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王子扔出去

此人孔武有力,竟可以用双手挡住雷沧暴龙的冲咬,并死死的砥柱沧龙之颚,让它无法咬下去。

    侍卫张九身子往下一沉,重重的的一推,将雷沧暴龙给往后推了开。

    雷沧暴龙这样的体型都摇摇晃晃,险些倒在地上。

    它摆正好身躯,再一次向前冲撞过去,谁知那力师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用肩一顶,然后双手抓住了雷沧暴龙的鳞肉,将硕大的雷沧暴龙给举了起来!

    雷沧暴龙被摔了出去。

    大黑牙恼羞成怒的爬了起来,再一次上前。

    但那力师却好想早有准备,再一次化解了雷沧暴龙的攻势,然后将雷沧暴龙给扫倒。

    祝明朗见状,很干脆的将大黑牙给收回到了自己的灵域之中。

    遇到克制的对手了。

    这力师,显然擅长借力打力,而且对方平日里应该也是经常与凶猛的古龙搏斗,深知古龙的一些弱点。

    事实上,凭借着熔火重铠,大黑牙完全可以在主级的厮杀中都占据上风,绝大多数主级龙兽都无法破开祝天官打造的这件熔火重铠。

    可遇到这个摔打力师,重铠反而变成了古龙的累赘,每一次被摔在地上,都会震伤自己。

    不过,牧龙师有牧龙师的优势。

    不像某些神凡者,一旦神凡遇到了克星,就会有力使不出来。

    牧龙师换一条龙再战就好了。

    祝明朗唤出了神木青圣龙。

    果然,面对神木青圣龙那欣欣向荣领域,那看似技巧高超、擅长斗龙的力师就被压制的死死的,神木青圣龙甚至不需要怎么自己动手,凭借着万物驱策,从大广殿中那些室内枫木中汲取一些自然之力……

    没一会,那力师就被抽打得遍体鳞伤,宛如一条受伤的恶犬,躲得远远的。

    “张八,你上。”梁王子也不在意,命令身后另外一名侍卫。

    张八实力明显要比张九强上许多,修为就达到了上位主级。

    他也是一名力师,却不是擅长摔跤之法,而是拥有相当了得的臂力!

    他的手臂,砸在地面上,能出现一个大坑,虽然大广殿本身就是苍龙相互角逐战斗的战斗大殿,但看到那些地砖成片成片的粉碎,美妇罗妙语还是有些心疼。

    那些排排坐的龙女们,一个个都看得很入神。

    本身招亲就是看各路高手比试,作为苍龙殿的女牧龙师,她们自然喜欢龙,也喜欢看到龙展现出来的各种能力。

    张八实力不错,可惜仍旧不是神木青圣龙的对手,没有坚持多久,张八力师就被捆成了粽子,然后被扔出了大广殿。

    “祝公子,可有时间与姐姐深夜探讨养龙之道?”刚才那位挑逗祝明朗的性感女子说道。

    那位梁王子见自己被人挫了威风,脸上有几分不悦,于是冷着声道:“张七,你上!”

    张七是一名牧龙师,他唤出了自己的龙兽。

    那龙,披着厚厚的铁甲,铁甲上更长满了尖刺,犹如一只带有极强攻击性的千年老龟。

    铁锥龟龙根本不畏惧那些藤蔓、老根,而且神木青圣龙在这样一个宽敞的大殿中,许多驱策之力难以施展。

    神木青圣龙与之战斗了许久,神木青圣龙的驱策之法奈何不了这头老龟龙,老龟龙也伤不了神木青圣龙。

    祝明朗重新呼唤了雷沧暴龙,让雷沧暴龙穿上了熔火重铠。

    熔火重铠此时发挥出了绝对的防御,与这样一个千年老龟壳之龙碰撞,熔火铠没有半点损伤,反而让那头老龟龙逐渐招架不住。

    “张六,给我上!!”梁王子有些发怒道。

    梁王子也不管什么对战的规矩,反正将对方给处理掉就行,至于人多势众,那就是他身为王子该有的优势。

    “张五,张四,也别看着了,本王子没那个耐心!”梁王子对身后的最后两名侍卫说道。

    云中河见状,也是站了出来,将那张五和张四给拦截了下来。

    总不能就让祝明朗一个人表现,他好歹也得获取那位清纯龙女的芳心。

    何况,祝明朗纯粹就是在驯龙,他还有两头君级之龙,根本就没有召唤出来的意思。

    ……

    “可恶,本王子今天没有带张三、张二与张一,不然你们这两个小废物怎么能与本王子较量!”梁王子气得满脸通红。

    “既然梁王子还有三名更高强的手下,怎么不带来龙女殿呢,难不成梁王子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真正想要去的,是洛水公主的公主府?”美妇罗妙语笑着问道。

    “是又如何!”梁王子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心思。

    “哪能如何,就是梁王子今日怕是要受点委屈咯。”罗妙语说道。

    祝明朗确实在驯龙,其实每天都有这种实力还不耐的草包王子跳出来,给自己的两条龙磨一磨爪子,还是很舒服的。

    反正祝明朗只要在一旁,一边吃着剥好的水果,一边指点几句。

    “大黑牙,把这王子扔到殿外去,扔远点,我不喜欢他王孙贵胄的跋扈臭气。”祝明朗说道。

    梁王子的手下,都被打败了。

    祝明朗也不用跟这位梁王子客气。

    大黑牙咧着个嘴,恶龙一般将这王子给拧了起来。

    “放开本王子,放开本王子,你敢动本王子,我让我国二十万铁甲军从你们九族踏过去,连祖坟都不放过!!”梁王子被像小鸡一样提了起来,然后双腿双脚胡乱的划着。

    这位王子,显然不是牧龙师也不是神凡者,手下被干掉后,他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看到这位纨绔王子如此滑稽,那些排排坐的龙女们掩嘴而笑,之前那几位还对这位王子有几分兴趣的龙女们顿时也翻起了小白眼……

    除了身份显赫之外,一无是处。

    而且手下也不怎么能打!

    这样草包王子,连鱼水之欢都显得乏味了。

    “这位祝公子,本小姐要了,姐姐和妹妹们,就再等等看,其他候着的男儿们吧。”这时,那位长相清纯的龙女站了起来,用手指着祝明朗。

    云中河下巴都差点脱落下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祝明朗。

    为什么是祝明朗啊?

    他就唤出两条龙而已!

    这两条龙,实力还不如他云中河呢!

    难不成是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