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买男人

一旁,吴枫用手轻轻拍了拍云中河的肩,低声道:“可能就如那梁王子说的,他长了一张讨女人喜欢的脸吧。”

    殿外,那梁王子被扔出了很远,一个肉体凡胎,砸向坚硬的地面,牙都断了几颗,满嘴的血!

    梁王子哀痛的叫着,那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侍卫急急忙忙来扶,却被这位梁王子一脚一脚的踹开,破口大骂道:“都是废物,全都是废物,养你们不如养几条狗!!”

    梁王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也不是蠢材,知道现在再回去就是再被人毒打,只好含恨离开。

    周围可是有上千名等候入殿的人,都是为了龙女殿招婿而来,但看到梁王子竟然被活生生的扔出去,砸了一脸的血,顿时一个个面如土色!

    什么人,这么蛮横,连梁王子都敢暴揍?

    原本耐心等待的有上千人,没多久,就只剩下一百多人了,那一百多人也是硬着头皮,大概心中有非娶不可的女牧龙师。

    殿内,云中河脸色比外面的人更难看!

    不仅仅是因为那位清纯龙女选了祝明朗,更在于那二十多位清纯美丽的龙女,有一半都对祝明朗更感兴趣。

    牧龙师就这么看不起神凡者吗!

    还是说,从一开始,这些女牧龙师就把自己这个剑师看成是给祝明朗打工的!

    要知道是这个结果,刚才就不应该出手对付实力更强得多的张四、张五了……

    不对,要自己不出手,祝明朗可能会唤出那剑灵龙,或者冰辰白龙。

    那样的话,别说这二十几个待嫁的龙女对祝明朗喜爱不已,整个龙女殿的龙女估计都想抢祝明朗了!

    “各位姐姐,各位妹妹,这次过来只是拜访盛名远播的龙女殿,想看看是否有合适的龙鳞,没有做婿的想法。”祝明朗给各位如狼似虎的龙女们行了个礼,意气风发的说道。

    “不愧是祝门公子,比寻常人家的男儿更烈一些,但姐姐就是喜欢!”那位性感的龙女伸出了小舌头,舔了舔饱满的上嘴唇,眼神儿迷离。

    祝明朗一阵尴尬。

    那边清纯龙女有些不高兴了,她指着那位性感龙女说道:“姐姐还是找别的吧。”

    “花妹妹,你急什么呢,没准还有别的郡主、小姐看上他呢,我们龙女殿,先抵御外敌不是?”那位性感龙女说道。

    “也对,祝公子想必一定会几个郡主府上转一转,最后一定要踏入公主府上吧……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即便希望极其渺茫,还是想要去试一试。”清纯龙女说道。

    “这个,确实有这方面的打算,但也只是去看看,没有别的想法。”祝明朗说道。

    “连说词都一样。”

    祝明朗笑了笑,也不做过多的解释了。

    “对了,你们这招婿到底是怎么个形式呀,为何门口有那么多人,我们在来的时候,看到许多名门府前也是这般景象,虽然不及你们龙女殿这般人满为患,但确实聚集了不少。”吴枫忍不住好奇心,询问起那位美妇罗妙语。

    “你们为何连这都不知道,难道不是做婿的?”清纯美丽的花龙女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们只是来与缈山剑宗交流剑法的,正好遇上了你们的招婿节。”吴枫说道。

    “原来是这样……每年这个时候,男儿们进国都,然后拜访各大名门望族,拜访那些门前摆放这小枫木的人家,来者不拒,但不是立刻就选婿,而只是相互了解一番。男儿们见一见各家的女子们,了解其家境,看一看容貌,而女子们一般会坐于庭中,用各种形式来考验一下这些前来的男儿们,如果有看中的,就会记下名字,然后用特殊的山墨,写下在上月枫叶上,呈递给王宫。”罗妙语慢慢的解释道。

    “给王宫?”吴枫还是很困惑。

    “对呀,如果是优秀的男儿,上月枫叶上出现的次数就会变多,这种被我们称之为优婿。等到了第七天,会由我们出价竞婿,出价高者得之。”罗妙语说道。

    “买?就直接花钱买吗?”祝明朗瞪大了眼睛问道。

    “也不一定是钱,如果你能够拿出价值不菲的宝物,也可以。”罗妙语说道。

    “像祝公子这样才貌双全的,想必许多名门望族小姐们都很喜欢,到时候可免不了与那些富可敌国的姐妹们厮杀一番呢。”性感龙女说道。

    “那些郡主、公主也不例外吗?”祝明朗问道。

    “当然。但郡主与公主资本雄厚,她们看上的人,少有可以争得过她们的。”性感龙女说道。

    “几位其实也不用太介怀,即便不是为了来做婿的,也可以多拜访一些门庭好女,我们缈国的女子也分外欣赏优质男儿,某些富贵人家的女子,甚至一掷千金,只为了买一位才子为她单独吟诗作对罢了……我们缈国女子都很有风度,从不强迫男儿们做他们不想做的事。”罗妙语说道。

    “是的,你们也可以入乡随俗嘛,无非也是选才选俊,若是能让一些郡主、侯爵之女看上,不也是一件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吗?”

    祝明朗、吴枫、云中河三人听得一阵晕乎乎的。

    不过大致是明白她们选婿的方式了。

    前几天,各大豪杰俊才去拜访那些招婿的门庭,但不会给予任何一位男子最终答复。

    必须是女子们将名字写在枫叶上,递交给王宫,由王宫进行所谓的竞拍优婿,最终男子们会跟随走,得看哪家女子出价出得高。

    “这不就是公开买男人吗?”云中河终于忍不住说道。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呀,可如果没有做好这个打算,也没有必要现身,我们又不会把你绑上去。”

    祝明朗苦笑。

    现在他更透彻的了解到这缈国的女尊男卑制度了。

    男子没有选择权,只有静静的等待这里的女权贵出价。

    哪怕有看上的女子,若那位女子不愿意出价,也只得无奈去服侍权贵女子。

    令人唏嘘之余,细想一番,还挺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