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安睡的东西

……

    越往西,郁郁葱葱之景便越多。

    这一大片旷野,并没有因为秋季的到来而凋零。

    青草之河,弯弯曲曲,一行前往缈国的众人停了下来,主要是让马匹、龙兽喝喝水。

    他们雇佣了两名牧龙师,是一对经常护送远途商客、旅人的夫妻,他们就在皇都周边的驿站、城池做这个生意,他们修为并不是特别高,但饲养的龙兽,基本上都是骑乘舒适、体力充足、擅长迁途……

    夫妻两都看上去比较黝黑,身材矮小,除了可以召唤的龙兽之外,他们身边还有几只幼灵,如同他们的子嗣一样,总是围绕着他们转,活泼好动。

    “这一片青草旷野栖息着一群铁鹰,只要我们一升空,它们就会云集过来,就好像是要侵略它们的领地一般,但过了这里,就可以飞行一段距离了,能直接抵达长河城。”那位牧龙师男子说道。

    “能够飞行的地域,并不多吗?”方念念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不太明白。

    既然都成为了牧龙师,而龙又是生灵之中的尊者,为什么飞行还受到了这么大的限制,总不可能漫山遍野都是千年老魔吧?

    “得看对地域的了解,若你确定这片区域并没有什么强大的生物霸占领空,自然可以随意飞行,但旅途中,绝大多数都是你陌生的地带,有多少妖群有多少魔穴,都是未知的,若没有绝对碾压的实力,可以将它们吓退,与它们纠缠战斗,反而比走陆地慢很多。”那位牧龙师男子说道。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世间生物一旦有了灵,都具备一定的智慧,并且狡猾而擅长偷袭、尾随,它们嗅到了厮杀的气息,就会游荡在周围,看见受伤的,就会穷追不舍,见到体力不支的,更会直接扑咬。这种事情哪怕概率小,只发生一次,也会严重拖慢行程,并且身陷险境。”那位妻子说道。

    方念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反正她是不打算成为牧龙师的。

    只是将来若没有老道的牧龙师带队伍前行,终究会出现一些问题,自己得吸取一些经验。

    当初他们从离川大地往极庭皇都时,祝明朗在路线的选择上,就是求稳的,多数还是沿着有城池道路的地方飞行。

    青草茂盛,就连河流都要它们给覆盖了,一眼望去只见得到一片洋洋洒洒的青草之林,河流似从它们之间悄无声息的穿过。

    一身朱砂丝绸衣裳,浅紫色的缎带束着盈盈一握的柔腰,南玲纱让一张宣纸悬停在自己面前,手中的墨笔开始随性的勾勒着……

    她画得很随意,不像往常那么专注,应该只是在练习。

    但宣纸中,旷野、青草以及若隐若现的清河,却跃然于纸上,将这景之意境轻松的画出。

    云中河看了她一眼,见南玲纱身边的大石上放着装着水的竹筒,用来淡去浓墨,于是走了上前,主动为其到河边填了一些水来。

    “姑娘,这画得妙啊。”云中河说道。

    南玲纱停下了笔,看了一眼云中河,没有说话,但那双美丽的眸子却好像在说:我认识你吗?

    云中河有些尴尬。

    人家既然完全不记得自己。

    难道手下败将都不配拥有姓名吗?

    “在下是云中河,在机关城中有幸与姑娘切磋神凡之力,输给了姑娘。”云中河说道。

    “嗯。”南玲纱应了一声,便专注于作画。

    云中河挠了挠头,识趣的走开了。

    ……

    “祝明朗,祝明朗,你快看。”这时,方念念扯了扯祝明朗衣袖,指了指南玲纱的方向。

    “怎么了?”祝明朗不解道。

    “星画姐姐在喂小幼灵,玲纱姐姐主动将做好的画给她看呢。”方念念说道。

    祝明朗望去,见南玲纱做好了画,便走向了黎星画,将画展开来和黎星画轻声交流着。

    虽然南玲纱不像南雨娑那样,亲昵的挽着黎星画,但气氛上明显就不同。

    “好像被你猜对了。”祝明朗说道。

    果然,黎星画与南玲纱关系更和睦。

    “女人的直觉永远是对的。”方念念有些骄傲的说道。

    祝明朗敷衍的竖起了大拇指。

    ……

    “怎么了?”南玲纱见黎星画有些失神,疑惑的问道。

    黎星画没有立即回答,她目光望向了旷野尽头,过了一会,又抬起目光望着前方渐渐暗沉的长空。

    南玲纱的画作。

    前方暗沉的天。

    这一幕,似曾相似。

    “你看见什么了?”南玲纱追问道。

    “可怕的事情,在旷野的尽头。”黎星画脸色有些苍白,此时一些残忍的画面涌入到她的脑海中,让她额上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南玲纱为她擦拭,柔声道:“已经发生了吗?”

    “很模糊,我看不清。”

    “昨晚,惊醒你的就是它吗?”南玲纱问道。

    “嗯。”黎星画点了点头。

    “我去看看。”南玲纱知道,黎星画经常会做恶梦,最可怕的不仅仅如此,她的噩梦,往往会在现实中出现,甚至就发生在她身边。

    这种情况,往往令她很长时间都无法入眠,若是坐视不理,却又会令她良心备受折磨。

    黎星画摇了摇头,道:“我看不清,无法预知危险。”

    “没事的。”南玲纱轻声安慰她。

    “怎么了?”祝明朗走来,刚才一直在注视她们姐妹两,很快他也发现星画姑娘神态有些不一样,似乎在害怕什么。

    “我去旷野尽头看看。”南玲纱说道。

    “我陪你去吧……念念,你过来和姐姐说说话,我和玲纱姑娘四处走走。”祝明朗说道。

    “好嘞。”

    祝明朗也看出了几分不对劲,尤其是黎星画有些害怕的眼神,她的害怕,似乎正源自于旷野尽头。

    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黎星画预见了什么吗?

    “要小心,那是我们之后还会遇见的东西。”黎星画说道。

    “那更要去看清楚了。”南玲纱说道。

    这几日,祝明朗都留意到黎星画的脸色很差,好像每天都没有休息好那样。

    难道是她预见了一些令她无法安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