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滚为敬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云中河终于问出了这句话来。

    见识了祝明朗的出剑,云中河才意识到自己的剑法是有多么幼稚。

    他的每一剑,都气势磅礴。

    他每一个招式,都惊涛骇浪。

    九军墓山上有那么多弟子,有上百条主级实力的龙兽,竟被祝明朗一人挡下,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个人站在和祝明朗一样的最高处。

    作为遥山剑宗的堂主,吴枫此刻脸上的惊愕之色不比云中河少。

    事实上看到这一幕后,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是,飞回遥山剑宗,然后摇醒成天装睡的剑尊老太公,大声质问:为什么从没有人告诉过自己,剑陨阵是剑法!!

    是的,作为堂主,吴枫也不知道这件事。

    只看到了祝明朗施展出剑陨剑法,他内心的震撼不低于云中河啊。

    “他出第五剑和第六剑了!”吴枫痛心疾首归痛心疾首,目光却不愿意从祝明朗身上移开。

    此刻祝明朗挥出了第五剑与第六剑,这两剑是同时用出的。

    是双子剑!

    一雷,一火。

    雷剑如群雷乱舞,轰得霍尚君的两条龙君节节败退。

    火剑似火山喷发,将皇少帮那群牧龙师给灼得苦不堪言。

    第七剑,祝明朗指向了温梦如。

    温梦如已经离他非常近了,这位缈山剑宗的首席弟子也是君级的修为,她的实力远非山下那群势力子弟们可以比的。

    她也是少数能够从祝明朗这六剑中挺过来的人。

    当然,并不是她抵挡下了祝明朗这六剑,而是祝明朗这六剑挥向的是这整个九军墓山不愿意滚蛋的人,有近百人,龙兽数量更多!

    温梦如眼神凌厉,她剑法快而狠,正是她将祝明朗面前那一直残存着的八卦气痕给击破,迎面相击。

    祝明朗顺势打出了第七剑,那剑具有可怕至极的贯穿之力,而且出剑的速度迅如闪电!

    “唰!”

    温梦如反应很快,她看准了祝明朗出招的角度。

    她立刻横剑,用坚硬的剑背来抵挡。

    剑背不偏不斜,正好挡在了祝明朗剑尖处,温梦如有些苍白的脸颊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

    她会借着祝明朗手掌被自己剑背震伤的这瞬间,将防守转为攻势!

    她身子顺势一旋,打算避让开祝明朗这一剑的后劲,就在她舒展开手臂,要使用月华斩时,她全身突然一阵莫名的虚脱,就像是一位舞女在华丽的舞姿中忽然昏厥过去了那般……

    斩去的动作更在一半就停止了。

    温梦如站都站不稳,有些瘫软的跪坐在地上,手臂根本抬都抬不起来。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手臂处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窟窿,血从这窟窿中涌了出来。

    同时,温梦如余角中望见,远处的迷墙上,同样有一个窟窿,这窟窿,让迷墙上之上那数千人惶恐不安,整吓得四处逃窜!

    从这里到迷墙,有半座城的距离啊……

    温梦如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不愿意松开。

    可她的手臂开始失去知觉,她抬起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祝明朗,眼中充满了不甘,也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上一次他们真正面对面交手,祝明朗用三招将她击败。

    这一次……

    算是只用了一剑吗?

    明明修为相差不大,即便是祝明朗此刻完全拥有了剑灵龙的修为,他应该修为也没有达到上位君级,为何可以这样碾压同样在这个修为的人??

    难道这就是剑境吗??

    到底相差了几个境界!!

    温梦如一阵苦涩,到头来自己还是没有弄明白这一点。

    这是第七剑。

    攻击的只有温梦如一人。

    只是温梦如手臂上的窟窿,让她难以再挥剑了。

    她意识到自己离祝明朗太近,若保持距离,还可以有机会周旋。

    近身击剑,全力挥动,必出胜负。

    ……

    祝明朗此刻已经施展出了剑陨剑法的第七剑,南玲纱看得很认真。

    他的每一剑都惊心动魄,每一剑都让人记忆深刻。

    “有些生疏了,现在最多只能够施展七剑。”祝明朗平静的吸了一口气,稍稍调息了一番。

    只是,他调息之时,陵墓山的山坡上,早已经倒了一大片牧龙师与神凡者,他们有些甚至如死人一样瘫在黑色的泥土之中,一动不动。

    不过,他们身上都没有什么过于致命的伤痕,祝明朗的前六剑,都是巨大范围的剑击洗礼,主要是让他们所有人知难而退,而非是进行杀戮。

    昏倒的,口吐白沫的,吓得瘫软的,骨头松散的……

    这一番横扫,让那些在九军墓山徘徊的人们终于意识到实力的悬殊,锦盒再怎么诱人,他们也丧失了争夺的意志。

    当然,那种挫败感才是最疼痛的。

    大家都为弟子,都是年轻一辈。

    为何他一个人可以将这么多人给击垮。

    都为修行者,祝明朗仿佛是战场之中的雄将,他们所有人只是平凡的兵卒,这种被人以一敌百的滋味,可是会在心底蔓延,并狠狠的摧残着他们那一颗坚定、固执的修炼之心!

    “我选择滚了,各位呢?”这时那几个最早与祝明朗相遇在石城的小族门子弟说道。

    当时他们还在与武宗的几个小弟子争夺润雨城的契书。

    可见到冰辰白龙的强大后,他们立刻转身逃走,算是逃过了一劫。

    而这次趁乱进入到九军墓山中,本来也只是想碰一碰运气。

    看到一大群人冲向陵墓山的时候,他们以为有什么宝贝降世了,纯粹是一种好奇心趋势的往上山跑。

    那么多人,那么多龙,他们也没觉得什么好怕的。

    哪知道会是这么一个场面。

    上一次滚得还有那么一点心有不甘。

    这一次他们滚得是如释重负,甚至因为上去的慢,离得更远,他们伤得远没有山坡更高处那群人那么重,有那么一点点小庆幸。

    但是,祝明朗视线能够看见的地方,他们是一刻都不敢待了!

    很多人都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能怎样。

    这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小角色能够待的战场了。

    何况缈山剑宗的首席,温梦如,作为君级修为的人,不也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