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似曾相似

“我只知道会有麻烦,具体是什么,却是不知情的。”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可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预言神凡之力,立刻产生了很浓的好奇心。

    “那能算我们此行凶吉吗,比如说能不能拿到神古灯玉?”祝明朗问道。

    “我们能拿到,但代价是什么,无法预知。”黎星画说道。

    “你能预知多远的事情?”

    “有些将来会发生的事情,会在我睡梦中如梦境一样浮现。”黎星画说道。

    “那你怎么区分是梦,还是真正会发生的事情?”祝明朗不解道。

    “需要等待预兆,或者去发掘预兆。梦里发生的事,一些细节会停留在我的脑海中,当醒来后,那些相似的细节与现实吻合,那么说明这个事件,就会慢慢的到来,出现的预兆越多,它发生的越快。”黎星画显得很有耐心的回答道。

    “能举个例子吗?”祝明朗说道。

    “往常我们在做很平常的事情事,比如说喝水时杯子里的水洒了,散步时一只鸟儿闯入视线,亦或者你现在正与我交谈……兀然间,我们会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就好像这件事,自己经历过一次。”

    “有的,偶尔会有这种错觉。”祝明朗点了点头。

    “那天夜里你走上小楼,听到了你的脚步声,看到你误将我认为成云姿,这一幕在我的感官里,是似曾相识的,由此,也推断出接下去在我梦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是会真实发生的,比如说我们走了西边的门,有人受了流了很多血,可惜这些画面是残缺不全的,像碎片画卷。”黎星画慢条斯理的给祝明朗解释道。

    祝明朗看着她。

    尤其是明明知道眼前的人就是黎云姿……

    可她说出的话,她的神态,她的心性,她掌控的能力,截然不同,祝明朗这才逐渐意识到,黎星画似乎真的是一个完整的女子,她只是与黎云姿共栖一具身子。

    祝明朗看着她,有些失了神。

    直到黎星画脸颊泛起了一些红晕,祝明朗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怎么可以这样盯着人看。

    毕竟两人灵魂上是纯洁的,但形体上还是发生了关系。

    “咳咳,那能算姻缘吗?”祝明朗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开玩笑式的说道。

    “能。”黎星画倒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怎么个算法?”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你想知道谁的?”

    “当然是我自己的……不不不,别算我的,算云姿的吧,等一下,等一下,我考虑考虑,好吧,我其实又有些担心,要结果不是我想的那样,还是不问了,增添点神秘感和期待感,什么都知道了,人生会很无趣的。”祝明朗说道。。

    黎星画见祝明朗这幅犹犹豫豫、惴惴不安的样子,不禁莞尔。

    看着黎星画笑着,祝明朗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位星画姑娘笑容很温和,很亲切,也很美丽,似乎对待身边的人也都是如此。

    她不会如冰山美人那般,少言寡语,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说话温柔的像一位邻居家的暖心大姐姐,有些含蓄,却又不至于冷落,倒确实符合一位大家闺秀的样子。

    尽管她知无不言,但身上始终有一股神秘的气息笼罩着,就好像她那双深邃而迷离的眸子一样,让人无法看清她内心的真实世界。

    客栈外,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

    客栈内的人也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祝明朗与黎星画安静的坐在院堂处,屋檐围成的星空,似聚宝盆一般唯美多姿。

    “星画姑娘,这样问可能有些冒犯,但我还是想知道,既然你可以预知,那么芜土永城的事情,你不是也可以有办法避免吗?”祝明朗看着黎星画的眼睛问道。

    黎星画似乎知道祝明朗会问出这个问题。

    有些事情,黎云姿不方便告诉祝明朗,黎星画会为她说明。

    “你想过吗,为何正巧是你?”黎星画反问道。

    祝明朗瞳孔扩大,心中似有浪在翻涌。

    “你能改变命运?”祝明朗问道。

    “我不是神明,难以改变自己和他人的命运,有些事或许避开了,却可能衍变成更悲惨的事件。现在这个结果,对我们而言,已经是最庆幸的了。公子,不是想知道云姿的姻缘吗,永城就是答案。”黎星画直言道。

    祝明朗这一次脸上的惊愕之色已经无以复加了。

    “姑娘的意思是,即便我不出现在地牢中,我和云姿还是会走到一起?”祝明朗说道。

    原来自己以前戏称黎云姿为娘子……

    她真是自己娘子!

    只可惜,黎星画这一次没有回答。

    祝明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自己遇到匪徒前,本就是要送一批蚕丝到女武神府中。

    是不是说即便自己即便没有误食毒粥,也会遇到黎云姿,很大概率是正好撞见黎云姿被推翻陷害的过程。

    “姑娘改变了什么?”祝明朗接着问道。

    “什么也没改变。”黎星画说道。

    黎星画什么都没有改变吗?

    或许最终的结果没有改变,但命运的细节却有所不同。

    将来,黎云姿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娘子,那么地牢中的侮辱,便不再是一段令人痛苦不堪的记忆,反而是一次荒唐的邂逅。

    可事情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那还是自己去地牢吧。

    这种事情,虽然有些太突然,也不是不能接受。

    “天冷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祝明朗觉得今天自己知道的信息量已经很大了,不敢再与这位预言师聊下去了。

    “云姿并不知道这些,这番话,星画只是对公子说的……”黎星画真诚的说道。

    “恩,谢谢星画姑娘的坦诚。”祝明朗点了点头。

    送黎星画回屋中,祝明朗还是保持着对待每一个小姨子该有的礼节。

    黎星画也微微欠了欠身,将房门轻轻的掩上。

    ……

    等祝明朗走远了后,黎星画才坐回了床边,一双深邃的绝美眸子凝视着窗纸上映着的竹影。

    竹影在风中轻轻的摇曳着,叶子发出柔柔的声响,一些没有修剪的竹枝时不时的叩着木窗……

    这一幕。

    似曾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