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魂祭献

……

    只过去了一年。

    却好想经历了很漫长的岁月。

    秋来雨冷,祝明朗望了一眼晦暗不明的天空。

    原本打算天气晴一些的时候便出去走一走,可这潮湿冷雨却下个不停。

    坐在湖亭中,祝明朗倒了一杯热茶,雨珠化成了丝,从亭檐处落下来,如水帘朦胧,让整座内庭湖的景色也朦朦胧胧。

    “大概是在我们三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事情,具体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黎云姿轻轻的捧着杯子,声音柔如雨声。

    “其实你也不用和我说这些,我相信我的直觉。”祝明朗笑着说道。

    “南玲纱说得也对,有些事情藏久了,反而不是好事。何况,我也有事情要拜托你。”黎云姿说道。

    “拜托我?”

    黎云姿点了点。

    “星画和雨娑年幼没有了生命迹象,母亲祭献了自己的生命,让她们灵魂寄居在了我和玲纱的身上。”黎云姿低声说道。

    这件事一直都是她们姐妹之间的秘密,即便是黎家和南氏的人知道的都少之又少。

    所以在发生了地牢那件事后,黎云姿基本上确定陷害自己的是至亲。

    知道星画存在的人很少很少。

    那地牢,其实也并非真正的地牢,而是黎云姿用来保护黎星画的一个地下密室。

    在芜土,黎云姿可信之人并不多,但双魂一体,不可能是黎云姿一直占据着这具身体,黎星画没有自保能力,所以才被一些有心人趁机而入,夺走了黎云姿当时的统治权,并将她困在了那间密室中。

    “那……”祝明朗听着黎云姿陈述着这些,心情反而更加复杂。

    他想问的问题,黎云姿也知道。

    黎云姿此刻坦诚的告诉自己这些,自然也是在意自己的看法。

    祝明朗见她手总是放在杯子上,不由的伸出了手来,握住了黎云姿的手背……

    即便是用热茶被暖着,依旧很冰凉,如同触碰到了亭子外的那些冷雨一般。

    祝明朗看着她,尽管他也想知道那个答案,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这些就不说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只在乎你现在的想法。”祝明朗说道。

    地牢中的究竟是谁。

    星画还是云姿。

    重要吗?

    知道了又能如何。

    祝明朗这些日子虽然也被南玲纱说的这番话挠得浑身不舒服,也产生了诸多的怀疑。

    但见到黎云姿之后,祝明朗心中便更加坚定,一直以来与自己相处的人都是黎云姿。

    养蚕的小屋也好,护送祖龙城邦的路途上也好,在荣谷城,在黎家别院……都是黎云姿,不是别人。

    他只要知道这一点,只要知道现在,还有往后,那就够了。

    至于地牢中肌肤之亲的事情……当一场梦好了。

    “我这边的情况,与南玲纱有些不同。”黎云姿说道。

    “没事,我一定分得清,若是星画姑娘,我也会对待玲纱姑娘和雨娑姑娘那样。”祝明朗说道。

    南玲纱和黎云姿本来就长一个样,只要认清一个事实,这不是黎云姿,这不是黎云姿,往后也不会出什么尴尬的问题。

    不就是又多了个小姨子吗!

    自己嫌多吗?

    心正不怕影子斜,相处久了,自己自然可以一眼就区分开这四姐妹!

    总是会有细微的差别。

    比如说玲纱和雨娑,性格就明显不同。

    在驯龙学院的时候,祝明朗就有所察觉了,现在只是终于知道了那个不嫌事大的小姨子是叫什么名字了。

    “你又受伤了吗?”祝明朗感受着这一双冰凉的手,又看了一眼黎云姿,见她受了一些寒后,唇儿明显有些苍白。

    “嗯。”黎云姿点了点头。

    “那先不说这些了,我送你回去休息。”祝明朗撑开了油纸伞,将伞遮向了黎云姿,道,“来。”

    雨中,祝明朗还是将黎云姿搂在怀里,看着她润泽的脸颊慢慢的被冷雨秋风夺走了血色,祝明朗更是怜惜不已。

    祖龙城邦又有多少她黎云姿真正在意的人,一只手可以数出来,但也正因为他们,她才需要守护住那片风雨飘摇的疆土。

    几乎每一次祝明朗看到黎云姿,她都处在这种疲惫与憔悴的状态。

    “你的气息怎么会这么弱?”祝明朗望着她,有些诧异道。

    为了查看黎云姿的状况,祝明朗动用了灵识,结果发现黎云姿气息弱得如一只森林中的小鹿,好想根本没有什么自保与杀伤力。

    这是伤得有多重?

    关于与锐国的最后一战,祝明朗也只是听说了一个大概,但当时极庭大陆只给锐国一个月的时间,黎云姿在那些地脉熔浆未退去的地方找到了另外一个入口,亲自率领精锐君卫杀入到了锐国。

    锐国大军集结离川大地的长峡,国内兵力有限,但还是会有一些高手坐镇,黎云姿怕是在那一次战役中受了很重的伤。

    所以才退居国师吗?

    “云姿,你这状况不对劲,换做一些体质弱的人,可能活不了几年。”祝明朗眉头紧缩了起来。

    “你说的那些,我考虑好了。”黎云姿浮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来道。

    “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你受伤了?”

    “明朗……”

    祝明朗听到黎云姿的唇几乎在自己耳边。

    但黎云姿并不是在和自己说什么不能给外人听的话语,而是她整个身子软软的往自己身上靠了过来,甚至慢慢的失去了支撑,慢慢的滑了下去。

    祝明朗大惊失色,急忙将她搂紧来。

    “云姿!”

    祝明朗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急急忙忙将她横抱了起来,用风暴幻灵羽形成的羽盾,遮住了那淅淅沥沥的秋雨,大步朝着小院跑去。

    ……

    “魂创。”

    “治不好。”

    “命不长。”

    仙兔龙站在床边,摇着脑袋,发着叹息道。

    “怎么回事??”祝明朗看着完全昏厥过去的黎云姿,惊讶的问道。

    “使用了不该使用的能力。”锦鲤先生此时却开口说道。

    “是燃魂祭的代价。”南雨娑站在旁边,许久才道。

    “你们真是神姬后裔?”锦鲤先生转过脑袋来。

    “嗯,这种能力从我们母亲身上继承,以燃魂祭献的方式获得神法。”南雨娑并不愿意提这件事。

    毕竟,自己的母亲正是因为这燃魂祭献离开人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