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都要

云中河咬着牙,看得出来,这剑陨阵让他支撑得非常吃力。

    现在要勉强站起来,云中河也可以做到。

    只是再看这位女画师的状态,云中河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战胜她了。

    他终于低下了头颅,脸上再没有那桀骜之气。

    “云中河败了!”

    “他不是遥山剑宗首席大弟子暗吗??”

    迷墙处,人们一片惊呼。

    南玲纱的画影,站在远处的人是根本看不清的。

    所以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云中河这样强大的剑师究竟是怎么败的。

    城楼上,遥山剑宗的吴枫摸着自己的下巴,陷入到了短暂的沉思中……

    他们遥山剑宗这一次可是只有云中河一人参加大比啊,眼下云中河自己作死,被淘汰了,他们遥山剑宗岂不是亏大了!

    ……

    没多久,云中河就离开了机关城。

    他沿着迷墙之上,朝着城楼的位置走去。

    周围有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其中应该也有不少是修行者。

    但云中河脑子里依旧是之前战斗情景。

    他想知道,若自己没有大意的话,究竟会有几分胜算??

    “吴枫师叔,弟子让遥山剑宗蒙羞了。”云中河到了城楼,看到了吴枫,有些惭愧道。

    “没事。”吴枫拍了拍云中河的肩膀,接着道,“皇都的人都知道,祝明朗才是我们遥山剑宗的牌面。”

    云中河哭笑不得。

    以前,云中河只是一心想要打败祝明朗一次。

    现在这个目标变了,变成要如何打败他身边的女人。

    “我会闭门思过的。”云中河低声说道。

    “闭门思过就算了,这种事情对我们遥山剑宗产生不了什么效益,罚你去给一些小国押运国物吧,好好磨砺磨砺,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吴枫说道。

    “是!”云中河说着,目光已经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机关城。

    机关城内,祝明朗、南玲纱、秦杨正在朝着一片更大的石岗中走去。

    似乎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宝物,他们燃起了烽烟竹筒。

    烽烟呈现的是紫色,这说明他们手上具备紫色级别的宝物。

    皇都是希望这一次竞逐更有观赏性的。

    他们安排在机关城的锦盒,都做了颜色的标识。

    而交给每一个入城弟子的烽火竹筒,也都有颜色区分开。

    从白色到蓝色,再从蓝色到紫色,以及最后的紫红色,一共分出了五个档次。

    得到的锦盒之物,是什么颜色,就需要用相应颜色的烽火竹筒来告知空中巡逻的裁判。

    而裁判也只会收走相应颜色的锦盒宝物,而不是将你所得的锦盒宝物一起拿走。

    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增加所有弟子之间的争斗。

    尤其是好东西,若想要提前认主,就必须燃起颜色更深的烽火竹筒,同时也会告知周围所有的弟子,此处有高级锦盒!

    “紫色、紫红色?”云中河有些诧异道。

    祝明朗那边,很快又燃起了最高级的紫红色烽烟!

    像云中河刚才得到的那矿山地契,大概也只是第三个级别的锦盒。

    所以他燃起的烽火为蓝色。

    而祝明朗先燃起了第四个级别的紫色,随后更燃起了第五个级别的紫红色烽烟!

    这家伙手上,到底有多少件宝物啊?

    他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拿到这些顶级锦盒的!

    ……

    大比竞逐已经进行有一些时间了。

    机关城中确实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一缕缕细细的烽烟。

    只是全城最引人瞩目的,绝对是那紫色与紫红色的烽烟,连那些迷墙上的民众、修炼者们都看得眼馋。

    “很多人都往紫色和紫红色的烽烟靠过去了,他们都想要争夺锦盒!”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紫红色的烽烟吧,相信很多自恃实力高强的人都不愿意错过这个宝物。”

    一时间,各处迷墙上,各处城楼的人们注意力也都落在了那紫红色的烽烟上。

    巡逻的裁判,也看到了紫红色的烽烟,其中一名棕色长发的裁判飞向了那里,他的双臂展开,似一只大雁,显然是一名神凡者。

    这位裁判倒是很早就抵达了那大石岗位置,他看了一眼烽烟,又看了一眼燃起烽烟的人。

    “你可以现在将紫色、紫红色锦盒交给我,但你需要处理掉身边的所有威胁,它们才属于你。”这名棕色长发神凡者开口说道。

    祝明朗露出了笑容,对这位发型独特的裁判说道:“我并没有紫红色锦盒。”

    “既没有,为什么要点燃烽烟!”这名棕色长发裁判皱起了眉头道。

    “他们的身上或许有。”祝明朗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

    棕色裁判环视了一圈,发现这石岗附近已经出现了七八波人,他们显然都想要祝明朗手中的紫红色锦盒。

    很快,这名裁判明白眼前这名青年在做什么了!

    用烽烟来引人过来!

    紫红色的烽烟,是最高级的了。

    敢过来争夺的人也基本上是各大势力的一些很出众的大弟子。

    他们既然在机关城中待了这么长时间,肯定已经有了不少收获。

    将他们聚过来。

    一网打尽!

    祝明朗手上的几个地契,可都没有达到紫红色的级别。

    考虑到一个一个的去找,亦或者追寻着别人的烽烟,那还不如自己点燃一个最引人注目的烽火,将附近的人全部骗过来……

    “各位,你们身上的锦盒,我祝明朗全要了!”祝明朗看着那些贪婪的弟子们已经打算动手了,无比狂妄的高声道。

    所有抵达大石岗的弟子们都傻眼了。

    他们才是来打劫的啊,怎么反而被打劫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才三个人,凭什么打劫他们啊?

    “白岂、黑牙、青卓,解决他们!”祝明朗的三主宠已经召唤出来。

    冰辰白龙在空中,长吟了一声。

    空气之中有一道道冰帘之界落了下来,将那些还在观望的弟子们困入了大石岗中。

    除此之外,一道道墨墙莫名的拔地而起,如一只亘古之龙,庞大的轮廓将这大石岗给围了起来!

    一些见此处根本没有紫红色锦盒的弟子想要撤离,却立刻被锁在了这龙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