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鳞天蟒

周围的那些魔灵,发现螭龙已经不在了。

    便有些蠢蠢欲动。

    毕竟对它们构成威胁的正是拥有祖龙血脉的螭龙。

    它们尝试着靠近,想要进入到云海灵眼中抢夺一些灵气。

    最先飞来的,正是那头盘旋已久的焰冠金雕,它拥有三只眼睛,那第三只眼像极了一颗正在转动燃烧的火睛,透着几分威风凌厉。

    “它过来了,咬死它!”仙兔龙气呼呼的指着焰冠金雕说道。

    但仙兔龙看了一眼祝明朗身边召唤的正是剑灵龙,于是又改口道:“将它的羽毛剃光!”

    剑灵龙悬浮在祝明朗的身边,修长殷红的剑身透着几分古老与冷肃,它没有像往常一样随意的飞梭,而像是一柄真正的灵剑,等待着祝明朗的指令。

    祝明朗全神贯注的凝视着那飞来的焰冠金雕,此刻的他与剑灵龙心灵相通。

    与剑灵龙还存在着许多的磨合。

    比如说剑灵龙自主形态的时候,它终究是一把由诸多剑魂凝练而成的剑灵,和冰辰白龙、神木青圣龙、雷沧暴龙还是存在着一些不同。

    它具备自我战斗的能力,但若是能够让剑灵龙化身为飞剑,与自己心念合一的话,也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实力,剑灵龙底子非常好,缺乏的就是掌控。

    祝明朗现在就在尝试着这种心念合一。

    虽然不能自己执剑,不能像剑醒一样,让自身也具备强大的修为,但飞剑术,掌控好来,一样所向披靡!

    剑修有诸多流派。

    自己当初一直练习的都属于斗剑流派,精通各种强大毁灭力量的剑法,寻觅更高剑境。

    斗剑流派剑师,一般只佩戴一把剑,多数是持剑出招,也追求自身的修为。

    而飞剑流派,是祝明朗比较陌生的。

    飞剑讲究淬炼出仙灵之剑,一般剑器为核心,并且随身携带多把剑器。

    剑师不追求自身的强大剑法与剑技,更专注于操控剑器,驭剑杀敌。

    黎云姿似乎是属于后者,她是用意念掌控飞剑的。

    但还是有一些令人费解之处,她的神凡之力,似乎不纯粹是飞剑流派。

    等她来了,倒可以细问一番,没准会对自己掌控剑灵龙有一些帮助。

    以前,祝明朗是一个流派闯天下,渐渐的祝明朗也发现,世界其实非常广阔,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假如自己还是带着那种态度,一直沉浸在斗剑流派中,怕是很难再向上攀登了。

    现在正好有机会从头开始,将一切融会贯通,相信用不了太久,便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境界。

    心念要合一。

    一定要全神贯注。

    剑灵龙本身就与祝明朗有灵魂之约,这比那些从头开始练飞剑术的剑师要优越太多了。

    何况剑灵龙修为极高,省去了繁琐的淬剑步骤,只要自己的意念能够与剑灵龙同步……

    “莫邪,试一试闪龙剑靠近它。”祝明朗传达了自己的意念。

    剑灵龙突然化作了一道暗红之光,如一颗倒划入苍穹的暗星,瞬间抵达了焰冠金雕的面前。

    焰冠金雕反应极其灵敏,它竟然预知了剑灵龙停顿的位置,用那金色的爪子朝着剑灵龙抓去。

    剑灵龙根本就不惧,打算与这焰金雕的爪子硬碰硬,看看是焰冠金雕的爪子能粉碎它的剑身身躯,还是它的利刃斩开它的金爪!

    “退!”祝明朗却传达了另一个指令。

    剑灵龙反应稍稍慢了一些,往后退时,剑背被焰冠金雕的爪子给划了一道,顿时一阵刺耳无比的金属声音在云海之中响起。

    剑灵龙的背部,出现了一道非常明显的爪痕。

    而那头焰冠金雕的爪子,却毫无损伤。

    金刚不坏。

    焰冠金雕这爪子明显不凡,连剑灵龙这样的剑身金属之身都可以撕开!

    “咻~!”

    剑灵龙心有余悸,要刚才真的硬碰硬的话,受伤的肯定是它,而剑身的修复,需要靠吞噬大量的上品好剑,仙兔龙的治愈对它剑灵龙可起不到作用。

    “剑灵龙,专注,不要分心。”祝明朗说道。

    避开敌人的锋芒,找寻敌人的弱点。

    在面对修为相差的敌人,剑灵龙当然可以一剑横扫,轻松击溃敌人的防线。

    但在修为相近的情况下,就更需要讲究技巧,保持沉着与冷静,专注于博弈。

    焰冠金雕可是七千年以上的魔灵,它要没有金刚不坏之爪,怎么敢去抓一把利刃古剑?

    “小心它的第三只眼。”祝明朗道。

    第三只眼!

    剑灵龙身影一晃,突然划出了诸多剑身残影来,并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

    这时,那焰冠金雕已经睁开了第三只眼,那火眼转动着,竟然释放出一道阳炎射线,赤红色的光粗壮而充满毁灭力量,打向剑灵龙时,可以看见广袤的云海都被这阳炎射线给切割开,云层都被灼烧出一条火焰裂谷!

    剑灵龙及时分化出残影,混淆了焰冠金雕的视线,倒是躲过了对方这强势的妖法。

    “有什么远攻手段吗,试探一下它的金羽韧性。”祝明朗问道。

    “咻~”

    剑灵龙突然安静的停在云海上,剑身向前。

    “嗡!”

    剑身微微一颤,可以看到一道剑魂,如影烟一样扩散开,但又如涟漪一样抵达远端时慢慢的消逝。

    “唰!!”

    剑身再出现这样的影烟时,就看到一抹凌厉的剑魂,从剑灵龙的身上以极快的速度飞驰,掠过了漫天的云海,似帆破开了浩瀚之浪!

    剑魂出窍!!

    那是一把沉睡的绝世古剑,它身型粗犷、沉重、巨大,是一柄万钧重剑!

    重剑魂影飞向了焰冠金雕,那焰冠金雕立刻挥动着翅膀,要高翔躲避这疾驰飞来的重剑。

    然而重剑在靠近焰冠金雕的时候,竟然越来越大,重剑魂影大如一座小型的山峰,附带浓浓的杀气,让焰冠金雕根本无从闪躲!

    “轰!!!!”

    巨剑魂影出窍,将体型庞大的焰冠金雕给撞飞,金色的羽毛不知散落了多少,滚烫的血迹也在半空中洒开。

    看到这小山峰一样的巨剑魂出鞘,祝明朗也看得一愣一愣的。

    让莫邪试探一下对方的防御力,谁想到直接下狠手!

    焰冠金雕要反应再慢一点,没准直接就被这巨剑魂影给轰成渣了!

    “咻~”

    似乎感受到祝明朗的情绪。

    剑灵龙也有些小幽怨。

    这已经是最普通的远攻手段了。

    再弱的剑技,用来对付七千年的魔灵便没有太大的意义。

    “行吧,也不怪你,怪就怪这焰冠金雕年份不太够,当然下次还是要注意,即便是修为不如你的生物,它们也存在一些致命的武器,不要头铁……”祝明朗无奈的道。

    还以为这焰冠金雕能够给自己练习一下与剑灵龙之间的默契。

    可惜焰冠金雕道行还是不够。

    “咻~”

    剑灵龙乘胜追击,再一次施展出剑雨剑法!

    由剑灵龙自身剑身为分化,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

    片刻后,剑灵龙周身已经充斥着千万把细剑之影,远远的望去,如浩瀚大军中无数横扫而来的弩箭,密密麻麻,堪比暴雨!

    剑雨细密,威力却可怕。

    可以看到那些剑雨影从焰冠金雕的身上划过,那些金色坚韧的羽毛也会被刺碎、扎落。

    一时间,焰冠金雕身上的金羽被这剑雨剑法给削了不知多少,看上去如一只秃毛巨鸟,与之前那气焰如阳、威风凛凛的样子相比,判若两鸟。

    “大秃鸟,哈哈哈,大秃鸟!!”仙兔龙直接在地上笑得打起滚来了,四个胖乎乎的爪子空划着。

    祝明朗一脸苦笑。

    剑灵龙还是太强了一些,拿出真正的本领,七千年的魔灵完全招架不住。

    看来只有再等一等了。

    等那头九千年的魔灵现身,在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祝明朗才好与剑灵龙练习飞剑流派。

    让剑灵龙自由发挥,祝明朗坐在了神木青圣龙的背上,目光扫视着周围,打算找一个适合神木青圣龙的对手,也让它能够多磨练磨练。

    “小白岂怎么又休眠了?”祝明朗正打算给自己的每条龙都找合适的对手,却发现白岂在灵域之中沉睡着。

    难道是要进阶了??

    自己的灵域刚刚蜕变,化为了源泉灵域,成长的速度达到了五十倍。

    另外,自己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吸纳这云海灵眼中的灵气,主要也是引入到小白岂的身体中,好为它的进阶做一次冲刺。

    云台母树圣果也喂了第二颗了。

    虽然有些浪费。

    但要是能够一鼓作气的让白岂进化,总比再等两三个月来得强!

    一般小白岂进入“沉眠”,都是进化前的征兆!

    “锦鲤先生,小白岂好想要进入完全期了。”祝明朗说道。

    衣裳背后,那锦鲤刺绣焕发出光芒来,没一会刺绣不见了,祝明朗的身边多出了一条鱼,它不需要任何的水,就可以浮在空中,而且自如的游动。

    “之前的铺垫,加上这次云台母树圣果和灵眼汇聚,确实也该进化了。”锦鲤先生对此并不意外。

    花了那么多钱不是白花的啊!

    “恩?你的灵域,不一样了。”锦鲤先生凑到祝明朗的身边,一双鱼眼睛瞪得很大。

    “我学会了灵元运转,借着这次灵气大量涌入,让灵域变成了源泉灵域,修炼速度变成了五十倍。”祝明朗说道。

    “不错啊,就说你这家伙有灵性,是做牧龙师的好料子,竟然知道自己找寻天地间灵气的运转规则……”锦鲤先生说道。

    有些规则,需要牧龙师自己去体悟,靠几句话讲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牧龙师自己没有感受到这天地之间的细微,喉咙说破了,他也摸索不到这一层。

    祝明朗悟性很好。

    看见了云台灵眼,便从云台灵眼中找寻方法,而不是像其他那样一味的去一根一根灵气的吸取。

    “看来你的源泉灵域,也重重的推了一把小白岂的成长进度。”锦鲤先生说道。

    “还是多亏锦鲤先生提醒,为小白岂打下了一个不错的基础。”祝明朗说道。

    要自己稀里糊涂的养,估计小白岂到了完全期,修为也只不过是在准君级和下位君级。

    按照锦鲤先生的方法,在成长期就打下一个更高的基础,进化时的上限也会拔高。

    准位君级、下位君级与中位君级相比还是差许多的。

    “龙成长的四个阶段,是特别重要的,不然你们人类为什么总是让小孩子在未成年的阶段下苦功夫学习,而成年后的却不是那么在意。在前期打下的基础,可以让一个人的上限变高。”锦鲤先生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浅显易懂。

    可具体要在什么时候高强度,具体又在什么时期放缓来,又是很复杂的学问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有钱。

    “不好啦!”

    “不好啦!”

    稚嫩和慌张的女童声音响了起来,小嫦娥耳朵都立了起来,它蹦跶到祝明朗的脑袋上,爪子抓住了祝明朗的头发,怯生生的道:“不好啦,那头大天蟒,它又来啦!”

    祝明朗目光寻求,发现天边有一道会移动的长虹,那虹光非常璀璨夺目,简直像是染料涂抹在了长天之上。

    细细看去,这才发现,那是一条虹蟒!

    虹鳞天蟒,其魔气胜过了绝大多数龙君。

    它体态修长,鳞芒绚丽,飞来这云海灵眼之时,便将这漫天的云海照耀得如彩河一样唯美。

    随着这虹鳞天蟒靠近,祝明朗不由的倒一口气。

    它体态是修长,但也不影响它的巨大,云海之中有一座一座矗立而起的厚云,称之为云峦,其大小并不逊色于陆地上的山峦。

    可这虹鳞天蟒,甚至可以盘在那云峦山腰上,尾巴更是绵延到了另外一片云丛之中。

    它的颈部膨开,扁平尖长的头颅高傲的立在云峦之上,像是山神一样俯视着小雀一般的神木青圣龙和蚁虫一样的祝明朗。

    不知为何,看到它那蛇瞳时,祝明朗能够感觉到它那份冷傲与不屑,就像一位即将成仙的女妖修,肉体凡胎之人,野蛮凶猛的龙兽,在它眼中都是下等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