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梁王子

不行至一处无穹顶的大广殿内,几颗艳红的枫木亭亭而立,让这整体为青灰色调调的龙女殿多了几分明亮的色彩。

    当然,无论这些室内枫木多么艳丽,都不及那一位位挺着腰肢,娴雅的端坐在大广殿中的女牧龙师们,她们着装鲜艳,即便微微凉的季节,也只是一些轻柔的纱丝遮住那白皙圆润的香肩……

    祝明朗望了一眼,心情豁然开朗,美好的事物总是如此,能够令人忘记琐碎的烦恼。

    云中河眼睛也直了,但他还是假装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

    不就是二十多位妙龄龙女排排坐吗,在遥山剑宗……还真没怎么见过,主要是遥山剑宗的弟子服饰实在太素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看破红尘的道士!

    “她们都是我们龙女殿今年待嫁的优秀女弟子,在旁边的候殿处,还有几位别国的世子与王子在排队,其他豪杰俊才则在殿外,少说千人……看在几位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允许将你们安排在王子后头。”美妇龙女罗妙语说道。

    “是不是胜出了,那些女子我可以任意挑选?”云中河问道。

    云中河还真看中了其中一位,穿着淡红柔纱半袖衣裳,脸庞清纯,眼眸却灵动如湖水。

    只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带那些端正着身姿一字排开而坐的龙女们都笑了起来,笑得如百灵鸟儿在歌唱。

    美妇罗妙语也笑了,她摇了摇头道:“云公子大概是在男子为尊的地方待久了,不妨说一句有些冒犯的话,每一位到我们缈国来的男子,在我们姐妹们眼里都是一件展示品,一方面展示自己的形貌,另一方面展示自己的才华,然后姐姐们、妹妹们才会考虑是否出价购买,云公子若胜出了,不是你选她们,是她们选你。”

    “罗姐姐,这几位又是哪个乡下国来的世子、王子呀?”那位长相清纯,被云中河看上的龙女开口问道。

    乡下国。

    这个词汇听得人确实有点扎心。

    雾国,严格算起来还真是乡下国,这个国家不是特别繁荣,在外名声也不大,要没有遥山剑宗在那里撑着,这个国家基本上无人问津。

    “宋妹妹,这三位可是贵客,来自遥山剑宗的堂主吴枫,与首席弟子云中河,还有这位公子更特殊,是皇都六大族门的祝门唯一公子,姐姐们、妹妹们,机会可不要错过哦。”罗妙语笑盈盈的说道,也丝毫不避讳一些抢婿话题。

    那些年轻龙女们一听,是遥山剑宗和祝门,眸子立刻雪亮雪亮了起来。

    这身份可不逊色于那些所谓的王子与世子,而且相比于国邦,她们作为苍龙殿的成员,自然是更偏向于势力。

    “既然是首席弟子,那实力肯定很强,不如一会就表演一些剑法给姐妹们看看?”头上戴着花饰的龙女说道。

    “祝门公子,来陪姐姐几晚如何,你比我家那些小家子气的夫君可俏丽多了。”一位没有颜纱,衣裳只遮住一些关键位置的性感龙女说道。

    “吴堂主,可有家室了呀?”

    吴枫听到这句询问,顿时老脸一红。

    原来自己这种三十来岁的男人在这里也很吃香啊。

    确实是个好地方。

    可惜有家室了。

    而且看惯得很严格。

    “又是哪里来的土鳖,直接轰出去!”这时,等候殿处,一名着装富丽奢侈的青年走来,身旁跟随者一群蓝锦衣侍卫。

    “梁王子,这几位可是……”罗妙语刚要重新做介绍。

    这位王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罗姐姐,你们有你们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本王子生来就没有和别人争过东西,某些不长眼的,基本上被我手底下的人剁碎喂狗了,我轰走他们,已经是慈悲了。”

    “好大的口气。”云中河冷哼一声。

    那梁王子张扬跋扈的走来,瞥了一眼祝明朗,却是用手指着祝明朗道:“把这家伙打折了腿,扔出去。”

    祝明朗眼珠子都瞪大了。

    干什么!

    我说话了吗!

    我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怎么就要打断我腿了。

    “我能问下为什么吗?”祝明朗说道。

    “本王子有一个一起长大的表弟,偷了本王子一位美婢,被本王擒获,一起溺死到水井里了,但每次看到那张脸依旧很生气,你和他一样,都长了一张讨女人喜欢的脸,我看着很不舒服!”梁王子豪横至极的说道。

    听完对方的理由,祝明朗一时间有些犯难了。

    一般看见这种狂妄自大的人,祝明朗最喜欢收拾了,换做是剑修时期,自己理由都不问就拿剑伺候,现在过了那冲动的年纪了,怎么也得先问清楚缘由,再剁碎了喂龙!

    可是,祝明朗又有些犯难。

    这梁王子眼神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讨女人喜欢的脸……这个评价还是第一次听,但很受用!

    “三条腿都打断吗?”这时,蓝衣王子侍卫问道。

    “废话!”

    那蓝衣侍卫煞气腾腾的走来,他身材极其魁梧,宛如一只穿着人衣裳的巨猿,手脚粗大,感觉一些瘦弱的人会被他直接抓起来拧成麻花。

    “力师吗?”吴枫第一时间就看出了这位王子侍卫的修行。

    “可惜我家黑宝不吃人,不然世间这么多作死的东西,龙粮的钱可以省许多。”祝明朗伸出了手掌。

    图印在祝明朗的掌心上如湖泊涟漪一样荡开,一扇灵域之门缓缓开启。

    大黑牙身型更加威武,它一爪子踏了出来,这大广殿都震了震。

    一排排沧龙黑色掠食獠牙,满身黑紫色厚实鳞片,雷沧暴龙突然猛的张开口,朝着那位王子侍卫咆哮一声!

    咆哮附带着满嘴的口水,简直就是江潮突然撞击着将岸,扑打到了这位力修壮汉身上。

    “龙将也唤出来丢人现眼?张九,先把他龙给打死。”那位梁王子嘴角一歪,不屑道。

    “对付你这群废物,绰绰有余了。”祝明朗说道。

    那被叫做张九的侍卫猛的向前冲刺,竟然用双手去迎着雷沧暴龙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