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古灯玉

“祝明朗,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世间奇物有很多,只要不是真的生命到了尽头,像这种命魂虚弱的状况,其实还是有办法弥补的。”锦鲤先生说道。

    “需要神古灯玉。”南雨娑说道。

    灯玉?

    祝明朗记得,这是用来补充生命活力的特殊玉器,可以用高温之火点燃玉器内部,让其焕发光芒,这光芒会给人带来生命气息。

    云之龙国的特殊禁制,使得灯玉成为了进入其中的唯一门票。

    只是,灯玉是非常稀有之物。

    连皇族自己都供不应求。

    南雨娑说的这个神古灯玉,显然还是一种品质更高的存在。

    “老祖母有和我们说过,一旦我们使用了燃魂之语,就需要找寻神古灯玉来弥补灵魂流逝的代价,否则活不过二十五岁……但我之前就走过许多禁地,从未在离川大地上找到过神古灯玉。”南雨娑说道。

    “当然找不到。”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看着锦鲤先生,心急如焚。

    “神古灯玉,就是最初神龙教派的神玉,由可以操控祖龙的神姬执掌,后来神龙教派分裂,诞生了紫宗林、苍龙殿、古龙宫、神凡学院、驯龙学院等诸多势力教派,神古灯玉被分成了数块,成为了各大势力最权威的象征,同时一些千秋万代的国家,也将将神古灯玉作为玉玺,代表着至高王权。”锦鲤先生接着说道。

    祝明朗听罢,眼睛闪烁起了光芒。

    还好,不是传说无可寻觅之物。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有,祝明朗就可以将它们找出来!

    “各大势力的瑰宝和国家玉玺王权象征是吧,那皇都里就有?”祝明朗说道。

    “这种东西,除非面对生死存亡,不然不会轻易交给别人的吧。”南雨娑也没有想到神古灯玉就在这极庭大陆,而且被各大古老的势力藏着。

    “应该吧,总之不是靠钱可以买来的,当然很多很多钱,估计也有希望……去问问祝门主吧,他应该知道。”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美人,心中满是怜惜。

    明明解开了眉黛间的郁结,明明终于可以放下所有的负担,可以和自己一起四处走走,到雪禾国,到漫城,到异域。

    可怎么就倒下了。

    她本可以像其他女子一样,在别院中静看花开花落,与其他闺秀们聊着衣裳花色、胭脂香气,却一直在战场中透支着自己的生命与灵魂。

    “好,你们照顾好她。”祝明朗点了点头。

    仙兔龙说得虽然说得很委婉,但祝明朗其实已经知道,黎云姿命不久矣。

    祝明朗倒现在都还记得,她目睹极庭大陆陨落时眼眸中的那份坚决。

    她不知道极庭大陆是什么,她也不知那里的人多强大,她那时甚至孤军奋战。

    可她坚定的守护着这片疆土,仅仅是因为这片疆土中有她在意的人。

    她在意的人不多,而自己也有幸在她眸中,在她心里。

    无论是一个流浪的人。

    还是一个养蚕的平民。

    又或者驯龙的牧龙师。

    亦或者曾经辉煌的剑师……

    之所以祝明朗确定与自己相处的那个人一直都是黎云姿,是因为她至始至终都以同样的方式看待着自己。

    自己平凡无用时,她从未因为那份屈辱而迁怒过自己。

    当自己慢慢的走入她的世界时,她也从未刻意的疏远与排斥。

    命运将自己与她安排在一起,虽然最初的邂逅是那么的不堪,但总归老天还是给了他们相互了解的机会与时间。

    祝明朗希望这个相互了解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

    不是到现在为止。

    曲折一些也没有关系,有诸多变化也没有关系。

    只期望有更多的时间……

    ……

    到了湖中书阁,祝明朗心情有些沉重。

    他看到了祝天官,就站在门前。

    祝天官看到了祝明朗脸色的神情,收起了平日里那副老大不小、玩世不恭的样子。

    “除了你娘不愿见你一面的那次,很少有看到你这副样子,怎么了?”祝天官问道。

    “父亲知道神古灯玉吗?”祝明朗说道。

    当下,祝明朗将黎云姿的身体情况和祝天官简单叙述了一遍。

    “这样奇女子,命薄是有些可惜。你说的神古灯玉,确实是各大势力与国家的象征物,但要说只有生死存亡的时候才可能拿出来,那也不至于。”祝天官说道。

    “皇族手上应该有吧?”祝明朗问道。

    灯玉和神古灯玉,应该是一种相似的东西。

    灯玉是用来给人保持生命活力的,而神古灯玉,却是可以赐予人灵魂生机的。

    “皇族真没有,你也知道云之龙国的存在,使得灯玉变成了极其稀有之物,皇族若有神古灯玉,怕是早就用来从云之龙国获取资源了。其他势力和国家,尤其是最老牌的,肯定有,就算没有,也知道神古灯玉的下落。如果你能够拿出价值对等的东西,他们还是愿意交换的……只是,你可能要因此而四处奔波了,那些势力的总坛,在极庭大陆不同的地方。”祝天官说道。

    “奔波倒不怕,本来我就打算到处走走,正好有了方向,不至于漫无目的。”祝明朗说道。

    “恩,神古灯玉的事情,我也会差人帮你多打听,有消息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祝天官拍了拍祝明朗肩膀。

    “那我就不留下来过年了。”祝明朗说道。

    “对了!!”突然,祝天官叫了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来。

    祝明朗都习惯祝天官这一惊一乍的样子了,平静的看着他。

    “对了,你娘那一定有!缈山剑宗!我想起来了,当初我迎娶你娘时,唯一一次被允许踏入缈山剑宗,有看到一座古塔,古塔存放的就是一块非常稀有的灯玉,以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仔细想想,那好像就是神古灯玉!”祝天官大声道。

    “当真??”祝明朗欣喜道。

    “千真万确,那古塔,本就琉璃幻彩,因为那古老灯玉的照耀,变得和神塔一样,我还问过你娘那是什么,她说是她们缈山剑宗的象征物。”祝天官说道。

    “那太好了。”

    “儿啊,你高兴得有点早。”

    “额……”

    刚涌起一阵喜悦,可一细想起缈山剑宗的制度,父子两立刻陷入到了深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