着,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些会如芦苇一样轻轻摆动的尾巴,其实是编织在一起的龙羽。

    “这是什么?”祝明朗用手指着这些羽毛,询问道。

    陪同祝明朗到这里的,正是那位性感的丁妍姐姐,她微微一笑道:“祝公子眼力不错,这可是我们龙女殿的宝物,您请认真看。”

    说着这番话,丁妍姐姐走了上去,饱满而诱人的嘴唇嘟了起来,然后朝着那一片孔雀形状的羽展轻轻吹了一口香气。

    呼出的气带着几分温热,就看见这一口芬芳飘散在孔雀尾羽上,就像是拥有特殊的解咒魔力一般,那些根根挺立的羽毛竟然慢慢的软化,慢慢的变成了如珊瑚须一般……

    很快,它们统统耷拉了下来,变成了一根根长长的绒,如被整齐梳理过的女子长发,柔和、高贵、美丽。

    祝明朗感到几分不可思议。

    怎么吹一口气,这羽毛就变幻了?

    由坚化柔!

    这与冰辰白龙那些冰绒非常的相近,甚至要更神奇几分。

    “这是万年霏羽,一种罕见变形圣灵身上的羽毛,可惜在取下来的时候,不能够完整的保留其变形效果,不然价值会更高。”丁妍姐姐说道。

    原本这羽毛,不仅仅可以随意变换柔韧,更可以变幻色彩,变幻火焰、雷电、灼光、冰痕……

    可以说,有了这种羽毛,龙兽的属性都可以随意的转变。

    可惜她们苍龙殿不是很擅长取材,从圣灵身上拿下来时有了损坏,以至于现在只保存了这羽毛可以随意变换柔韧的属性。

    这与万年霏羽原本的效果相比差太多了。

    “这个能卖给我吗?”祝明朗自然喜欢这羽材。

    冰辰白龙的羽毛变身就有一些可变性,虽然是因为寒气扩散,将柔软之羽冻上一层厚实的坚冰,但确实与这种柔韧可变的羽毛相符。

    最重要的是,冰辰白龙不仅擅远攻,近战也强大,过于厚重的龙铠是绝对不适合它的,但太过柔软的龙铠又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

    给白岂做的龙铠,羽毛当然是核心。

    “得看你能拿出什么咯。”丁妍姐姐给了祝明朗一个小暗示的媚眼。

    祝明朗当作没看见,当下取出了还剩下的一枚云台圣果。

    小白岂已经吃了两枚了,多的一枚起不到什么作用,吃下去也是和那些普通的云台母树果实没有多大的差别,倒确实不如拿来换这特殊的万年霏羽。

    若是能够成功做出这件龙铠,小白岂的实力就可以提升一个阶位,即便遇到上位龙君也不用转身就逃了!

    “丁姐姐,你看这个如何?”祝明朗问道。

    “圣果?好浓郁的灵气!”丁妍接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

    云台圣果散发着一股寒冷灵气,正慢慢的扩散到这间楼阁中,而随着温度的降低,可以看见那墙上的万年霏羽竟然挺立了起来,再一次化成了之前那如孔雀开屏一般的华丽与坚硬。

    云台圣果可是云之龙国独有的灵资,对于苍龙殿来说自然也是稀罕之物,丁妍似乎在这龙女殿也相当有话语权,她同意了这一次交换。

    拿下了万年霏羽,祝明朗心情大好,接下去只要再找到冰属性的纹皮,便可以开始锻造一件君级龙铠了!

    在祝门的那些日子,祝明朗可没有偷懒,有时间都会去铸铠殿,在那里练习造铠之术……

    这一次的材料,都非常昂贵,祝明朗其实心里还有一些小忐忑,万一做砸了,损失惨重啊!

    当然,要能做成,冰辰白龙实力能提升一个层次,这关系到自己是否能够安然无恙的从这缈国中走出来,毕竟自己要做的两件事,一个是挟持国公主,一个是从缈山剑宗那里窃取神古灯玉。

    造铠,其实并不是一个耗费太长时间的工艺,主要是手法得花很多功夫练习,若是材料都收集完毕,精准的铠图都已经画好,直接动工,一气呵成,也不过是一两天的时间。

    图纸,祝明朗早就拜托南玲纱帮自己画好了。

    祝明朗也能画,但他画得远不如南玲纱精确……

    南玲纱对画龙是很感兴趣的,尤其是冰辰白龙这样美丽与力量并存的生物。

    其他铸铠的材料,祝明朗也在途径的那些国都、城池、城邦的坊市中购买到了,现在就只剩下龙蚕丝和冰纹皮,就看龙粮小总管方念念那里是否有收获了!

    ……

    回到了花园一般的小客栈,祝明朗便开始琢磨图纸。

    在动工之前,图纸中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能在脑海中浮现,祝门真正强大的铸师甚至可以过目不忘,不需要图纸就可以完美的打造出符合龙兽尺寸的铠甲来。

    祝明朗还达不到那个境界,必须死记硬背,更不能有半点差错,因为材料就只有一份。

    “悠~”

    小白岂站在祝明朗的肩膀上,整个小脑袋也几乎凑到了大大的图纸上,宛如一位军师一般在帮祝明朗做参谋。

    祝明朗眉毛拧在一起,用一根手指敲打着自己的侧脸颊。

    “要不,直接开造?”祝明朗询问道。

    “悠~”小白岂点了点头,觉得没问题!

    “要什么仪式吗,我听族里的那些老人们说,造大物件的时候,最好先祭一些别的材料。”祝明朗说道。

    所谓的祭材料,其实就是一种玄学。

    在制造某件大物品时,先做一些失败率更小的小物件,一旦小物件填了那失败的坑,然后马上开始动工自己真正要制造的大物件,美其名曰,垫一垫失败率。

    毕竟,再娴熟的锻造,都有失败的几率,失败了,材料会损坏一部分!

    “悠~~”小白岂摇了摇头,不喜欢玩那些花里胡哨的,它相信祝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