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剑飞行

即便穿入乌云中,也还是朦胧。

    小白岂看到了一个龙影,南玲纱坐在龙背上。

    而那龙影迎着那头雄圣烛龙而去,气息上丝毫不弱于它,不等小白岂看清那龙影是什么,就见南玲纱驾驭着那神秘之龙将雄圣烛龙击退到浓云中。

    小白岂原本想要去看一看。

    但它展翼上残存的烛龙幽火竟然还没有熄灭,正一点一点的向身上蔓延。

    冰辰白龙副翼扬起,卷起了无数冰霜之气,尝试着将这烛龙幽火给摁灭。

    可冰霜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幽火还在一点一点的蔓开,疼痛也在随之加剧。

    “把翅膀张开,我来给你疗伤。”这时,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

    乌云上,一只体态娇美的仙兔龙跃来,它柔软的脚掌就落在小白岂的背上,却好像没有什么重量。

    “悠~~~~~”小白岂唤了一声,表示这幽火非常古怪,难以扑灭的样子。

    “别动,不疼。”仙兔龙施展出了玄术,它吹了一口治愈之冰雾。

    那冰雾从小白岂的伤口上轻柔的抚过,之前冰寒刺骨与灼烧焚骨两种交加的诡异痛苦立刻减缓了许多,而且烛龙幽火也停止了蔓延。

    “还挺顽强的,熄灭,熄灭,熄灭。”仙兔龙仿佛在念着什么口诀一般,它又呼出了一些冰露,这些冰露与那烛龙幽火不停的相融、相撞、相互化解……

    没多久,烛龙幽火就慢慢的熄灭了,而疼痛之感也在此刻彻底消除。

    静静的等待了片刻,小白岂轻轻的扬动着翅膀,发现那些被烫伤的伤口都恢复如初,就连融穿的外羽都在慢慢的长出来。

    小白岂也是爱美的龙宝宝。

    翅膀上秃了一片羽毛,可是会令它不开心很久。

    “悠~~~~~”小白岂叫了一声,对这只仙兔龙表达感谢。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也。”仙兔龙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几分可爱。

    小白岂也很纳闷。

    能说人话。

    怎么龙语不会??

    “悠~~~”小白岂用自己的爪子比划起来,然后朝着乌云深处那不断荡来强大力量波纹的方向叫了一声。

    “你在担心我主人?”仙兔龙说道。

    “悠!”小白岂点了点头。

    “我主人可厉害了呢,那大烛龙是在自讨苦吃。”仙兔龙说道。

    “悠~~”

    “讹兽?没有想到这世上……”一头锦鲤焕发着特殊的光芒,从旁边飘了过来。

    仙兔龙立刻闭上了嘴巴,然后学着小白岂那样高贵优雅的叫唤着。

    “悠?”小白岂精致的小脸颊上写满了困惑。

    ……

    ……

    两圣龙殴斗一阵子。

    祝明朗已经逃之夭夭了,他还是担心小白岂难以摆脱那圣烛龙,第一时间往那边赶去。

    “青卓,莫邪,别恋战!”

    祝明朗喊了一声。

    小青卓离祝明朗更近一些,很快挥动着翅膀就飞了过来。

    祝明朗跳到了神木青圣龙的背上,回头望了一眼,发现一道银红色光影华丽的从蓝空之池中央划过,像分开镜湖一样,将天境一分为二。

    下一刻,剑灵龙已经回到了祝明朗的身旁,并伴随在祝明朗的身边,宛如一柄仙剑,俊逸潇洒。

    雌圣烛龙恼怒至极,它飞追了过来,似乎不甘心剑灵龙在它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痕,虽然不深,但感觉尊严受辱。

    只是,刚飞出蓝空之池,雌圣烛龙就看到一群雀龙正盘旋在云台母树的附近,它们倒是附近的居民,听到了这里的响动,纷纷过来围观。

    一想到自己若离开,那些雀龙就会将云台母树上的所有果子都给瓜分了,雌圣烛龙只能够强咽下这口气,飞向了云台母树。

    这时小圣烛龙更义愤填膺,朝着神木青圣龙和祝明朗逃走的方向怒啼。

    “嚄!”

    雌圣烛龙也吼了一声,似乎在对小圣烛龙:还不去把你爹喊回来!

    小圣烛龙立刻飞向了远处的那团浓郁乌云。

    ……

    祝明朗也向着乌云的方向飞去,很快就看到了正在乌云云丛中调息的小白岂、小嫦娥和锦鲤先生。

    “那雄圣烛龙呢?”祝明朗问道。

    “主人在应对。”仙兔龙说道。

    “画师?”

    “牧龙师,笨蛋人!”仙兔龙有些气愤道,“怎么现在还分不清!”

    祝明朗怎么可能分得清。

    如果不是画师,祝明朗就得担忧了,因为他不确定南玲纱牧龙师的实力。

    “剑灵龙,我们过去!”祝明朗说道。

    剑灵龙立刻落在了祝明朗的面前,祝明朗踩在剑身上,剑灵龙突然化作了一道疾驰的红色电光,朝着乌云深处飞了过去。

    “慢点!”

    “慢点!!”

    冰辰白龙、神木青圣龙、仙兔龙、锦鲤先生都目送着祝明朗踏剑而去,只是本应该非常俊逸的御剑飞行,在祝明朗这里,却有几分说不出的怪异。

    御剑飞行,哪有这么摇摇晃晃的。

    ……

    确实还缺少磨合。

    这一点祝明朗得承认。

    剑灵龙好像也从没有作为飞剑来载人,它只管用平常的速度。

    问题是,它的速度短距离移动就和瞬移没有什么区别,祝明朗现在可没有剑师的修为,又不是剑醒状态,还真有些承受不住。

    主要是太快了!

    御剑飞行,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操作。

    说实话,祝明朗当初看到黎云姿可以踏剑飞行时,惊讶可不是伪装出来的。

    一般只有那些老剑尊可以做到完美的控制飞剑,并在高空疾驰的时候,能够确保自己不被飞剑给甩下来。

    尤其是速度过快的时候,风阻不亚于一堵一堵重墙,剑师要怎么用身体抵挡掉这种随速度变幻的风阻,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控剑,得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祝明朗虽然曾经作为一名强大的剑师,但他年纪不大,绝大多数时间是在练习战斗剑法。

    踏剑飞行这种浸淫剑修四五十年以上的老剑尊才会的手法,他真不会。

    也因此,黎云姿能够御剑飞行,这是祝明朗很羡慕的。

    当然,他也有些疑惑。

    黎云姿用剑,很奇怪,与正统的剑修不太一样。

    她身上甚至不佩戴剑。

    而且她怎么做到完美御剑,并且还能带人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