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剑烁

“先杀了他!”无目教郭昌站在那蛭躯飞舞之间,用手指着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看到无目邪龙的爪子朝着自己甩了过来,不禁有些纳闷。

    这家伙不是瞎子吗,怎么准确的找到自己位置的,这无目邪龙应该也没有眼睛,却好想将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祝明朗袖子一扬,一抹红色的剑光破空而出,发出的颤鸣似一只龙凤在啼叫。

    红色的剑光在祝明朗的操控下斩向了那无目邪神的爪子,就看到那些如巨型蚯蚓的爪子散落在了血淋淋的地面上,然后竟然疯狂的扭动,长出了虫口来,再度扑向了祝明朗。

    还好祝明朗见过之前的蛭龙,知道这东西一旦与主体分离后就会自己演变成活物。

    祝明朗向后退去,手指一动,牵引着剑灵龙回跃。

    剑灵龙飞回到祝明朗面前的过程,一顿舞空乱斩,剑光纵横交错,在祝明朗的前方交织成了一张殷红色的剑网,那些蛭龙的爪子立刻被切割成了肉沫!

    剑网还在,剑灵龙本体却已经悬浮在了祝明朗的面前,它剑身笔直,剑絮飘动,犹如一仙剑伫立在自己的主人身边,哪怕主人闭目养神,它也可以将周围的威胁全部斩尽!

    “祝明朗!”浩兴盛双眼如火炬一般愤怒的燃烧着。

    他骑乘着一条紫色魔龙,从那炉池翻腾起来的血浪中越过,直扑向祝明朗所在的位置。

    “浩统领,你来得正好,将这邪祟给斩来,本世子重重有赏!”祝明朗见状,急忙高声喊道。

    那血蛭邪龙上的郭昌一听,立刻阴沉的笑来起来。

    “就凭你们这点人,真是太小瞧我们无目教了,我先灭了你的手下,再将你剥皮抽筋!”郭昌突然用手指着骑乘着紫色魔龙的浩统领。

    紫色魔龙也是一龙君,体型还算魁梧,可那炉池中无目邪龙猛的拔高了身躯,血水冲天,就看见犹如上百条血蛟腾飞的景象出现,无目邪龙完全就是一个由成千上万血蛭组成的邪物,随着吸食血液与吞噬活体,它不断的蜕变,不断的强大,最终化身为了万蛭邪龙!

    它身躯比想象中还要庞大,整个炉池更像是一个地窟,而地窟中盛满了邪龙的蛭体,当这些蛭体同一时间支撑、膨胀、舞动时,无目邪龙更像是一座由水蛭组成的巍峨城堡,屹立在了这碑城中,连碑墙都显得矮小!!

    黑夜,煞气笼罩,朦胧之中碑城的人们看到一邪龙盘曲而起,周围是密密麻麻如蟒如蛟一样的爪子、蠕触,顿时满城尖叫哭喊!

    紫色魔龙相比于这邪龙,就像是一只飞蚁面对丛林凶猛的蜘蛛。

    浩兴盛在龙背上,吓得魂飞魄散,他甚至不敢低头去看,只能够命令这紫色魔龙继续往上飞。

    可那无目邪龙的几根巨大的爪子已经举到了高处,正猛的拍打下来,好统领的紫色魔龙惊险的避开,却很快又被数十根蠕触给包围。

    “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郭昌有些癫狂的说道。

    他失明,但他却可以像那些血蛭一样,嗅到活物身上的气味,可以听到活人身上血液流动的声音。

    原本,他想要再蛰伏一个月,便让这整座碑城的活人都成为无目邪龙的祭品。

    但既然被察觉了,就不需要再等待了。

    今夜,碑城就不会有除了他们无目教之外的活体,这碑城就是一座血库!!

    “我的信徒们,敞开你们的胸膛,接受神龙的赐予!”无目教郭昌继续狂呼道。

    身穿着乌袍的教众有很多,他们的实力不如那些死侍,死伤了不少。

    而随着郭昌一阵诅咒般的低吟,那条血蛭邪龙身躯中爬出了成百上千条黑血蛭,这些黑血蛭并不攻击那些活人,反而是像寄生虫一样爬到了那些身穿着乌袍的无目教教徒们身上。

    黑血蛭顺着他们的胸膛,原本蠕虫一样柔软的脑袋突然变尖锐,然后像矛一样钻入到这些乌袍教徒们的胸口中!

    那些教徒起初也都露出了惊恐害怕之色,但很快他们像是吸食了迷幻毒物一般,变得兴奋、变得狂热、变得癫狂……

    他们的眼睛,可以看到细细的螨虫,一只只呈现黑红之色,使得他们整个瞳孔如怪物一样恐怖!

    他们的身体噼啪作响,正在爆骨膨胀,短短几秒钟时间从普普通通的人形长成了黑红色的魔人,膨化的肌肉里,甚至还可以看到一条条长长的东西在蠕动!

    邪物入体,寄生魔化!

    那些原本实力平平的乌袍教徒统统化成了这样的黑血怪人,他们力大无穷,竟然可以将龙兽给举起来生撕!

    原本被那些死侍杀得七零八落的乌袍教徒们一下子勇猛至极,他们像狂暴怒兽那般,追逐着浩兴盛统领的那些死侍们,展开了单方面的屠杀!

    “杀!”

    “杀!!杀完这里的人,还有整座碑城的活人,原本他们还可以多活一个月!”

    郭昌越发狰狞癫狂,他仿佛享受在这样的杀戮中,他自身就像是一只贪婪嗜血的血蛭,永远都不会满足。

    祝明朗站在了宽厚的碑墙上,此时一大群乌袍怪人朝着自己这里冲了过来。

    这时,一个高瘦的身影跃到了祝明朗的面前,她戴着一个纱笠,身影纤细,但却展现出了一股磅礴气势。

    “白前辈。”祝明朗认出了她来,正是缈山剑宗的那位长辈。

    白秦安目视着那群魔化怪人,惜字如金的道:“飞剑,剑烁!”

    音落,就看到一柄雪白长剑从夜幕之中飞来,随着白秦安手成挥斩的动作,那雪白长剑也猛的挥落向那群冲来的乌袍怪人。

    剑光如瞬息浮现,刹那消逝的闪电那般,每每划破夜空后便进入短暂的沉寂与更浓郁的黑暗。

    那剑迅闪,每每剑凌厉辉煌时,就会有几名乌袍怪人被斩去了头颅,倒在了黑红色的血泊之中。

    连续几次这样绚烂明亮,几次寂静昏暗后,出现在祝明朗面前的那些魔人统统被斩掉了脑袋,就连钻入到它们身体里的那些黑血蛭也没有能够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