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圣果

祝明朗顺着云台母树的树干快速的往下爬。

    毕竟是一颗倒垂向天空下的其他之树,顺着那分成了三叉的树干,祝明朗望了一眼蓝空之池,池下遥远云渊中,竟然还盘曲着一个壮观之龙。

    那龙明明相聚很远很远,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磅礴气势。

    宛如一头就沉睡在万丈深渊中的荒古之兽,那银蓝色的翅膀如垂天之云一样瑰丽。

    祝明朗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蓝空之池究竟有多深,祝明朗无法判断,但他感觉自己落是一不小心从这摔下去,怕是直接跌向了那头银蓝色的天空深渊之龙,也不知道这样看一眼就令恐惧如噬蚁一样爬满全身的顶端生物,是不是一个鼻息,就可以将人给刮向天外!

    祝明朗深呼吸着。

    尽量不去看这蓝空之池下的深渊天空龙。

    不出意外的话,那是一头王级史诗。

    多数生命在它眼里就和蚊虫没有什么区别,它不可能会在意云台母树这边的动向的。

    祝明朗抓着一根树须,滑向了树冠。

    那些云台母树果实,都存在着年份区别。

    可以看到青涩的果子,多数是生在在比较低矮的位置,并且与许多其他云台果共享一根枝桠。

    但那些年份久远的圣果,往往是由许多枝桠簇拥着,周围还长满了云台花叶,因为长年累月汲取这云之龙国中的灵气,使得果子本身就具备浑厚的灵力,这些灵力几乎透过果子本身,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光芒。

    还好进入到这云之龙国的时候,祝明朗准备了一些不错的灵物,否则还真不好将那头雄圣烛龙给引开。

    苍龙胆,这是当初用烽烟掠夺来的,紫色的锦盒之中一样有非凡宝物,祝明朗原本是打算给小白岂服用的,毕竟要在这云之龙国待上一个星期,其中有一半的时间,它处在灵物消化空白期。

    但云台母树果实,在各方面属性上明显要比苍龙胆更契合。

    倒不是说苍龙胆价值不如这云台母树圣果。

    对于经常靠云台母树圣果来滋补自己的圣烛龙来说,三枚云台母树圣果都不如一颗苍龙胆。

    但对于小白岂来说,苍龙胆的药效就不如属性完美契合的云台母树圣果。

    “这边的四颗都摘了,就赶紧跑路。”

    祝明朗也是一个挺贪心的人。

    他在攀爬时,顺手将一些普通的云台树果摘走,摘了快有一大箩筐了。

    而最重要的圣果,祝明朗也不放过,云台母树主树干呈现三叉,祝明朗打算搜刮其中两处的彩色圣果,一共是四颗!

    也不算洗劫。

    还给这圣烛龙一家三口留了三颗。

    主要是时间不允许,而且那最后一个树干处很深,有凛冽的高空冰风,爬过去的难度非常高。

    收好四颗圣果,祝明朗马上转身走人。

    “嚄!!!!”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熟睡的小圣烛龙突然怒吼了一声,一双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祝明朗,阻拦住了祝明朗逃离的路线。

    小圣烛龙带着巨大的敌意,獠牙与爪子都露了出来,要撕碎祝明朗这偷果贼。

    “青卓,安排它。”

    祝明朗立刻召唤出了神木青圣龙,自己则扭头就跑,根本不想让圣烛龙看见自己。

    神木青圣龙灵巧的在云台母树树枝间飞翔,它青色的竖瞳凝视着这小圣烛龙。

    说是小圣烛龙。

    其实也是成年期的,只是它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君级。

    大家都是圣龙,并且都是成年期的,神木青圣龙可不会惧怕它。

    小圣烛龙显然很愤怒,自己家不仅出现了偷果人,还有一头圣龙挑衅。

    它沿着巨大的树枝疾驰,在树枝末端猛的扑了出去,就看见它的獠牙突然间变得硕大,仿佛一口就可以将神木青圣龙这样体型的生物给吞到自己的胃里。

    神木青圣龙收起青翼,龙躯忽然下沉。

    避开了小圣烛龙的扑咬后,神木青圣龙又瞬间拔升,如青色的小山一样撞向了小圣烛龙。

    将其冲开后,神木青圣龙身上的青纹立刻亮起,就看到云台母树那些树须,一根根似活物一样,竟飞向了小圣烛龙。

    小圣烛龙也是灵活,它不断的变幻方向,时而在空中游动,时而绕着树干疾驰,时而一跃而起……

    树须追不上它,神木青圣龙只好舍弃了这个驱策之术,改用近身搏杀。

    一身坚韧之羽,再加上青色割翼,还有神鹿龙角,再加上血液里本身就流淌着森林巨龙之血,小圣烛龙既然想要近身厮杀,神木青圣龙便奉陪。

    ……

    云峦处。

    冰辰白龙借助那些厚厚的云层,多次摆脱了雄圣烛龙的袭击。

    但雄圣烛龙洞察力极强,每每从它的视线中消失后没多久,它总能够在云团中找寻到冰辰白龙躲藏之处。

    就像它大概知道冰辰白龙飞行的方向一样。

    只是不知道它具体躲在哪一层云峦中,需要一层一层的搜寻。

    小白岂可谓屏气凝神,它此时就隐在了一团蘑菇状的云峦中,它能够听到圣烛龙在附近遨游的声响。

    “呼呼呼呼呼~~~~~~~~~~~”

    一阵古怪的妖风,狠狠的吹打在这蘑菇状的云峦处,用来遮掩行踪的云气马上被打散了。

    与此同时,一颗庞大的脑袋从旁边的浮云中窜了出来,朝着小白岂喷出了一口烛龙龙息!

    那龙息,似幽冥之火,呈现诡异妖异的绿色,小白岂反应已经很快了,第一时间挥动着展翼飞出,羽毛上还是沾上了几滴烛龙幽火。

    冰辰白龙身上可是有一层冰霜形成的冻铠,一般的火焰还真伤不到它。

    但这烛龙幽火却一下子融穿了白羽冻铠,直接烧毁了小白岂展翼上一片羽毛,更将一种古怪的痛苦蔓延到了冰辰白龙的身上。

    这种痛苦,似冰锥刺骨,又似灼烧焚骨,小白岂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不小心沾到对方的龙息,就会如此,若刚才没有躲开,没会被这烛龙幽火折磨的生不如死。

    “白岂,到这儿来。”南玲纱的声音从一处浓郁不散的乌云中传来。

    白岂下意识的往声音处飞,而强大的圣烛龙也跟了过去。

    白岂振翅,穿过浓郁乌云时,却看到了一条龙的轮廓,不知是什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