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犯病了

南玲纱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

    她仔细回味着临行前老祖母说得那番话。

    或许祝明朗的猜测是对的。

    老祖母担心极庭大陆的人发现了祖龙的秘密,自己也因此受到迫害,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离开。

    不过也幸好,祖龙城邦现在完好无损,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回去询问老祖母。

    祖龙……

    祖龙城。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南玲纱也开始有些茫然了起来。

    她没有再说话。

    而是缓步往前走去。

    一种困倦之意袭来,让她踏入到一层一层飞来的雾纱中时,犹如坠入到了一个由白云编织的梦境之中,然后在里面越陷越深。

    南玲纱身旁的仙兔龙,原本还很愉悦的在观赏着云之龙国的美景。

    但它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灵力漩涡,将依依不舍的仙兔龙给卷了进去。

    很快,螭龙也莫名的卷入到了自行开启的灵域中,一时间南玲纱的身边,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在白色旖旎的云雾中徒步行走,一双因为思索而不断有涟漪的双眸,也不知不觉变得宁静清澈。

    身后,祝明朗再次加快了一些脚步,刚才他又与锦鲤先生讨论了一番,觉得不管怎么样,有机会还是要回祖龙城邦去看一看,若真的存在祖龙的遗迹,那是非常值得去寻觅的。

    虽然许多龙种在岁月的流逝中不断的融合,不断的衍生出更强大的龙种,兼备苍龙、古龙、巨龙的能力,但也因为大自然的抉择,使得一些大荒之龙与亘古之龙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它们的强大力量曾经可以与神灵比肩,若能够得到祖龙的传承或者秘技,自然可以大幅度提升实力。

    “玲纱姑娘,老祖母是如何授予你神姬传承的?”祝明朗接着询问道。

    “我与她不熟。”南玲纱回答道。

    “???”祝明朗纳闷了。

    刚才她不是还说,老祖母叮嘱她不要在外人面前唤龙吗?

    看得出来,老祖母是比较在意南玲纱的,不然怎么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南玲纱?

    “那神姬之事……”祝明朗接着询问道。

    “不知道。”南玲纱淡淡的回应道。

    “可祖龙血脉的龙,只有神姬后裔才可以驾驭。”祝明朗皱起了眉头道。

    “什么祖龙?”南玲纱这时才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问道。

    祝明朗微微张开了嘴巴,那双眼睛凝视着南玲纱许久。

    难不成……

    祝明朗有些不甘心,于是用手指着旁边游来游去的锦鲤先生道:“锦鲤先生可以作证,我们刚才就在说祖龙的事情。”

    南玲纱看了一眼锦鲤先生。

    锦鲤先生那双大鱼眼却看向了祝明朗,同样一脸茫然的道:“什么祖龙?”

    祝明朗立在原地,表情僵硬,犹如踏入到了一个寒冷极地中瞬间被冻结!

    天啊。

    还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兔子呢,那只兔子呢……

    它刚才不是还在这的吗,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它也可以作证啊!

    面对南玲纱与锦鲤先生拷问一般的目光,祝明朗终于架不住他们跟看病人一样看待自己,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个笑容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怀念祖龙城邦惬意的生活,怀念驯龙学院了。”

    南玲纱这才没有继续在意,她继续往前行去,淡定、从容,同时也在细细的欣赏着这云之龙国别致的景色。

    祝明朗叹了一口气。

    心中有些幽怨。

    自己也真是的。

    为什么要让锦鲤先生作证。

    不过,祝明朗那双眼睛却时不时留意着南玲纱的背影。

    龙都不见了。

    刚才的仙兔龙。

    还有那螭龙。

    “你要作画吗,我正好歇歇脚,对了,刚才的厮杀中我的大黑牙受了伤,你能帮我治愈一下吗?”祝明朗开口对南玲纱说道。

    “不会。”南玲纱拒绝了,并拿出了墨笔,在那些凝结不散的云气中作画。

    那些云气,如悬浮的冰沙,南玲纱描得也似一副白色的沙画,将这云之龙国的仙境用轻松的几笔勾勒了出来,倒是极具想象力。

    祝明朗目光深邃。

    他低声对旁边的锦鲤先生道:“人可以同时兼备牧龙与神凡吗?”

    “不行。”锦鲤先生很确定的回答道。

    “她的龙不见了,这就是说,她的画师神凡和牧龙之术不能同时出现。”祝明朗自言自语了起来。

    “她有龙???”锦鲤先生瞪大了眼睛问道。

    “一只讹兽龙和一只螭吻。”祝明朗说道。

    “讹兽?没有想到这世上竟……”

    “行行行,您自己附近逛一逛。”祝明朗差点口吐白沫了,今天的锦鲤先生,病情极其严重。

    ……

    祝明朗找了一块云丛,坐在了上面,柔软的云雪倒是比一些铺着皮毯的长椅还舒服。

    祝明朗正好也喂一喂龙,尤其是那云台母树圣果,用自己的灵力先帮助它消化掉之前的灵物,再喂下这圣果,说不定小白岂很快就能够进化到完全期了。

    一边喂养,一边休息,也一边欣赏南玲纱在那里专注的作画。

    祝明朗觉得相比于弄清楚祖龙遗迹的事情,不如先弄清楚眼前这个女人。

    在刚刚踏入到极庭大陆的那些时间里,南玲纱还会假装一番,至少仅仅是让自己觉得她记性不太好。

    但渐渐的,她也不怎么掩饰了。

    而且在祖龙城邦的事情完全解决后,她也似乎没有了顾虑,在自己面前召唤出了她的龙。

    祝明朗尽管知道讹兽的存在,可以治愈他人,但螭吻绝对是第一次见。

    这螭吻,实力极强,甚至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伤那头雄圣烛龙,这么说来剑尊老太公也没有骗自己。

    她确实是牧龙师,而且实力在君级。

    而性情上……

    祝明朗也有了大致的推断。

    画师,心无旁骛,从容、雅致,似乎只追求更高的画境,对其他一切都不怎么在意。

    牧龙师,千娇百媚、性情多变,不出意外的话,假扮黎云姿,并多次在驯龙学院给自己制造绯闻的,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