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威武

也正是这时,一个打着哈欠,穿着宽大龙袍的男子独自走来,朝着那皇位上一坐。

    那位锐国的国辅见到皇王,脸上露出了喜色,急急忙忙跪拜在地上。

    皇王抬起了手,示意国师先停下那些他不感兴趣的议事奏折。

    国师将奏折收了起来,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目光也落在了这名锐国国辅的身上。

    锐国国辅既然前来,而且是这种神色,想必是离川大地的战事终于有了一个结果了。

    毕竟是一块新的领地,一定程度上可以让极庭大陆的人更了解这个世界,那里发生的一切自然是很多人会关心的。

    “说来听听,本皇不是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吗,时间也快到了。”皇王开口问道。

    “皇王,恳请您下令,招安离川大地的统治者,黎云姿。”锐国国辅仿佛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对皇王说道。

    “哦?”皇王挑起了眉毛,有些意外这位锐国国辅这番行为。

    锐国可是千方百计想要拿下离川大地的统治权,而且除却祖龙城邦那联合的四城邦,其他城池、领土都已经沦为了锐国的奴隶城。

    离川大地,最肥沃的显然还是离川平原,而且祖龙城邦也很繁荣,明明时间还有几天,为什么锐国突然间就放弃了?

    “说说实情吧,最好不要对本皇有任何的隐瞒。”皇王说道。

    锐国国辅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喝口水,慢慢说。”皇王倒是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皇王令我们一个月内拿下离川大地的统治权,我们锐国不敢怠慢,耗费大量资金招兵买马,并调集各大城邦的将士,打算一举攻破长峡,挺入离川平原……”

    “以我们的兵力,怎么也可以拿下那片土地,谁知那黎云姿实在狡诈,她让士兵们将长峡直接摧毁,阻碍了我们进军的时间,并亲自率领了一支军卫,攻入到了我们锐国,将……将我们国都给占领了。”

    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锐国国辅仿佛承受着奇耻大辱一般,每个字都是很艰难吐出来的。

    而朝堂上各国的领袖听罢,更是一个个瞪圆了眼睛,露出了惊愕之色!

    锐国?

    被人家攻占了!!

    锐国作为极庭大陆最靠近离川大地的国家,同样是隶属皇朝。

    所以拿下统治权这件事情,自然还是锐国来负责。

    秩序者已经巡查过离川大地,并将那里的势力、军力都做过了一些大致的统计,锐国要拿下离川大地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谁又能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结果!

    没拿下人家的领土就算了,自己的领土还丢了!

    一时间众人还真不好判断,究竟是锐国的统治者是一群饭桶,还是离川大地的统治者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

    “所以你是来向皇朝求救的?”皇王浮起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皇王,我们的军队现在还在离川,退回来守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还是恳请您下达招安令,免得那离川大地的女君屠杀锐国子民啊。”锐国国辅唉声倒。

    ……

    一旁,祝天官注视着祝明朗。

    祝明朗也瞪着个眼睛,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娘子威武!

    说好的死守,等自己拿下了坐镇权,一切再从长计议。

    她怎么就把人锐国的国都给拿下来了??

    如此,皇朝这边估计想不招安都不行了,毕竟从其他国土中调遣军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一旦在锐国国都中发生战乱,锐国局势就会彻底混乱。

    “一个小统治者,我虎龙宗就可以轻松的将他们拿下。”这时,一名宗主开口说道。

    “这位宗主,离川大地现在是我祝门坐镇之地,你是不是想和我们祝门过不去,我先让遥山剑宗去问候一下你们宗林老小如何?”祝天官冷笑一声,对这名虎龙宗林的宗主说道。

    那位虎龙宗林的宗主马上不说话了,脸色却是相当阴沉。

    “如今离川大地已不是无主之地,各大势力最好不好插手战争。”皇妃说道。

    “国师,拟一份招安诏书,让祝门的人去与那离川大地的统治者协商,将人招入皇都,封为离川国君。”皇王开口说道。

    “多谢皇王,多谢皇王,锐国子民感谢您的仁德。”锐国国辅叩谢道。

    “看来我们极庭大陆又多了一国,各位国主们,到时候都见一见这位离川大地的统治者吧。”皇王说道。

    “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新地统治者。”

    “以攻代守,真是始料未及,锐国这一次怕是要成为历史上的笑柄了。”

    “如此也好,离川大地若常年战乱,兴许会破坏掉一些宝贵的物料。”

    众人议论之时,祝天官从自己的席位上缓缓站了起来。

    “让祝雪痕将人护送到皇都来吧,毕竟离川大地对我们极庭皇朝的了解并不深,有祝门的人前去招安会好许多。”皇妃开口说道。

    “好……哦,想起来了,安王向我告状,祝明朗又藐视皇族,还杀了赵晨,可有此事啊?”皇王突然将目光落在了祝明朗身上。

    祝明朗有些尴尬。

    为什么要用又呢?

    “皇王……”祝天官起了身,正要解释。

    皇王示意祝天官坐下,他用手指了指祝明朗道:“你自己来说,我听一听。”

    祝明朗站了起来。

    皇王打量了祝明朗一番,接着质问道:“你就是砍了赵尹阁手脚的小子,不是被我放逐出皇都了吗?”

    “皇王,三年已过。”祝明朗回答道。

    “哦,什么时候回来的?”皇王问道。

    “上个月。”

    “才回来一个月,又杀了一皇族子弟,你祝明朗是对我们皇族有什么不满吗?”皇王说道。

    “大概是小世子对我依旧心存愤怒,于是成立了什么皇少帮,要在势力大比中致我于死地,我只好反击。”祝明朗说道。

    “你与赵尹阁的恩怨,是我亲自处理的,我说过,谁若再纠结此事,便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九军墓山,各大势力长老都在,你们与我说,是谁先动的杀心,赵尹阁世子派系的赵晨,还是祝明朗?”皇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