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女殿

“晚风师妹,是这样,我们祝公子对那位洛水公主一见倾心,既然洛水公主在招婿,他自然是跃跃欲试,想要成为这缈国的驸马,他不好意思开口问你,我替他说,如果他想要竞选驸马,该怎么做呢?”南雨娑笑着询问道。

    晚风师妹惊讶的看了一眼南雨娑和黎星画,随后又将目光落回到祝明朗身上,不解的道:“祝公子不是已经有两位绝色之妻了吗?”

    “男人都是这样,喜新厌旧,为了他不厌恶我们,我们也只好无休止的顺从他的野心,是吧,姐姐。”南雨娑说道。

    黎星画保持了沉默,但在晚风师妹眼里就是一种默认。

    晚风师妹再看待祝明朗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写着两个呼之欲出的打字——渣男!

    “祝公子,皇都许多名门男子虽然都是三妻四妾,可在缈国不同的,哪怕是一位农家女子也不接受自己的丈夫有第二位妻子,更别说是公主了。”晚风师妹义正言辞的说道。

    “咳咳,没她说的那么夸张,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祝明朗赶忙解释道。

    “招婿很简单,有各国尊贵身份的,可以前往王宫,表明自己的意向,祝公子是祝门唯一公子,又是我们孟掌门独子,身份也是显赫,公主自然会多看几眼,但身份地位在缈国公主眼里也不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本身才华出众。”晚风师妹说道。

    ……

    很快,晚风师妹就离开了。

    只是看待祝明朗的眼神已经彻底改变了,想必很快祝明朗是一个彻头彻尾渣男的事实也会在几位女剑姑那儿传开。

    祝明朗也知道,南雨娑纯粹是套话。

    总不能直接告诉晚风师妹,他们想劫持一国公主吧!

    “我先假意去应招,摸清楚这位洛水公主身边有多少侍卫,然后我们再拟定一个完美的劫持计划,拿到神古灯玉后,立刻逃之夭夭。”祝明朗说道。

    “会不会太冒险?”黎星画担忧的说道。

    劫持公主……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这样可会引来不小的动乱。

    “我倒觉得,祝郎可以去争一争这驸马之位,多美的公主呀。”南雨娑笑如桃花。

    “我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祝明朗挑起眉毛说道。

    争什么驸马?

    放着一片森林不要!

    “祝明朗,黎云姿应该不介意你纳妾的,你如果能够征服缈国公主,让她给你做妾,那你不是两全其美?”南雨娑继续怂恿着道。

    “我很专情的。”祝明朗冷静异常的道。

    小姨子试探自己,没用的。

    “先别急,缈山剑宗不是还有一块神古灯玉吗?”黎星画说道。

    无论是劫持公主,还是让祝明朗去当公主的夫君,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难度极高,可以暂且放一放。

    “也是,先去缈山剑宗那边看看,再做其他打算。如果两块神古灯玉能够拿下来是最好不过的事情。”祝明朗点了点头道。

    神古灯玉自然越多越好,这样可以为黎云姿续足寿命。

    一两块碎的神古灯玉是不够的,祝明朗要和黎云姿长长久久,最好能够一起白头到老。

    “姐姐能预言吗?”南雨娑询问道。

    黎星画摇了摇头。

    不是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看见的。

    毕竟许多预言画面,都是像梦境一样闯入进来。

    “咦,祝明朗……”一头光辉熠熠的锦鲤突然飘了出来,正一脸呆呆的游向了祝明朗。

    “我知道,我老陈。”祝明朗打断了锦鲤先生的那句话。

    “我们到哪儿了?”锦鲤先生在桌子前游来游去。

    一旁的店小二原本以为自己上错了菜,上了一条活鱼,想要上来换一盘,但看了一会后,脸色怪异的离开了。

    “缈国,在国都呢。”祝明朗说道。

    “缈山去了吗,我想起来了,缈山有一座剑冢,去那里转一转,应该对剑灵龙会有很大的帮助。”锦鲤先生说道。

    “我们过几日才去,得先等白秦安的回应。”祝明朗解释道。

    “锦鲤先生,我们找到了神古灯玉,就在那国都公主的脸颊上。”南雨娑说道。

    正好让锦鲤先生给点小意见,锦鲤先生见多识广,没准有更好的办法。

    果然,锦鲤先生不记得神古灯玉是什么了,只是不断的询问祝明朗几条龙的状况。

    ……

    “可惜了,神木青圣龙若没有受残,我们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再塑一龙君,并且确保神木青圣龙的修为与实力不会低于白岂和莫邪。”锦鲤先生叹了一口气道。

    “先将大黑牙提升到龙主级吧?”祝明朗说道。

    “恩,白岂的龙铠,你也可以着手锻造了,这可以大大提升它的实力。”锦鲤先生说道。

    “念念已经提前去了解灵资市场了,这里的一些资源应该会便宜一些。”

    “缈国有一座龙女殿,是苍龙殿七殿之一,苍龙的灵资应该比较多,古龙就不好说了,倒是你可以去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好的苍龙鳞,用来给白岂打造龙铠。”锦鲤先生说道。

    “正好我也四处转一转。”

    ……

    实力还是要继续提升的。

    毕竟如果以后都是做类似于挟持公主,闯缈山剑宗这样的危险勾当,没有几条龙君傍身,多少有那么点畏手畏脚。

    龙女殿,就坐落在缈国国都中,祝明朗倒是很有兴趣去拜访一番,所以他特意唤上了遥山剑宗的吴枫、云中河,三人打算以遥山剑宗的名义先去龙女殿。

    龙女殿的牧龙师们都自称是龙女,她们倒不像缈山剑宗那样那么排斥男子,尽管他们殿中大部分也都是女牧龙师。

    听闻是遥山剑宗的剑师,龙女殿的人很快就出殿相迎,前来的是一位美妇,她身穿着龙女殿特有的蓝水之袍,袍衣极其修身,将其惹人口干舌燥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我们龙女殿也在招婿,三位可有兴趣。龙女殿的招婿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要强者!”那位龙女美妇笑容娇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那特有的成熟风情。

    “我家这小弟子,云中河,一直单身,感情木纳愚笨,要能够直接凭借着修为、实力来博得女子芳心,他自然愿意。”吴枫很快就将旁边的云中河给卖了。

    “切磋可以,娶亲免谈。”云中河表现出一副极其自傲的样子。

    “言之过早哦。”龙女美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