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天埃

冰云霜雾连绵。

    很快在云海之上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那虹鳞天蟒似乎也察觉到这种冰霜具备生命活力冰结之力,它身躯向上游动着,在广袤的苍穹与云海之间盘成了一座蛇峰!

    小白岂一跃而起,圣洁如皓月的身影悬停在了青空之中,它的羽翼扑打,一时间青空中呈现出了一颗一颗冰冻星山,它们似乎由遥远天宇中的冰冷尘埃凝聚而成,又似冰川世界里一块一块崩塌的山脉!!

    这些冰霜天埃飞向了虹鳞天蟒,带着磅礴的摧毁力量,长空广袤、苍穹高远,可这些天埃却卷起了汹涌的气层,让这云海天地笼罩在了一层湮灭气息中!

    虹鳞天蟒望着苍穹中飞落下的冰霜天埃,保持着蛇峰形状的它却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慌张之色。

    蛇峰,其实也是它防御的姿态,利用身上的彩色之鳞,与坚韧蛇皮盘曲在一起,宛如一座堡垒一般!

    冰霜天埃冲撞过来,光是卷起的毁灭气层就让漫天的云海险些消失,而虹鳞天蟒在意识到这种力量根本不能硬抗时,这才一下子将蟒躯舒展开,朝着远处躲避。

    但天辰尘埃附带着可怕的冰封之力,这让虹鳞天蟒的身躯在极端的时间里就变得僵硬。

    虽然没有完全冻结,但这僵化就让它飞行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冰霜天埃可不只有一块,而且这些天之尘埃真正的毁灭力量并非是尘埃本身撞击到目标,是所有的尘埃冲击在一片天地中,形成的那崩塌波纹!

    先是毁灭气层,刮起一切,紧接着就是天之尘埃撞击空间造成的崩塌波,这崩塌波纹仿佛让整片晴空都坠入到了黑色天渊中,光芒被吞噬,气流被抽走,天塌地陷一般可怕!

    虹鳞天蟒在努力的逃出这天埃撞击出来的崩塌波纹,但它所在的空间,竟然也出现了裂痕……

    就像是在一个出现了裂纹的冰湖上奔跑,越大力的往外跑,脆弱的冰面越难以支撑,最终裂痕扩大,扩散到整个冻结的湖面,然后整个冰湖塌陷、粉碎,在上面的生灵统统无法幸免,坠入到冰冷之窟中!

    虹鳞天蟒所处的位置裂纹最大,它几次尝试着变幻游弋之法,却渐渐的发现它前方的青空都坠落了,它一样逃脱不出。

    “悠~~~~~~~~~~”

    带着几分远古苍茫之感的龙吟传来,冰辰白龙全身笼罩着圣月银辉,羽毛如晶玉铠甲一般耀眼夺目,它翱翔在这一片崩塌的区域里,俯视着不断往黑色深渊中跌落的虹鳞天蟒。

    虹鳞天蟒大怒嘶吼。

    这九千年的魔灵也确实强大,它大力的摆动着尾巴,竟要逆着这崩塌波纹的力量飞冲上来。

    这不亚于在一座圣坛飞瀑中逆游!

    虹鳞天蟒身体没有再跌落,身上的鳞片虽然受了损伤,却还是凶猛狂野,它扑向了掌控了这片空间的冰辰白龙,似乎要将它一起拖拽向崩塌的地带。

    冰辰白龙本可以躲避,飞到高处慢慢的看着虹鳞天蟒落下去,但它却迎了上去,飞翔时那副翼有无数绒羽一般的冰尘飞扬到周围,形成一股凌冽的冻结之力。

    虹鳞天蟒刚靠近,它的身上就覆盖上了一层黏冰,冰渗到了它的皮肉之中,并迅速的僵化了它全身上下如岩石一样坚硬的肉肌!

    冰辰白龙一直都是矫健灵敏,它体型远不如这天蟒庞大,它却在这只虹鳞天蟒间长躯间穿梭。

    虹鳞天蟒扭动着身体,像要用尾巴将冰辰白龙给打成粉碎,冰辰白龙却如白色的蝶一般起舞,轻易的躲避了一些凶猛的攻势。

    虹鳞天蟒又突然将头颅转向冰辰白龙,张开口要喷吐出那种晕眩虹光。

    可惜,它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冰辰白龙率先张开了龙口,吐出了冰尘龙息!!

    冰尘龙息起初似雾似水,范围极广,但一触碰到了空气后,立刻化作了冰尘霜粒,它们附带着急冻效果不说,更具备冰空凋零!

    就看见虹鳞天蟒保持着张开大口的动作,整个脑袋却一下子变成了冰块!

    冻结的头颅,并非保持着原状,可以看到虹鳞天蟒的头颅正在快速的衰败,鳞皮在冻结下萎缩腐烂,獠牙正在脱落,就连瞳孔也好像正在快速的失去活力,正在走向死亡。

    “咻~~”

    保持张开的动作,却冻结在那里,而在天蟒胃里找不到出口的剑灵龙终于飞了出来。

    剑灵龙似乎非常生气。

    被关在暗无天日的胃里,又臭又潮湿,当它看到这虹鳞天蟒脑袋被冻住后,更是一个华丽的转身挥剑!

    “唰!!!”

    剑身被气鸿笼罩,而气鸿却巨大得像一柄擎天巨剑,朝着虹鳞天蟒的颈部位置剁了下去!

    冰辰白龙的冰空之霜不仅让虹鳞天蟒的生命衰败给,更让它的鳞甲坚肌也干瘪而脆弱,剑灵龙这一剁,更是将虹鳞天蟒的颈头一起砍了下来!

    身首异处,虹鳞天蟒的身躯剧烈的扭动起来,看上去确实像一只巨型的蚯蚓。

    而它的头颅,更跌落向了崩塌的地带,正在那可怕的力量中不断的碎裂。

    虹鳞天蟒身体被冻僵的缘故,血液过了好一会才喷洒出来。

    它身躯还在胡乱的撞击,竟然将冰辰白龙和剑灵龙给扫退。

    “它想逃跑,留住它。”祝明朗道。

    即便没有了头颅,这虹鳞天蟒也没有死。

    只要那无限之胃还在,它吞噬几个同族的生物,或者吞噬一头蟒龙,便可以长出蟒龙头颅来。

    祝明朗自然清楚这种九千年的老妖魔有自己的逃生手段,即便舍弃了头颅,也不过是损了一两千修为罢了,再蛰伏一些岁月,还是一条横行霸道的天蟒!

    剑灵龙立刻飞去,追着虹鳞天蟒的无头身躯。

    而冰辰白龙却停留在原地,它的那双皓月冰眸正凝视着远处的长空,那长空不知何时有一道壮丽的冰川在连绵浮现!!

    冰川恢宏,云海与长空之间毫无征兆的矗立着,将虹鳞天蟒逃跑的地方给彻底遮住!

    冰川坚固而巍峨,即便是虹鳞天蟒也如一条小水蛇面对白色的堤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