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刀门

无目邪龙身躯大范围的蠕动着,妄想用身体最坚硬的部位来抵挡着飞剑踏雨。

    结果无目邪龙的身躯被这剑雨打得千穿百孔,许多主要蛭躯干都被直接给打烂了。

    郭昌恼羞成怒,发狂的命令着无目邪神杀死祝明朗。

    祝明朗的身边,还有冰辰白龙守护,冰辰白龙无比灵活,甚至在无目邪龙的堡垒之身上来回跳跃,那些笨拙的爪子甚至自己缠绕在了一起,难以碰到矫健的白龙!

    找准了机会,冰辰白龙亮出了爪子,猛的从无目邪龙的颈部向下撕裂,这撕裂力量甚至分成了五道,划出了有几十米的长度,让这头无目邪龙痛苦嘶吼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无目邪龙是一个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怪物,承受了这么多剑,之前更受到了王府死侍多人攻击,它也只在此刻出现了几分衰弱的迹象,要仅凭祝明朗自己一人,估计杀到天亮都无法将这无目邪龙给彻底斩杀!

    祝明朗这边在与无目邪龙正面抗衡之时,白秦安已经不知何时绕到了另外一侧。

    雪白色的飞剑,来无影去无踪,每一次都是找准无目邪龙的主躯干,即便无目邪龙是由成百上千条血蛭之龙盘曲吞噬而成,也不可能不死不灭,尤其是遭到了这么多强者围攻的情况下。

    血如堤坝之水一样倾泻,无目邪龙身体明显在干瘪,它总是想要通过那些活人来汲取生命,来恢复自身的强大血煞之势,但一直被祝明朗和白秦安两人阻扰。

    冰辰白龙的攻击,对它又有极其致命,随着冰辰白龙一番突袭,近身搏斗,无目邪龙身体内的那些流动的活血也开始变得缓慢。

    冰空凋零!

    活力衰减!

    无目邪龙没有什么关节、骨骼,它的一切强壮与力量,都来自于身体内血液管道,作为蠕软之物,若血液不能够快速的输送,不能循环,它就跟一头僵死的巨型蜈蚣没有什么分别!

    郭昌见状,脸色更加阴沉。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碑墙中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高手!

    无目邪龙饲养了这么多年,哪怕不小心被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给撞破,他们前来剿灭其实也是自寻死路,毕竟无目邪龙的实力放在极庭皇都中,都可以轻易的毁灭一些势力!

    眼看着无目邪龙不断的被截肢,郭昌开始趁乱逃走。

    他让无目邪龙分出几条黑血蛭龙来保护自己,然后朝着碑城之中隐去。

    留得青山在……

    只要他懂得这个秘法,无非再等个一二十年,他依旧可以饲养出一头这样的无目邪龙来!

    关键不在于这些血蛭,而在于自己这个邪龙师!

    无目邪龙在同级别的生物面前,或许不存在多么可怕的进攻与毁灭性,但它有一个巨大的优点,生命强大!

    成百上千的血蛭龙相互吞并而成,除非将所有的血蛭龙都给斩开、剁碎、泯灭,否则无目邪龙就不会彻底死亡……

    甚至,只要带走一些最为关键的黑血蛭龙,精心饲养一段时间,无目邪龙可以重新活过来。

    所以无目邪龙本尊还可以在那些强者面前撑一阵子。

    “呵呵,你这狗东西,给我去死!”这时,王府的死侍首领从一旁杀了出来。

    这位死侍首领为一名用刀的修士,原本在此处调养生息的他,正好见到了这名杀死他众多死侍手下的罪魁祸首,于是直接从阴暗处杀了出来,一刀就往郭昌的脑袋上剁来!

    郭昌根本没有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人,最重要的是这人修为也是君级的!

    这一刀,将郭昌的脑袋给直接给削了下来,头颅像西瓜一样滚落在地上。

    一时间,那些原本追随在郭昌身边的黑血蛭龙开始疯狂的争抢喷出的活血,其中一只甚至钻入到了郭昌的断颈处,死死的往他体内钻去。

    郭昌的脑袋停在了墙边,他瞪大了一双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甚至在死前他还看到了自己饲养的黑血蛭龙贪婪的连他都不放过!

    不过,最让郭昌死不瞑目的是,他将无目邪龙藏得很完美,究竟是怎么被这些人识破的?

    郭昌若是知道这世间还存在预言师这样的神凡,怕是那具被黑血志龙吸食得干瘪的尸体都还会再抽搐几次!

    “呵呵,好刀法啊,不知阁下又是师从何处呢,江湖逍遥自在,做一位侠义刀师不很好吗,为什么要给某些权贵当狗?”这时,一个声音毫无征兆的从墙上响起。

    王府死侍首领大惊,猛的抬头,看到一人环抱着一柄古剑,目光冷漠的注视着他。

    此人身上气息很隐晦,这位死侍首领甚至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要是对方刚才一剑刺下,自己怕是很难躲开。

    但对方没有。

    似乎不屑于这样的偷袭。

    刀师死侍深呼吸一口气,提着那刀,连续朝着地面一阵快斩,竟将那些黑血蛭龙全部给杀死!

    刀师并不是在为名除害,他的刀,在连续斩灭几个龙魂时,突然变得锋锐起来,仿佛将那几头黑血蛭龙的死魂化作了某种古怪的力量,注入到了他这柄刀中!

    “侍刀门?”遥山剑宗堂主吴枫一眼就看出了对方这门道,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

    “哼,斩了你,我将你的亡魂囚于我刀中!”侍刀师说道。

    吴枫笑了,笑容中带着几分嘲意。

    原本他就一直守在这碑墙后头,防止无目教的人趁乱逃跑,同时也处理掉这些不知死活的王府死侍,总之今天不管是死侍还是教徒,一个都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

    正好,这死侍首领一刀剁了无目教的头目郭昌,倒不用脏了他的剑。

    至于这个死侍首领,修为似乎不低,但还没有到能够和他这剑宗堂主抗衡的地步。

    “侍刀门,曾经也算是可以与我们遥山剑宗齐名的了,要你们门内尽是你这样趋炎附势的走狗,也难怪会逐渐没落!”吴枫从城墙上飘了下来。

    他缓缓的取出了怀中之剑,并将剑鞘抛向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