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级围攻

“君级以下的,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还是外围转一转吧,兴许还有遗漏的锦盒。”

    “这位兄台,你不走吗,莫非你也是一位隐藏着的君级强者?”

    “我腿麻了。”

    “哦。”

    “有好心人抬我一下吗,我在石棺下面压着……”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地裂中传出。

    ……

    城楼高阁

    华丽的坐席处,身穿着蓝色龙袍,留着山羊须的男子脸上露出几分阴郁。

    安景山冷冷的注视着陵墓山上大放异彩的祝明朗,仿佛要用眼神将他杀死那般,带着几分毒怨!

    本以为现在的祝明朗,不过是一个小角色。

    让赵尹阁他们动手即可,本身赵尹阁与祝明朗就有着恩怨,这种事情也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哪知道祝明朗成为了牧龙师后,竟得了剑灵龙这样的罕物。

    剑师需要修为。

    若没有修为,任何高深的剑法,任何超凡的境界,都会局限在武夫层次。

    但剑灵龙的存在,让祝明朗有了剑修修为,哪怕一丝丝,以祝明朗曾经的修行,以他的境界,也可以发挥出无穷的威力!

    何况,剑灵龙的修为还是君级。

    “这剑灵龙,世间稀有,祝明朗可谓是因祸得福啊……”皇妃脸颊上绽开了一个笑容道。

    “确实啊,牧龙师本身羸弱,若没有龙的话,与神凡者相比确实相差甚远,但似乎这剑灵龙可以与主人血融,让原本就是剑师的祝明朗变得比一些神凡者还要强大!”一名侯爷说道。

    “安王怎么看?”皇妃问道。

    安景山表面上露出了惊叹与赞许之色,开口说道:“依我看,这剑灵附体,应该不是时时刻刻都可以做到的,祝明朗应该还是一位牧龙师……即便如此,在关键的时候展现出这股强大与非凡,也足以超越一切了。”

    几人正说着话时,一个大笑声从阶梯处出来。

    此人笑得爽快,更带着几分张狂,甚至有些故意为之。

    笑着走来的人正是祝天官。

    终于安排好了一切后,祝天官才有时间前来这里观战。

    可这一看,却让祝天官欣喜万分。

    当初铸剑殿内突然间消失了数百把好剑,祝天官其实一直心中都有疑惑,祝明朗是怎么把那么多剑全卷走的,而且拿去做什么了?

    现在他彻底明悟了。

    原来祝明朗身边还有这样一龙。

    而且这剑灵龙的存在,让祝明朗曾经不可一世的剑修不至于因为修炼牧龙之术而彻底废除。

    甚至,在不久的将来,祝明朗还可能凭借着这种情况,超越曾经作为神凡者难以触碰到的境界!

    这样精彩的一幕,祝天官正好看到。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各大势力都在掣肘祝门,更想要利用这次大比,压制祝门对皇都以外的地方继续扩张,便想出这计谋,将竞逐融入到大比之中……

    以为祝门无人。

    却不知祝明朗一人,光辉便压过了绝大多数势力!

    各大势力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一个逆境转生,不愧是我祝天官的儿子,神凡者的时候锋芒耀眼,转行做牧龙师,一样光芒万丈!”祝天官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此时,也有不少人开始跟着附和。

    祝天官特意留意了一眼安景山。

    发现他这只老狐狸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安景山为安王,乃皇王的异姓弟弟,曾经也为极庭皇朝立下功劳。

    祝天官现在已经清楚自己的敌人是谁了,只是想不到是安王这样级别的人物。

    难怪各大势力那些长老们敢那么猖狂,甚至故意将离川大地的契书放在机关城中……

    但祝门也不是好惹的。

    敌人的攻势,没有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那是祝明朗强悍。

    他们确实践踏了祝门的尊严!

    祝天官自然会加倍奉还!

    “现在就剩下有君级实力的弟子了,不知道他们联手,能否拿下祝明朗。”那位侯爷开口说道。

    “难说,毕竟祝明朗的剑境,可是相当接近雪痕的。”皇妃显然更看好祝明朗。

    “蒲寒容还未出手,他的实力可不逊色于霍尚君。”

    “何清浅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此女可是我一直想要收入门庭的。”那位侯爷说道。

    “赵晨怎么还在观望呢,他是不是看到自己哥哥赵午,开始害怕了?”

    ……

    九军墓、陵墓山上,还想要继续竞逐下去的人已经不剩多少了。

    那些没有达到君级实力的人,自然的退出了这片战场,诱人的锦盒更是一个都不敢拿,毕竟那些将军像可是具有攻击性的。

    祝明朗扫视了一圈,见抵达这最高峰的人不算少。

    这倒是让他很意外,没有想到各大势力弟子中,实力达到君级的也有这么多,更不用说某些傲世天才,他们之中有些不屑在皇都中做这样的争斗,一心问道。

    “很令人头疼,我蒲寒容不喜欢这样的战斗,以多打少。但无奈呀,我家哥哥千叮万嘱,要我拿下离川大地的契书,若你肯让我这个,我可以退出。”蒲寒容走来,笑着说道。

    “你家哥哥是谁?”祝明朗问道。

    “蒲世明,我们蒲族的执掌之一,紫宗林堂主,离川大地的秩序者。”蒲寒容说道。

    “既然是秩序者,他为什么要惦记着离川大地呢?”祝明朗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蒲寒容说道。

    “事实上我这人是很通情达理的……”祝明朗对蒲寒容说道,“比如说没底气的时候,肯定是凡事都有的商量,但不凑巧的是,我今天很自信。”

    “所以没得商量?”蒲寒容说道。

    “岂止呢,现在走还来得及,不然你们好不容易收集的锦盒,也都是我的。”祝明朗笑得灿烂。

    蒲寒容脸一黑。

    难怪叶广会说,这辈子没有见过如此欠揍的人。

    这家伙确实狂妄自大得离谱!

    “蒲寒容,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和他讲那些,他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混蛋,大家一起对付他,他招架不住的!”此时皇族的赵晨开口说道。

    赵晨身边,那骨龙到现在都没有出手。

    仿佛就在等各大势力君级的高手一起聚拢过来。

    毕竟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兄弟赵午被一剑破开胸膛!

    ————————

    (我是不是忘记求月票了~~~)

    (现在求,你们手上还有票吗?)

    (怎么就一个月过去了,整天埋头写作,时间过得还是蛮快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