缈山剑宗温梦如

“年纪轻轻,就这般阴险狡诈!”聂崇对祝明朗的行为嗤之以鼻。

    吴枫却笑了,反驳聂崇的言论道:“大概你们紫宗林的弟子,就应该活在童谣的世界里,这是实力与智慧的结合。”

    “是啊,又有几个人有祝明朗这魄力,敢点燃烽烟,不在乎对手有多少人,更不在乎前来的人是什么实力,这怎么叫做阴险狡诈呢,这叫做自信!”

    ……

    祝明朗洗劫了一大波人,尤其是那些符宗的弟子,还有来自于一个钟姓的家族,他们手头上都有不少蓝色锦盒。

    这些锦盒手都还没有捂热,就这样被祝明朗团队给抢了去,一时间悔恨不已,好好的苟住不行吗,为什么要那么贪心?

    祝明朗简直是个人间小恶魔。

    他洗劫了这群人之后,又立刻跑到了机关城另外一个地方,然后如法炮制!

    机关城内遮掩众多,再加上地形变幻,里面的那些弟子们根本不知道有人正在使用紫红色的烽烟再诱敌。

    所以当祝明朗再一次燃起紫红色烽烟时,那名棕色长发的裁判都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至于那些迷墙上的人们,更看将祝明朗这狡猾的行径看得一清二楚。

    城楼上,确实有许多势力的长老、堂主们,当他们看到自己势力的弟子无比单纯的跑去时,更是紧拧着眉,难以舒展开。

    完了,全完了,好不容易才到手的那点锦盒,要被祝门那小子全部刮走了!

    ……

    柏山上,祝明朗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退过。

    这还是要感谢当初罪恶之城的那几个恶徒,让祝明朗意识到做一个恶人其实也需要多多动脑子,打劫也可以变得有艺术。

    做完第三票,祝明朗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要不是考虑到自己的龙宠们需要调息休息,应对九军墓的人,祝明朗打算就这样一直洗劫下去!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一天暴富的感觉了,这混乱而动荡的世道,也只有口袋金子饱饱才能够带给人一丝丝安全感。

    也不知道将竞逐放在这次势力大比是哪位大人物的提议,简直不要太明智。

    以前怎么没觉得和这些势力弟子们勾心斗角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当初一下山,自己就脱离了弟子的范畴,这也让年纪轻轻的祝明朗错过与自己同龄人相互攀比的机会。

    这一次洗劫,也算弥补了祝明朗年少的许多遗憾。

    即便是皇都,依旧有太多单纯如白纸的弟子了,和他们玩耍,还是很开心的!

    “公子,这一次我们可以将得到的锦盒都交给裁判了。”秦杨对祝明朗说道。

    “恩,我们差不多该去九军墓了。”祝明朗点了点头。

    收获了这么多锦盒,应该没有几个势力的弟子资源比自己雄厚了。

    接下去就是九军墓。

    会出现在九军墓附近的,基本上都是各大势力的最强者,不是首席弟子,就是族门少主,和自己用烽火引来的这些人可不太一样。

    为此,秦杨也特意提醒祝明朗,到了九军墓可别再用这种方法了。

    毕竟随着时间的流失,那些还在机关城中的,哪怕不是大势力的弟子,基本上也是整个皇都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其中不乏一些自学成才,并在外磨砺、具备奇遇的顶尖强者。

    在第三次洗劫的时候,秦杨就遇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敌人,若不是南玲纱实力超群,他们还真有可能翻车,毕竟对手越来越强了!

    “现在还在机关城中的,大部分修为都达到了上位主级。到了九军墓,公子可需要谨慎行事。”秦杨说道。

    “有什么特别出众的人吗?”祝明朗问道。

    秦杨点了点头,开口道:“紫宗林的首席大弟子,霍尚君,这是公子最需要小心的人。”

    “此人怎么了?”祝明朗问道。

    “据说他有双龙,紫云龙,与金穹龙,都是达到了君级实力。”秦杨说道。

    “君级吗?”祝明朗有些惊讶道。

    这一届各大势力的弟子不错啊,想当初自己下山那会,也不过是刚刚突破了君级修为。

    有这样的实力,基本上是横扫各大势力的弟子一辈了。

    “紫宗林是我们争夺离川大地坐镇权的劲敌,他们若见到我们,肯定不遗余力的将我们淘汰出去。”秦杨说道。

    “前面有强者。”这时,南玲纱低声说道。

    三人已经抵达了九军墓,这是一片起伏的墓山坟园,可以看到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将军雕像屹立在山脚下,而白色的墓碑更密密麻麻,充斥了正片山野。

    前方是一座墓地山丘,气鸿涌动,厚重的墓碑都摇摇晃晃,显然是有人在前方厮杀。

    走向了山丘顶部,往前方望去,却见三名身穿着霓裳彩衣的女子,她们正在与一大群神凡者对峙。

    那群神凡者,明显属于不同的势力。

    他们也没有相互勾结在一起,仅仅是因为这三名霓裳彩衣的女子们实力实在了得,若他们不抱团的话,基本上要被淘汰出去。

    “缈山剑宗!”秦杨一眼就认出了那三名女子的着装。

    “中间那位,实力很强。”南玲纱目光注视着三女之中唯一一个没有怎么出手的人。

    那女子霓裳衣反而更朴素一些,她气质孤傲、神情冷淡,面对这群联合抵抗的神凡者们,却仿佛根本没有多大的兴趣。

    只是,她还是抽出了佩剑来。

    她剑指向了那群神凡者,口中默默的念着什么。

    “那不是缈山剑宗的温梦如吗……快走,快走!”这时,山坡另一个方向上,几名来自于驯龙学院的牧龙师说道。

    见到缈山剑宗的那三名女子宛如见到了什么鬼煞一般,这几个驯龙学院的学员竟然扭头就走,再也不往前踏进半步了!

    前面就是九军山,在机关城中探寻的人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以及机关城中留下的信息指引得知,九军墓山便是这一次势力大比的最终角逐之地。

    而且第五级的紫红色锦盒,也只可能出现在九军墓山中!

    事实上,机关城此时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幻,那些不同的地形正在逐渐的消失,那些复杂的迷宫,也变成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而原本只是一片小坟墓的九军山,却在慢慢的升高,许多坟山也在浮现,这些坟山墓园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军坟墓山,在机关城中的人,基本上一眼就可以看见它矗立在了整个城中央。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散落在机关城中的锦盒已经被收了起来,唯有九军墓上,一些锦盒就如同地面上的石头,随意的摆放着。

    要么直接退出,要么踏入九军墓,一些浑水摸鱼的弟子,基本上已经被淘汰了,还会前往九军墓的,都是各大势力的精英,以及一些草根出身却实力不凡的真正强者!

    “唰!!!!”

    如鹤那般,身姿挺拔的独立,那缈山剑宗的女弟子温梦如突然出剑,那剑如一道从窗外倾斜而洛的夕阳光线,打在了一只巅位主级的神凡者身上!

    那是一名持铁鞭的修士,实力了得,迷墙上不少人都亲眼目睹了这名修士击败了诸多大势力的有名弟子。

    但这一剑指来,这名铁鞭修士却无力抵达,就看见他手中的铁鞭落在了地上,而这名强悍的修士喷出了一口血来,身体被迫后滑,撞向了其中一座将军巨像!

    将军巨像一阵摇晃,那铁鞭修士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他身上的骨关节,基本上都因为这一剑巨大的力量而错位了,无论他怎么苦撑,最终都难以再站直身体。

    终于,这名巅位主级的修士跪倒在地上,吐出的鲜血与他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努力抬起头来,目光注视着缈山剑宗的这名女子,脸上写满了震惊!

    “君级剑师!”他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来。

    惊骇的不仅仅是这名修士,城楼上各大势力的长老、堂主们也瞪大了眼睛,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聚在了一名剑姑的身上。

    那女子,戴着纱笠,似乎不愿意他人看见她的容貌。

    她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注视着机关城中的九军墓战场,对于皇都中这各大势力们投来的惊诧目光也是毫不在意!

    “君级,缈山剑宗的温梦如,不愧是惊世天女啊,这机关城中怕除了霍尚君,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下她的剑了吧?”苍龙殿的长老沉声道。

    “长老,您怎么忘记我大哥了呀,我大哥也不弱的!”傅巾帼有些不满的说道。

    “傅须眉怕是还逊色一些,他的龙,也只是准君级,怕是和这个温梦如相比,还差了一些沉淀。”苍龙殿的长老说道。

    “这些老牌势力,一个个都是培养怪物的地方,还以为哥哥的龙晋升到了君级,就可以在这一次大比中横扫所有了呢。话说哥哥去哪了,怎么一直没有看见他?”傅巾帼四处张望。

    傅须眉。

    苍龙殿的最强弟子!

    此刻他也顺着山坡朝着九军墓中走去,正好望见了伫足在山坡之上的祝明朗、南玲纱、秦杨三人。

    “祝明朗?”傅须眉一眼就认出了祝明朗来。

    祝明朗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还算熟悉的面孔,不禁笑了笑道:“是你啊……我不记得你叫什么了。”

    傅须眉脸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