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了这件事?

……

    从水滴皇城城门出了皇都,绕过了一片清水山丘,顺着一条商道朝着西面行去。

    缈山剑宗一共只有五人,一名戴着笠帽的剑姑,年纪稍长一些,有黑色的薄纱从笠边缘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容貌。

    另外四名女子,也都是一样的打扮,只是佩戴着不同的装饰。

    虽然不是时时刻刻都这样戴着纱笠,但她们显然不喜欢在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容貌。

    在缈山剑宗所在的国家,女子容貌是比较神秘与神圣的,祝明朗有去过那里,在城邦、国都中,大概有一半以上的女子都会戴着纱,如同佩戴耳环、首饰那般常见,也保持着一种朦胧的美感。

    一同前行的,除了祝明朗团队的几人,还有遥山剑宗的吴枫堂主、大弟子云中河、女剑师邵莹。

    邵莹年纪和方念念相若,两人很快就叽叽喳喳的说起了话来,像两只小喜鹊一样,倒是给旅途增添了几分活跃的气氛。

    南雨娑和南玲纱都有戴颜纱的习惯,再加上队伍里其他剑姑们也是如此,所以其他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她们是双花姐妹,毕竟她们的穿着和打扮都不像其他双胞姐妹那样,追求绝对的对称和一致。

    草木茂盛带着几分秋黄,但事实上越往西边走,气候会越舒适,毕竟缈山女国的另一面,就是霓海,那里的白昼似乎也更长一些。

    ……

    西皇都城外,宽阔的大道上,商队、旅客、农贩、官兵来来往往,可以看到一名身穿着麒麟袍服饰的男子,煞气腾腾的立在了通往西边燎原的必经之路上。

    “浩统领,您怎么会在这里,是在等候哪位侯爷吗?”一名官兵前来,堆起了笑容问道。

    “你来得正好,帮我去打听打听,缈山剑宗和遥山剑宗的人从哪里出了城。”那位浩统领满脸的怒气。

    “他们吗,一大清早我就看见剑姑们从北边的皇城门出去了,走了有一些时候了呢。浩统领这是才从战场中回来吗?”一名巡城的城卫开口说道。

    “他们要往西走,为何从北门出去!”

    “这个树下就不知道了,统领这是要拦截吗?”

    “那祝门小子,杀了我侄子,我能饶他??”浩统领怒道。

    皇王已经下令,不能追究赵晨的事情。

    可浩少聪呢?

    这可与赵尹阁世子的恩怨无关。

    今天正是浩少聪下葬的日子,为了等到浩统领回来,他们浩家的人特意将浩少聪在灵堂中多放了很长时间。

    不就是为了等祝明朗一出皇都,就将他拧到下葬处,在浩少聪的陵墓前磕头!

    他们是不敢杀祝明朗。

    但羞辱祝明朗,让他也磕上一百个头,这种事情浩统领还是敢做的。

    他要不顺从,浩统领正好动点粗,折断他几根骨头,说什么也不能让祝门这小子如此逍遥自在!

    皇都内,浩统领不敢动手。

    浩勇也是千方百计才从一些服侍缈山剑宗的仆人那里打听到了关于祝明朗的去向。

    特意在这里等候,要找回他们浩家的颜面。

    结果都快等道中午了,不见人影。

    这可把浩统领给气得七窍生烟!

    就让那小子给跑了?

    有人提前知会了他们,让他们避开自己不成?

    ……

    ……

    燎原极广,行了整整一天竟然也看不见尽头。

    大家只好在一座城池中落脚,天亮了再继续前行。

    “从北门出来,我们多绕了一些路,正常情况应该可以正好抵达原边城,在那里有一大段可以飞行的路径,我们可以道那里雇佣一名牧龙师。”吴枫开口说道。

    “对了,我们为什么要从北门出来呢,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原因呢?”温梦如不解的问道。

    祝明朗还真不知道原因,只是听黎星画的安排。

    不过大家也没太在意这件事,等到入了城池,入住了客栈,祝明朗才想起来,询问起了黎星画。

    黎星画表示,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只是告诉祝明朗,从那边出城门,会遇到一些麻烦。

    祝明朗正感到困惑的时候,客栈内,一名身穿着铸剑铺服饰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来,四处找寻着什么。

    此人衣裳上有祝门外庭的标识,祝明朗一眼就认出来了,于是唤他过来。

    “祝公子吗,属下是这座城外庭商铺的掌柜,您伯父让我提醒您,浩家的一名叫做浩兴盛的皇家统领,正在试图截住您,今早他们就派人在西边城门把守,打算在浩少聪下葬这天让您到坟前谢罪。”铸剑铺的掌柜说道。

    祝明朗惊讶的看了看旁边正在品甜汤的星画姑娘。

    “好,我知道了。”

    “公子这一路上多加小心,那浩统领有一些能耐和势力,您出了皇都,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找您麻烦的,尤其是您和您的队伍还在这皇都境内,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公子可以告知我们各大城池的分庭分舵,我们会立刻召集高手前去助您。”掌柜说道。

    “有劳了,不过我现在和缈山剑宗、遥山剑宗的长辈们同行,有他们在,我也不会有什么事的,你让我伯父不用为我担心。”祝明朗说道。

    “公子,这是我们祝门在极庭大陆各大城池、国都、要塞等庭堂的分布图,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前往。”这位掌柜倒也细心,递给了祝明朗一份图卷。

    祝天官是一个很粗糙的人,只要自己出了皇都,他一般都当没了这个儿子,基本上是不闻不问。

    祝玉山和白欣就不一样了,他们有的时候才像是祝明朗的亲爹亲娘,照顾得非常细致。

    这份图卷,显然也是祝玉山和白欣做的,估计他们听说自己要出远门,已经早早的吩咐外庭去知会各大祝门分庭、分堂、分舵,要他们时刻留意自己的去向,并保证自己不会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了委屈。

    “好,你回去吧,我这边不会有什么事的。”祝明朗说道。

    “是。”掌柜行了个礼,便离开了客栈。

    这位掌柜离开后,祝明朗看了一眼那位星画姑娘……

    “你预知了这件事?”祝明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