讹兽

“悠~~~~”

    小白岂似乎发现了什么,拍打着翅膀,一下子就窜入到了一片花云之中。

    这些花云,一株株,一簇簇,似蒲公英那般洁净美丽,有风迎来时,那些花瓣就会飘散到周围,并在半空中慢慢的烟化,最终彻底消散。

    南玲纱缓步而行,她似乎很喜欢这些独特的云花,愉悦的欣赏着。

    很难得,她将颜纱取了下来,露出了往日里很少见到的笑靥。

    祝明朗则往前走去,跟随着小白岂的踪影。

    一般小白岂感兴趣的东西,都不会太一般。

    所以祝明朗想看一看它发现了什么。

    “悠~~~~~”

    小白岂本身就圣洁高贵,它穿梭在那些云蔓中,如云国中的一只小精灵。

    它停落在了一棵云台树上,灵巧的在云台树的彩色枝藤上行走着,几颗从树须上垂落下来的果子引起了它的注意。

    它伸出了胖乎乎的爪子,摘下来了一颗。

    这时,云台树周围的一大片云雪地丛中响起了尖锐的叫声,很快几只色彩斑斓,全身都覆盖着冰晶羽毛的雀灵飞了出来。

    它们盘旋在云台树周围,虎视眈眈的盯着前来偷果子吃的冰辰白龙,不断的发出示威的叫声,偏偏又不敢轻易靠近冰辰白龙。

    “给它们留几个就好。”祝明朗笑着说道。

    几头云丛雀灵,实力大概只在子级上位的样子。

    话说这云之龙国确实也特别,要在外头,这种云丛雀灵实力有下位子级就很不错了,一些新手牧龙师还未必对付得了它们。

    抢点果子吃怎么了?

    这颗云台树上果子可不少。

    小白岂张了张翅膀,仅仅将自己的龙威施展出了一点点,这几头云丛雀灵就立刻意识到危机到来,一头就撞入到了云丛深处,再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了。

    几声不甘心的啼叫回荡在云丛附近。

    显然雀灵们没有搞明白,一头龙主级的生物,为什么要来抢它们守候了多年的果子,嘴就那么馋吗!

    “这些云台果子,常年吸纳这云之龙国的冰空气息,应该比外面卖的那些百年冰山雪莲花蜜还要好,一会再往深处走走看,有没有更大的云台树。”祝明朗说道。

    很难得,有小白岂会喜欢吃的东西。

    而且营养相当吩咐,若以后都能够吃上这种云台灵果,小白岂的冰辰之法威力至少增幅一倍。

    龙粮,关系到的就是龙技。

    像小白岂的白昼流星这个技能,吃的不就是星尘碎片吗?

    而且喂养的龙粮若具备灵力,其灵力也会相应的附加在龙兽施展的技能上。

    所以同一个龙种,同一个级别,同一个技能,若喂养的龙粮不一样,展现出来的威力也是有差别的。

    高配版冰辰白龙实力,成熟期实力就可以到达巅位君级。

    ……

    无论是妖魔、龙兽还是其他有灵的生物,都是遵循丛林法则的。

    凭借着实力夺得的灵资,就没有抢夺这一说。

    所以对于那几头守着这颗云台树的云丛雀灵,祝明朗和小白岂可没有什么负罪感,指不定这几头云丛雀灵也是从其他生物那里接盘的。

    “悠~~~~”

    小白岂似乎已经闻到了更诱人的果香,发出了兴奋的啼叫声。

    “是前面吗,不过前面好像比较复杂。”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用自己的灵感探寻了一下周围,附近的那些云丛中明显就有强大生物途径的气息,而且好像不止一只的样子。

    小白岂可没有过于小心翼翼。

    它率先飞入到了里面,祝明朗也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你块头再大点,就能捎上我了。”祝明朗有些小幽怨的说道。

    作为一名尊贵的牧龙师,哪有自己可怜兮兮步行的。

    偏偏神木青圣龙刚刚喂了大灵丹,正在休眠消化。

    大黑牙就算了。

    祝明朗很担心它这个体型,一脚踩在云雪上就直接跌了下去,这里有很多云层看似如柔软的雪地一样可以踩踏,但也有不少是镂空的,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根本很难分辨。

    “悠~~~~~~~~”

    小白岂的声音在前面,祝明朗穿过了一团悬浮的雾屏,便发现前方豁然开朗,是一大片相当宽阔的蓝天。

    蓝天在云丛之中,犹如一湾秋天之池,美得令人心醉。

    祝明朗稍有驻足,想等一等南玲纱。

    在他看来,南玲纱应该会将这样的美景给描绘下来。

    但南玲纱漫步过来时,却和自己一样沉醉在这样唯美的天空之池中,丝毫没有拿出画笔的意思。

    “嗖~”

    “嗖~”

    突然,一只如云兔一样的小仙灵极快的从祝明朗眼前跃过,随后在前面的云丛中飞踏了一圈,随后又矫健灵敏的跑了回来,并轻盈柔软的落在了南玲纱的怀里。

    仙灵之兔??

    而且它的身形呈现琥珀状,就连身上那些毛发也焕发着一种幽灵之光,只是身上透着的气息却充满了活力。。

    一对俊美尖长的耳朵,刚才在奔跑的时候往后扬着,显得格外灵美可爱,此时被南玲纱抱在怀里,耳朵也是往圆圆的脑后舒展。

    “兔子?”祝明朗有些意外的盯着它。

    “是只讹兽!”南玲纱语气加重了一些,那双眸子里透着几分对祝明朗眼神不好的不满。

    “就是这只兔子龙,治愈了我家大黑牙的?”祝明朗立刻明白了什么。

    这小家伙,仪态优美、面容娇好,举手投足间灵气四散。

    而且与冰辰白龙相比,少了几分高贵与冰傲,多了几分肉嘟嘟的亲和力,祝明朗都下意识要身手去摸了。

    但考虑到它所趴的地方过于敏感,打消了这个念头。

    “讹龙,是讹龙!不是兔子龙,笨蛋人,笨蛋人。”这时,这只小兔灵却是口吐人言,那声音清脆稚嫩,完全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女童!

    祝明朗张大了嘴巴。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有口吐人言的龙……

    如果锦鲤先生不算是龙的话。

    “讹兽,我只在市井中听一些老人家说过,是神话中的生灵。小孩子要一直说谎骗人的话,就会变成一只讹兽,也就是只知道吃草的兔子。”祝明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