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之子

飞剑派?

    原来缈山剑宗的这位长辈正是飞剑派高手,那些乌袍怪人实力可非同一般,连王府那些精心培养的死侍都是随意虐杀,但根本无法从这位缈山剑宗的白秦安剑姑的剑法中活下来,甚至鲜有抵挡得了的。

    飞剑剑烁!

    出击时凶狠凌厉,宛如夜空中的闪电一般,充满杀机!

    停歇时调整位置时,便与黑夜融为一体,看不见飞剑本身的行踪,宛如在为下一次撕破夜空而蓄积力量。

    缈山剑宗长辈白秦安出手的过程,祝明朗看得非常仔细,若自己具备剑修修为的话,应该可以模仿出她的剑韵。

    “剑灵龙,学会了吗?”祝明朗问道。

    剑灵龙摆动着尾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祝明朗转过头,看见一群死侍依旧不罢休的朝着自己杀来。

    正好!

    “飞剑,剑烁!”

    依葫芦画瓢,祝明朗对飞剑派并不是很了解,所有的剑招和剑法基本上也得先从模仿开始。

    刚才白秦安以手为势,虚空出剑,相隔数百米却凭借着飞剑杀人的态势实在潇洒灵动,祝明朗和剑灵龙也是正培养默契的阶段,边学边练,终究会所向披靡的!

    “唰!!!!”

    剑灵龙随着祝明朗的手势横劈,剑力强大,生生的将厚重的碑墙给撕出来百米长的裂缝来,虽然直接将三名死侍给活活砸死了,但好想与那迅如闪电的飞剑剑烁有很大的出入啊!

    “嘭!!!!”

    又是抬起横扫,扫出的力量堪比巨澜,死侍们一个个倒飞,跌向了碑墙后头。

    再出剑,更是如猛龙过江,庞大的剑气把碑墙上十几名死侍全部震飞,就看见死侍们一个个碑撞得七晕八素,口吐鲜血!

    一旁,缈山剑宗的白秦安都看得一阵错愕。

    这哪里是飞剑剑烁啊?

    感觉就像是一名天生神力的勇士在举着一把大剑,胡乱的砸,胡乱的砍,虽说那些死侍也被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但和飞剑剑烁没有一点关系!!

    别人模仿,资质高的,能学出点神韵,资质差的,也能够弄出点形势。

    祝明朗这飞剑……完全自成一派!

    怎么好意思喊那么大声呢,白秦安差点以为祝明朗真是神凡奇才,不仅斗剑派了得,飞剑派也造诣高超呢!

    “这样是在浪费力气,剑烁,讲究一沉,一烁,沉时如潜蛟深藏潭底,却蓄势而发,烁时如龙腾虎跃,要迅疾,要精确!”大概是这位缈山剑宗的飞剑派剑姑实在看不下去了,惜字如金的她终于开口指点了祝明朗一番。

    祝明朗也很尴尬。

    眼睛是看懂了,心也领会了,但手就是有些笨拙,操控起来就不那么一回事,再加上剑灵龙一直都是大开大合,凭借着一身修为和自身剑灵天赋,毫无章法的攻击……

    “先沉与潜!”这时,剑姑白秦安亲自示范,她两根手指并拢,以指尖控剑,以心做牵引,就看见那雪白的长剑突然消失在了夜幕中!

    “沉,潜。”祝明朗心领神会,与剑灵龙灵魂想通,一旦自己沉下心时,剑灵龙也能够感受到主人的心境。

    将这朦胧之夜看作一深潭一宁海,收敛起所有的锋芒,慢慢的沉入到其中……

    殷红色的剑灵,在静气凝神,它在尝试着潜入到这夜色之中。

    尽管还有一个浅显的轮廓,但剑灵龙身上那凌厉的剑纹剑辉在一点一点消散,像一滴水落入到湖泊中,像影子融入到司夜中!

    “出剑如夜幕雷霆,无预兆,破晓万物!”剑姑白秦安再次出言。

    她说着这番话时,雪白之剑突然绽放出凌厉至极的光芒,将这炉池照耀得如白天骄阳烈阳一般,她这一次施展的飞剑剑烁之境比之前更高了几个层次,而这剑烁飞向的位置也正是那不可一世的无目邪龙!!

    “唰!!!!”

    白芒炽盛,明明只是一道剑芒,却撕开了黑夜,气势贯穿了那要塞城堡一样的邪龙!

    邪龙的其中一主躯被直接斩断,血液喷洒出来,如雨一样灌溉。

    无目邪龙惨叫一声,正要挥出所有的爪子去攻击剑姑白秦安时,就看见一道暗红色的闪电破空而出,虽然远不如之前那白色剑芒辉煌,气势与杀意却丝毫不逊色!

    剑烁!!

    红色闪电划过,那些狰狞的爪子根根掉落,化成了无数被割开的血袋,迅速的干瘪下去,浓血流淌了一地!

    无目邪龙的爪子非常多,另外一大批蛭龙龙爪飞来,而剑灵龙在完成那一击后就沉入到了缓缓昏暗下去的夜色中,直到新一批爪子飞向祝明朗与剑姑白秦安时,红色的闪电再一次划破漆黑之幕,精确的将那些爪子再一次斩落!!

    白秦安用手撩起了笠纱,看了一眼祝明朗。

    祝明朗此时也看到了这位剑姑的容貌,却是比想象中还要年轻,大概三十出头,脸颊白得胜雪,容貌虽然没有多么精致,却也是给人一种很美丽大方的感觉。

    白秦安缓缓的放下了手,让笠纱重新遮住了容貌。

    孟掌门的绝伦天赋,在他身上似乎也完美的体现。

    能够两边掌握飞剑剑法要领的人,整个缈山剑宗可没有几人。

    不愧是掌门之子,不得不承认,祝明朗的却是剑修奇才,千年未得一见。

    “多谢前辈指点。”祝明朗笑了笑,保持着该有的谦卑与尊敬。

    “飞剑流派,我们宗林最出色的是温令妃,等到了缈山剑宗,你可以多向她讨教。”白秦安说道。

    祝明朗挠了挠头。

    温令妃,这女人祝明朗这辈子可不会忘记啊!

    自打下山以来,祝明朗就不曾败过,唯独在缈山剑宗栽了一个大跟头,那个人就是温梦如的姐姐温令妃。

    她那个时候修为深不可测,剑境卓越。

    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知是哪个层次的女怪物了。

    “前辈,这无目邪龙实力强横,我们联手铲除,免生祸端。”祝明朗说道。

    “嗯。”白秦安点了点头。

    这样的邪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走!

    “白岂!”祝明朗打开了灵域,呼唤出了中位君级的冰辰白龙。

    冰辰白龙一出,那些浓稠的血液都被冻结了,化作了硬邦邦的血块,全身雪白神圣的白龙翱翔在碑城上空,浮空与这邪恶蛭龙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