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君

苍穹墨青,云峦似雪。

    滚滚的云潮之中,一碧绿衣裳的女子娴雅宁静的坐在云井中,天地灵气缭绕在她的周围,似翩翩起舞的精灵花蝶。

    云井之上,一只浑身焕发着祥云一般光纹的锦鲤保持着悬停的姿态,一双大大的鱼眼睛正瞪着一只仙气十足的仙兔龙。

    “讹兽?”

    “……”仙兔龙不说话,她这样就可以保持高贵的气质。

    “讹兽?”

    “……”

    “讹兽?”

    天空中,时不时响起一个惊叫声,一个青年驾驭着一把仙剑,身上却丝毫没有剑仙的气质,宛如一个菜鸟爬上了一野马的背上,颠簸得差点骨头都散架了。

    “慢点!!”

    “这边,这边,不是向下,别俯冲,莫邪你冷静点!!”

    “俯冲完别立刻腾升,呕~~~”

    祝明朗感觉自己要死了。

    御剑飞行这种事情,要不还是算了吧,神木青圣龙的背部简直是天堂。

    头发似茁壮的小草,根根立起,祝明朗落回到了云井附近,整个人像是在鬼门关之间起起落落了一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学不会,学不会。

    御剑飞行,除了帅,一无是处。

    飞剑流派尽是这些花架子,哪里有斗剑流派来得强势!

    “祝明朗?遥山剑宗是给你吃得什么饲料,为何将你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喂得如此老陈?”锦鲤先生瞪着鱼眼睛问道。

    祝明朗当作没听见,闭目养神。

    “咻~”

    剑灵龙飘了过来,看见祝明朗仰面朝天躺在云层上,也乖乖的落在祝明朗旁边,小尾巴有些小羞愧的摆动着。

    “慢慢来,慢慢来,别人练习飞剑流派,需要从小熟悉自己的剑器,达到人剑合一,我们虽然有灵魂之约,但默契还不够,只要勤加练习就好了。”祝明朗安慰道。

    “咻~”

    剑灵龙仿佛玩得很开心,自己钻到祝明朗的背下,将祝明朗背驼了起来。

    “别别别……让我喘口气,你先自己玩一会。”祝明朗后悔莫及,为什么要练习什么御剑飞行呢。

    自己是一个牧龙师,在一些拉风威武的龙背上安一张豪华卧榻不香吗,平稳、舒适、还有挡风羽毛,尽显尊贵与惬意。

    为什么要学人家御剑飞行??

    ……

    之后两天,还算相安无事,看来剑灵龙已经统治了这一片云海,九千年的天蟒被重创后,便没有什么生物敢靠近了。

    理论上,让剑灵龙和小白岂给自己护法,自己也可以去云井中跟南玲纱一起修炼,但灵气其实就那么多,自己前去等于抢夺了南玲纱的资源了。

    说好一人两天。

    在第二天的时候,讹兽被强制召回到灵域中了,而南玲纱的修炼方式也明显发生了一些改变,显然到了第二天在云井中修炼的是画师小姨子。

    画师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境界,祝明朗还真摸不透。

    她当初对付接近准君级的云中河,好想也很轻松。

    实力上,应该是画师南玲纱更强。

    到现在祝明朗都还没有见到画师南玲纱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在自己剑醒时,南玲纱虽然一直在旁边静静的观望着,可很多次祝明朗都感觉到了南玲纱眼眸中透出几分难以抑制的热切。

    这个热切,可不是她迷恋自己的英姿,对自己刮目相看后放心暗许,而是她想挑战自己。

    她对神凡者对手更感兴趣,剑醒状态下的自己,也相当于一名神凡剑师了,大概不是一个团队的话,南玲纱会第一个站出来,根本就没有霍尚君、温梦如、武僧什么事了。

    当时,祝明朗就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不大杀四方,大杀四方的人估计就会变成南玲纱。

    她一点都不满足,势力大比中的那些神凡对手,没有让她尽兴。

    此时,观察画师南玲纱修炼,祝明朗更加肯定这一点。

    修为很高,境界也很高。

    尤其是在灭掉了祖龙城邦那些绊脚势力之后,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即便宗宫不被灭掉,她们也不会惧怕宗宫了。

    ……

    灯玉逐渐暗淡,祝明朗与南玲纱也不敢继续逗留云之龙国。

    小白岂虽然掌握了这冰云生命凋零的法门,可它也无法帮助祝明朗和南玲纱保持生命活力。

    云之龙国这强大的禁制,哪怕是王级的人物进入其中,也是一样的结果。

    云之龙国很大,最高的云霄山脉,祝明朗还没有攀登上去,蓝空之池下的深渊栖息着一条银蓝龙王,云海的彼岸有一片云霜森林,也是不曾探索过的。

    这点时间,云之龙国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走完。

    也不曾见到皇权象征的传说无极之龙。

    ……

    走出了皇宫,祝明朗和南玲纱却发现,朝堂中正在进行一项封君。

    封国君虽然也不是多么罕见的事情,但近期封国君的土地,似乎就只有离川大地祖龙城邦四邦。

    “离川国?”

    祝明朗站在宫廷中,有些意外的看着一根象征着国邦的龙柱,新立在了朝堂外,看雕刻与颜料便知道是新做的。

    已经在进行封典了吗?

    按照时间的推算,黎云姿到皇都中,应该还需要一个星期才对。

    “她不会做国君的。”南玲纱淡淡的说道。

    南玲纱了解黎云姿,即便祖龙城邦要立国,她也不会担任国君。

    果然,朝堂散去时,身穿着被赐予国君之袍的是另一人,程统帅。

    程统帅担任国君。

    黎云姿甚至没有出现在极庭皇朝的朝堂上。

    这让祝明朗非常意外。

    黎云姿这是要退到幕后吗?

    那太好了!

    祝明朗可不喜欢自己家娘子天天为国事操心。

    “云姿被封为离川国师,虽然整个极庭大陆的人都知道,真正强大的统治者是女君黎云姿,但既然云姿这样安排,也就由程叔叔我抛头露面了。”程统帅走来,看到了南玲纱和祝明朗,苦笑道。

    黎云姿最早要立国的时候,也是决定由称统帅来担任国君。

    即便极庭皇朝这边是封黎云姿,离川国国君最终由谁来担任,还是黎云姿说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