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剑斩龙

气势席卷,宛如一场凛冬中涌来的风暴,顷刻间让这整个碑城化作了冰天雪地。

    即便是无目邪龙,它那凝结了成千上万血煞的气焰,也仿佛被冷却了几分,无目邪龙缓缓的将所有蠕动的身躯从那血池之中伸了起来。

    那些躯干,就像一条条血红色没有头颅的蛟怪,狰狞的舞动着,有些甚至顺着中央那硕大的石碑在攀爬……

    冰辰白龙身上的冰晶之绒由柔软开始变得坚固,绽放着独特光泽的这些冰晶绒羽逐渐形成了华贵至极的冰铠,如最完美的水晶细细密密的覆盖在了冰辰白龙的龙躯上。

    即便到了完全期,冰辰白龙的体型也没有变大多少,还是保持着它特有的灵动与俊逸。

    无目邪龙明显嗅到了冰辰白龙身上中位君级的强大气息,那所有的蠕触都指向了半空中的冰辰白龙!

    “你的白龙?”白秦安有些讶异的说道。

    白秦安差点忘了,祝明朗其实是一名牧龙师。

    这白龙,在机关城时祝明朗就召唤过,当时实力还没有到达君级,可这才过去多久,这白龙仿佛跃升了一道天门那般,竟然展现出中位君级的气势!

    要知道在这碑城蛰伏了不知多少年,吃了不知多少活人之血的无目邪龙,也不过是中位君级的修为!

    “恩,速战速决,免得殃及碑城的那些居民。”祝明朗说道。

    冰辰白龙挥动着翅膀,身形如凤蝶轻舞,那些凶猛的爪子挥向天空,在冰辰白龙的眼里却显得有些笨拙。

    它华贵如水晶缀满的展翼挥动,可以看到夜空中有一道道凌厉的风刃凌乱的掠过,那些粗壮的爪子被根根切断,鲜血喷涌。

    在血液如雨的半空中,冰辰白龙突然俯冲,就看到那原本没有规则的风刃突然有序的汇聚向了冰辰白龙,而冰辰白龙更在俯冲中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风笠!

    周围气流卷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可以看到有一道贯穿了夜幕与碑城的气甬!

    越来越多宽有长竹的风刃依附在了冰辰白龙的身上,随着冰辰白龙朝着无目邪龙俯冲而去,那通天彻地的庞风撞向了这堡垒一般的邪龙,将其从血池中卷了出来。

    与此同时,成百上千风刃搅割,蠕触、躯干、爪子、蛭体统统解肢,随着那蓄池一般的血液从无目邪龙身体中喷涌而出,无目邪龙的身躯也开始干瘪了几分。

    “可恶!”郭昌被浇了一头的血,虽然被无目邪龙的躯干保护着,他毫发无伤,但看到祝明朗突然召唤出了一头如此强大的白龙来,心中暗叫不妙。

    心慌归心慌,却不能退缩与畏惧,不杀了这里所有人,他们无目教可逃脱不了。

    “吮血!”郭昌对无目邪龙说道。

    无目邪龙的蠕触还有几十根,它们和山岗祭坛中那头战将级的蛭龙没有什么分别,就看到它们将脑袋狠狠的扎入到血池之中,正在疯狂的吮吸那些肮脏至极的血水。

    蠕触在蠕动,可以看到无目邪龙许多被斩开的部位正在长出一些可怕的爪子,正在重新焕发出蛭体生命,犹如烧不尽的野草那般,只要有一点点雨水的滋润便会疯长。

    “冻住这些血!”

    祝明朗见状,急忙对白岂说道。

    白岂身上冰寒气息变得更凛冽,从云之龙国中继承来的冰空之霜大范围的覆盖。

    这种冰空之霜可是拥有活力凋零的强大效果,血液对于这无目邪龙来说就是生机,冰辰白龙不仅仅将那涌动的血池给冻结成一块块硬血块,更让血块中蕴含的生命能量给抹杀,让这无目邪龙根本无生命之血可吸取!

    “谁都阻挡不了我!”郭昌突然嘶喊了起来。

    他一声令下,竟然命令无目邪龙抓取那些身穿着乌袍的教徒们。

    那些教徒,已经变成了魔人怪物,面目狰狞,癫狂至极,本以为获得了“神力”的他们,却一下子沦为了无目邪龙的食物!

    血池被冻结了,那就拿活人汲取生命血液,在人体中滚烫至极的活血远比血池中的那些死水有养分,可以让无目邪龙短时间内变得更加强大。

    “砍了它的蠕触!”白秦安见状,立刻运用起了杀伐果断的飞剑术!

    雪白之剑一闪,干净落的刺穿了一根缠绕住乌袍怪人的蠕触,那乌袍怪人身体内的黑血蛭被吸了出来,那人立刻瘫软在地上,让他全身臃肿的脓血从胸膛中的伤口中流淌了出来。

    祝明朗也跟了上去,他意念一动,与剑灵龙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灵魂之链,从最初若有若无的气状变成了丝状。

    祝明朗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与剑灵龙的默契变高了,他手一指,剑灵龙立刻释放出了重剑魂影!

    重剑魂影力量十足,将那一根最粗壮的蠕触给直接轰烂开了!

    “御剑!”

    祝明朗从碑墙上一跃而下。

    换做是之前,祝明朗腿摔断了,剑灵龙才姗姗来迟。

    但这一次,剑灵龙及时的飞落在了祝明朗脚下。

    祝明朗身子稍稍一摇晃,最后还是稳住了身形,之前在云之龙国中的苦练不算白费。

    “轰轰!!!!”

    几条可怕的爪子飞来,将祝明朗刚才站立的碑墙给拍得粉碎,见祝明朗已经踏剑飞走,那些爪子更是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祝明朗过来。

    “白岂,杀过去!”祝明朗抬头喊了一声。

    冰辰白龙低飞,就保持着与踏剑飞行的祝明朗不过几米的距离。

    冰辰白龙在飞行过程中一甩尾,就看见那辫子尾突然变得如坚硬锋利的钢索一般,瞬间刺穿了那些狰狞的爪子。

    解决了身后的爪子,但他们此刻却已经冲向了那满是蠕触、蛭体的堡垒,祝明朗双目凛然,正盯着被无数蛭体保护着的郭昌。

    “剑灵雨!”

    祝明朗踏剑杀去,他根本不惧那恐怖的蛭龙肉山。

    脚下的飞剑突然幻化出了一个剑影,这剑影与剑灵平行而飞,速度也一样,气势也相同。

    而随着祝明朗离郭昌越来越近,脚下的剑影变得越来越多。

    很快,密密麻麻的剑影如雨,爆射向郭昌!

    而祝明朗更宛如一位剑仙般,踏着这华丽无比的剑雨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