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体双魂

忽然,祝明朗回想起了一个小细节。

    自己不久前叫她名字的时候,她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虽然平常自己都是呼“玲纱姑娘”,这一次是直呼“南玲纱”,但她明显就是不满,而且没有怎么掩饰。

    “南玲纱,不是她的名字吗?”祝明朗思索了起来。

    那么她的名字是什么?

    画师是南玲纱。

    那牧龙师是……

    “星画姑娘,我们该走了,等那圣烛龙追来,我们可能回有麻烦。”祝明朗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南玲纱在冰云上作的画,随后故作平静的道。

    南玲纱转过身来,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泛起了波澜。

    她凝视着祝明朗,身上的气质明显在发生变化,不像之前那么宁静随和,仿佛多了一分警惕。

    祝明朗保持着脸上从容的微笑,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但他的心脏,却在加速的跳动着。

    他觉得眼前的人,和之前的人,并不是同一个。

    画师小姨子,和牧龙师小姨子,是两个人。

    她们甚至对彼此之间发生的事情根本不知。

    神凡之术与牧龙之术,不可兼得。

    自己就是一个最鲜明的例子。

    那么南玲纱身上的唯一解释就是,她是一体双魂!

    性格不同。

    记忆不同。

    能力不同。

    画师是一个人。

    牧龙师是另一个人。

    这也是为何她给自己一种六月雨一般的感觉。

    之前祝明朗就往这方面猜测过,可惜他始终没有看到南玲纱召唤过龙,毕竟也存在一些神凡者身边跟随着一些通人性的龙。

    但这一次,南玲纱召唤了两条龙。

    并且将它们都收入到了灵域中。

    她是正统的牧龙师,而非龙兽自愿追随。

    神凡者,修为源自于淬炼灵魂。

    牧龙师,以灵魂与龙共融。

    这就是为何两者不可兼备的缘故。祝明朗亲身经历,所以他很清楚将自己的灵魂向龙敞开时,等于是自己掐断了神凡灵魂修为。

    所以除非一个人身体里栖居着两个灵魂。

    她才可能同时具备牧龙之术和神凡之力!

    若画师是南玲纱。

    那么牧龙师就是黎星画!

    那个被幼小时期的黎云姿救下来,然后藏起来的妹妹。

    南玲纱还谎称黎星画是预言师。

    其实她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怎么了?”祝明朗留意到南玲纱的眼神,带着些许拷问和质疑。

    是被自己说中了吗!

    不然心无旁骛的画师南玲纱怎么会这副神情。

    自己故意叫错名字,是让画师南玲纱误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她们一体双魂的秘密。

    反正画师南玲纱并不知道自己与牧龙师小姨子说过什么,谈过什么。

    她们虽然同栖一体,记忆、意识、能力却都不共享的!

    所以画师出现的时候,讹兽龙和螭吻才强制回到了灵域里。

    “你在试探什么?”南玲纱开口问道。

    “什么试探,你自己告诉我,让我喊你星画姑娘也可以。”祝明朗故作不知。

    祝明朗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在试探。

    “自作聪明。”南玲纱冷冷淡淡道。

    “哦,哦,玲纱姑娘,我以为……”祝明朗假意不知,继续表现出另一个她已经说出了她们之间秘密的样子。

    “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南玲纱将画笔收了起来。

    “我没有恶意。”祝明朗说道。

    “我们第一次见,在桥边,你误将我认为黎云姿,但并非偶然,因为我正在记下你的样子,打算让你在画梦中死去。”南玲纱说道。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

    好狠毒的女人!

    “第二次见,在竹林。”南玲纱接着说道。

    “是在书阁,你亲口说要杀我。”祝明朗纠正道。

    “你觉得呢?”南玲纱反问道。

    祝明朗脸上渐渐爬满了惊讶。

    书阁那个,是另一个人!

    忽然,祝明朗会想起了黎云姿在荣谷城时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小心桥边遇见的人。

    她让自己小心的是画师南玲纱。

    因为她真的会杀死自己!

    她们姐妹暗中守护着对方,在南玲纱的眼中,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侮辱了黎云姿的流民!

    祝明朗心有余悸。

    “所以,你身体里确实还栖息着另一个人?”祝明朗问道。

    “你真的认为,与你在地牢中的,是黎云姿?”南玲纱突然质问道。

    这句话,像是雷电击入祝明朗脑海中,让脑袋里所有的思维都在这一瞬间炸开了!

    祝明朗后退了几步,看着南玲纱。

    “那……那是谁??”祝明朗感觉自己的脖子后头已经有冷汗渗出了。

    不是黎云姿??

    “就是你刚才叫的人。”南玲纱说道。

    黎星画??

    怎么可能!

    自己和黎云姿……

    那个在地牢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武神。

    一体双魂,一体双魂!

    如果南玲纱是一体双魂,那么作为双花姐妹的黎云姿……

    “黎云姿、黎星画、南玲纱、南雨娑,四姐妹……你们是四胞胎姐妹??”祝明朗猛然间想起了那一夜,黎英在祠堂中的悼念。

    他说他还有两个更年幼夭折的女儿。

    自己下意识的认为,黎云姿和南玲纱比她们两个大个几年,但即便是四胞胎,也分先后,也分姊妹!

    黎英当时在悼念他的夫人,却没有悼念这两个夭折的女儿,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两个其实还活着。

    她们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两个姐姐的身体里!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事情,不如继续糊涂。”南玲纱说道,说完这句话,她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玲纱姑娘。”祝明朗抓住了她的手腕。

    南玲纱眼中透着几分羞怒。

    祝明朗松开手,道:“你如何知道地牢中是谁呢,你们明明不记得各自身上发生的事情。”

    “星画是预言师,她没有其他自保的能力。你认为黎云姿可能被困吗?”南玲纱道。

    “你的意思是,黎英正是利用这一点,将云姿困入到了地牢?”祝明朗说道。

    在地牢中的,不是黎云姿……

    她们都是一体双魂。

    那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仅仅是另一个人。

    可之后醒来的是谁,黎云姿还是黎星画?

    之后的相处,又是谁?

    不对。

    祝明朗还是觉得不对。

    自己相处的黎云姿,至始至终都是同个人。

    “我觉得是云姿,我相信我自己判断。”最终,祝明朗摇了摇头,否定了南玲纱说的这些。

    “她很快就到皇都了,你自己问吧。”南玲纱说道。

    “所以你们是四姐妹。黎云姿、黎星画、南玲纱、南雨娑?你是南玲纱,与南雨娑是一体双魂。”祝明朗说道。

    南玲纱不回答。

    算是默认了。

    祝明朗望了望周围,皆是云雾。

    起初相处时,祝明朗以为黎云姿是一体双魂,拥有两个不同的人格而已。

    但见了她们两姐妹同时出现后,祝明朗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就在他刚刚适应了两姐妹是双胞胎时,结果真是一体双魂!

    说书先生都不敢这么胡编乱造!

    现实却摆在自己眼前。

    祝明朗内心怎么可能不动摇啊!

    画师小姨子和牧龙师小姨子倒还好,反正她们和自己清清白白,也牵扯不出更深层的问题来。

    但黎云姿呢……

    如果真的如南玲纱说的那样,在地牢里的人是另一个。

    自己和黎云姿才建立起的那层关系,又究竟该怎么延续。

    一个头,四个大!

    祝明朗可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啊。

    南玲纱虽然和黎云姿长相一模一样,但自己可没有半点越界的行径,一直是以礼相待,保持君子之交。

    可眼下,黎云姿身体里,也有两个灵魂。

    按照南玲纱的说法。

    和自己在地牢里的是妹妹黎星画。

    而之后与自己相处的却是姐姐黎云姿。

    太乱了。

    祝明朗摇了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里抛去。

    也是自己作。

    为什么非要去搞清楚南玲纱两重人格的问题。

    就当她是一个人,性情会莫名其妙转变不就好了,失忆就失忆啊,锦鲤先生七步记忆都没觉得什么不妥。

    现在倒好,引出了自己娘子的问题来,层次更深,事情更复杂,更考究自己人伦道德。

    确实,还不如糊涂着。

    失忆。

    自己也好想失忆。

    就当刚才那些话没听见。

    黎云姿马上就来皇都了,这让自己怎么面对她啊!

    总不能一见面,就问她:在地牢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南玲纱啊南玲纱。

    你是魔鬼吗!

    我们就不能好好讨论你身上的问题,为什么要将娘子牵扯进来!

    ……

    云之龙国不愧是极庭圣地。

    在这里待上一个星期,自己的龙宠们都好想得到了这里灵韵的滋养。

    尤其是小白岂。

    在服用了那云台母树圣果后,祝明朗甚至觉得它不久之后就会进阶了!

    这比预期的时间提前了太多。

    “祝明朗,那是云井,可以让你的灵域成长速度暴增,三日就相当于数年。有了这灵眼,离开云之龙国前,白岂就可以到完全期了!”锦鲤先生有些兴奋的叫道。

    祝明朗抬起头望去,发现前方一片云海。

    云海波动,远处有一云眼,可以看到无数的虹辉在附近,如正在慢慢被卷入到漩涡中的水流,注入到了那云海灵眼中。

    可以看到一大群龙兽,整盘绕在那云海灵眼附近,仿佛都想要争夺那里的栖息权,其中不少更是达到了君级!

    “那么多龙都想要争夺的地盘,我们要想在那里有一席之地,难度不小啊。”祝明朗说道。

    确实,在那里修炼是绝佳。

    包括神凡者,若能够在那里逗留几日,实力更可以有质的飞跃。

    “你守一日,我守一日。”南玲纱显然对那云海灵眼也非常感兴趣。

    “可以。否则一直厮杀,也很难潜心修炼。”祝明朗点了点头。

    这云海灵眼也是一种云之龙国特有的现象,就如同雨后彩虹一般,在某些特定的因素情况下才会形成。

    机会可以说非常难得,进入这云之龙国中,也就是为了找寻这种天地灵眼,让实力可以再次飞跃。

    南玲纱的提议很不错。

    他们都需要这种灵气凝聚的灵眼修行。

    但云之龙国中还有那么多强大生灵,它们同样渴望飞入其中,吸收这大自然馈赠的宝气。

    若一大群生物一起进入云海灵眼中,灵气分散到每一个生物身上,效果大打折扣。

    既然是凝聚,自然一人独享是最大收益,但吸收的过程需要全神贯注,难以专注于战斗。

    祝明朗和南玲纱可以轮流为对方护法,这样就等于他们两人吸纳了所有的灵气!

    “我先守,你心神不宁,正好在云海灵眼中调整调整。”南玲纱说道。

    心神不宁?

    自己哪里心神不宁了?

    难道仅仅会因为南玲纱那几句关于黎云姿的言论,就动摇了自己那颗恒定的心吗!

    南玲纱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

    不就是双体四魂吗?

    有那么几个瞬间,祝明朗一直以为南玲纱是被鬼魂附体了,夭折妹妹的魂魄缠在她身上。

    既然都是活生生的,那又有什么好心神不宁的。

    连方念念都猜到,玲纱姐姐有两个。

    自己又怎么会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不过,争个先后也没有意义,就让南玲纱先为自己护法吧。

    “玲纱姑娘,有劳了。”祝明朗还是彬彬有礼的说道。

    “谁与你说,我是南玲纱?”她笑了起来,笑靥中带着几分妩媚与戏弄。

    祝明朗本来都盘腿坐好,打算吸纳这难得的天地灵韵了,被南玲纱这笑声挠得,整个人又有些精神恍惚了。

    南玲纱伸出了手掌,打开了灵域。

    那螭龙飞出,全身光洁如玉,优雅而美丽,在那聚集在云海灵眼附近的龙群之中,宛如一位尊贵的女皇。

    它的气息散开,祖龙血脉,对那些混杂了不知道其他古怪血统的苍龙、古龙、巨龙来说,就是一种上位者般的压制。

    南玲纱立于螭龙之上,衣袖飞扬,虹辉照耀在她柔美妙曼的身姿上,更是美得如画中仙子,乘龙而落入凡间。

    祝明朗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她刚才那巧笑。

    这会的他,确实有些心神不宁了。

    那不是南玲纱。

    是南雨娑。

    她们虽然不知道各自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有特殊的沟通方式,估计写张字条放身上提醒就好了。

    而本来就性情古怪多变的南雨娑似乎终于不用遮遮掩掩了。

    那柔媚一笑,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