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走走

事实上,绝大多数统治阶级里面,国君、国师地位都比较相近,一个在幕前,一个在幕后罢了。

    有些国家,国师的影响力甚至会高于国君,犹如信仰一般存在每一个子民的心中,流水的国君,铁打的国师。

    黎云姿对权力就没有多大的兴趣,她更像是一位女武神,庇佑着离川大地。

    看到最终是程统帅前来。

    祝明朗不禁有些失望。

    还以为一走出云之龙国,再等待一个星期就可以见到黎云姿了。

    却未想来这里的并不是她。

    “祖龙城邦有现在的安定,两位功不可没啊,不然战场上我们也举步艰难。”程统帅说道。

    “程叔就先忙着。”南玲纱对国事,对任命也一点都不感兴趣,略显几分疲倦的她已经打算回去休息了。

    “好,剩下的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劳了,我会处理好,极庭皇都已经下了禁战争令到年庆后,我们祖龙城邦今年总算可以过一个安稳的年了。”程统帅说道。

    ……

    回到了祝门,回到了小楼中。

    祝明朗也有些累了,即便有灯玉这样特殊的生命器件,在云之龙国那样的环境下,还是让人气息衰竭,需要好好的休养一阵子。这一点,守卫也特意交代了他们。

    泡了一个热水澡,祝明朗感觉身体和神经都有一些舒缓了。

    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大概是精神还有些紧绷的缘故,祝明朗一下子也睡不着,便走出了屋子,打算到湖边小舟中躺一躺。

    这是自己独特的放松方式。

    心情也总能够舒缓下来。

    “我舟呢?”祝明朗到了内庭湖,却发现自己专属小轻舟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没系紧,被浪给卷走了?

    这就尴尬了。

    祝明朗很无奈,只好往两侧走了走,偷了一艘族里某个不记得名字的堂妹的木舟,上面充斥着舒服的檀香,也还算不错。

    泛舟,最讲究的就是随波。

    只要出了岸,飘哪是哪,刻意的让它划向其他地方,就会少许多惊喜,内庭湖非常大,很多景色祝明朗自己都没有见过,就像上次一样,一不小心就飘到了闹市中。

    闭目养神。

    微风吹拂下,时间总是会过得很快。

    “咚!”

    突然,木舟轻轻碰到了什么,舟身轻轻的一颤,让祝明朗从心思云游中清醒了过来。

    这么快就到岸了,是湖中岛吗,还是柳林湖畔?

    祝明朗慢慢的支起身子来,望向了身后,却发现自己依旧处在广阔的内庭湖中,周围荡漾着的碧波柔美而迷人。

    而自己的舟碰到的也不是岸,是另一叶小舟,还是一眼看上去非常熟悉的小舟。

    小舟上,有一身姿妙曼婀娜的女子,完美的身材曲线毫无征兆的映入眼帘,让人不由的一阵口干舌燥,等到再抬起目光去凝视着对方的容颜时,更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份绝色,一下子占据了所有的心绪。

    祝明朗有些失神,最后又只好抱歉的一笑,彬彬有礼的道:“原来是玲纱姑娘,你也来泛舟吗?”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立在那,美眸胜过了这内庭湖所有的景色,就那样注视着祝明朗。

    “有什么烦恼的事吗?”祝明朗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有。”她摇了摇头。

    “刚才我在想,本来是想等云姿来皇都,我们再一起回离川,眼下也没有必要再这里熬到年庆了,等休息几日,我们就回离川,可好?”祝明朗问道。

    “我想四处走走,暂时不回离川。”

    “啊?”祝明朗挠了挠头,过了一会才道,“那我们可能要先分开了,玲纱姑娘一人行走在极庭大陆,还是多加小心。”

    唉,才组建的牧龙师团队,又这样拆散了。

    自己往后去哪里雇一个不要薪水的神凡者为自己保驾护航啊?

    也不知娘子愿不愿意和自己四处走走啊,要是能将她带上,让自己上天当神仙都不去好吧!

    话说,黎云姿应该是对这个世界存在很大的探索兴趣的,从她之前和自己讨论芜土就可以看出来。

    眼下祖龙城邦已经停止了战火,一直到年庆都不会受到其他极庭国邦的侵犯,而到年庆也还有小半个秋天和一整个冬季,回到离川后反倒是可以问一问黎云姿,愿不愿意跟自己到处走一走,完美的享受二人世界……三人也行,如果那位预言师黎星画也算的话。

    这是一个好想法!

    黎云姿这些年为祖龙城邦子民做了那么多,为自己生长的城邦存亡忧虑了那么久,也应该放松放松,到更广阔的天地中看一看了。

    以一些奇国异土为说服点,说不定真能成功。

    南玲纱都说,想四处走走。

    黎云姿一定也有这方面的想法!

    “入冬了,雪禾国很特别。我路过那里一次,见到了那里数之不尽的雪舞蝶灵,它们安静栖息的时候,像一大片松软的雪一样覆盖在大地上,当晨光落下时,它们就会醒过来,扑打着翅膀,银色、白色、月色的花海那般慢慢的升空,慢慢的弥漫在天地间……那时我就想将这一幕给画下来,可惜我画功极差,但现在我都没有忘记那令我沉醉的画面,玲纱姑娘要没有方向的话,可以考虑往雪禾国走一走。”祝明朗说道。

    “听你说,就觉得很美。”

    “或者漫城也很不错,那是在霓海的一座西海边城,这座城其实就在白色的浅海中,城基是无数色彩斑斓的木珊瑚,那些阁台、那些小楼、那些作坊就建造在海水中,在这些坚韧的木珊瑚之上,整座漫城也是用许多那些特别的木珊瑚材质建造的,夕阳在海平面上时,那里会变得无比绚烂,怪只怪我才疏学浅,很难用诗词来形容,但真的很值得去看一看。”祝明朗又想起了一个令自己难忘的地方,急忙说道。

    “可在你脑海中依旧清晰,不是吗?”

    “是啊,以前年少气盛,走过很多地方,总是只想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有多举世无双,那些触动我的,让我铭记在心的,却被我像烟云一样挥走。”祝明朗轻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