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王野心

两大君级之龙。

    没有剑醒,一样不惧绝大多数强者!

    祝明朗在机关城中那么嚣张,疯狂的掠夺各大势力用来做彩头的灵资是为了什么?

    要知道很多牧龙师,不是占领城池,收取巨额赋税,就是四处奔波劳碌采金,为得不就是不让自己的龙不输在起跑线上吗??

    能用最好的,绝对不拿差一个档次的!

    尤其是一听闻小白岂可以突破到中位君级!

    “怎么之前不和我说呢,是不是又忘记了?”祝明朗问锦鲤先生道。

    “没有啊,只是觉得你那个时候买不起,又厚不起脸皮向你父亲要钱……”锦鲤先生回答道。

    祝明朗脸一黑。

    自己难道长得真就是穷逼样吗!

    龙就是要富养。

    富养的龙,和穷养的龙,上限就不一样。

    小白岂虽然不靠什么灵资强化,就可以展现出无比强大的天赋与实力。

    但在本身就天赋强大,血统高贵,实力出众的情况下,又舍得下血本,绝对可以再拔高几个境界!

    当然,倒不是以前祝明朗不舍得花钱在小白岂身上。

    而是能够让小白岂这种级别的龙有所提升的灵资,都是十万金起步。

    那个时候,连口粮问题都有些处理不好了,自然就不可能往强化灵物上考虑了。

    反正资金不充足的时候,就一步一步往上爬,总会飞黄腾达的。

    资金充足时,就可以大步向前跨,哪怕有一些资金上的浪费,为了能够更早的拥有强大实力,无需在意!

    唉,这种势力大比,能多举办几次就好了。

    皇都,终究还是富饶啊!

    ……

    风和日丽,是一个祝明朗喜欢的有白云舒卷的天气。

    祝明朗与祝天官站在皇宫前,身后正是那古铜战场。

    “赵王要你入朝堂,主要还是你杀了赵晨的事情,不过你放心,这件事为父已经处理妥当了,你要做的只是往朝堂上一站,保持沉默,出席一下,听取一下皇朝对你的判决就行了。”祝天官说道。

    “这一次他们打算怎么判我?”祝明朗问道。

    “还能怎样,继续放逐,至于是几年,就看皇王的心情了,主要是安王从中作梗,不然根本就没有判决这一说。”祝天官冷哼一声道。

    “安王才是我们祝门的敌人啊,没有想到是这种级别的大人物。”祝明朗说道。

    极庭皇朝有三王。

    都是皇朝最高统治者,其中安王和皇王是异姓兄弟,此人一直与各大势力关系深厚,与皇妃一样,是极庭皇朝维系各大势力关系的重要领袖。

    “以前我们祝门还没有现在兴盛时,安王就多次想要将我们族门纳入他的王庭,让我们祝门成为安王王庭的附庸。”祝天官说道。

    “野心不小啊,不过他低估了祝门,也低估了父亲的雄心,怎么会去给人家做苦工呢?”祝明朗说道。

    祝门还是六大族门之末时,确实非常不容易。

    主要是祝门掌握着整个极庭皇朝最杰出的铸艺。

    无论是神凡者、牧龙师,还是战争修罗场,都需要武器、盔甲。

    拿下了祝门,等于掌控了一条贯穿了整个极庭大陆的重要脉络……

    毕竟皇朝并非掌控着极庭大陆的一切王国,一切势力,他们只是龙头老大,可同样会因为岁月变迁,势力兴衰而改朝换代。

    如今的各大宗林,各大族门,都曾经扶持过一个皇朝,祝明朗记得祖父曾经告诉过自己,在极庭大陆上千年前,皇族是姓祝的!

    所以哪怕是皇族,也在不断的笼络人心,不断的拆解势力,不断的扩张领地。

    同样的,各大势力也在做一样的事情。

    所以前几日在祝门外庭看到了棋宗的人,祝明朗一点都不意外……

    小势力,若不安分守己,很容易就会被大势力给吞并。

    要不然就躲离皇都,在其他王国中找寻崛起之路,可那样也和被放逐没有什么区别,在皇都得到的资源与机会,远非偏远之地可以比的。

    “你离开皇都后,也不用替祝门担心,好好过你的日子去,反正你也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从小你姑姑就给你灌输,修行才是王道,我们祝门确实也缺一个能打的。”祝天官对祝明朗说道。

    看到祝明朗那天的表现,祝天官心中其实比谁都喜悦。

    他从不强求祝明朗一定要继承家业,一定要学会铸艺。

    但祝天官希望祝明朗能够有自己的立足之本,不会因为真正需要实力的时候,只能够唉声叹气,不会因为受到屈辱的时候,忍气吞声,更不至于受到迫害、残害时,毫无还手之力!

    祝明朗杀了赵晨。

    祝天官从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相反,这才是祝门该有的骨气。

    安王因为祝门的不屈从,不断的挑衅祝门的底线,祝桐的死,仅仅是他们无耻行径之一。

    面对这样的事情,就不能无休止的忍受!

    也幸好是祝明朗回来了。

    也幸好他是这个脾气。

    也幸好他依旧拥有碾压他人的实力!

    赵晨算个什么东西?

    身份还没有赵尹阁尊贵。

    祝明朗把赵尹阁废了,也就放逐个几年。

    这赵晨死了,要不是安王一直死咬,祝明朗连今天出席都没有必要。

    他祝门中的唯一公子爷,杀了你一个皇族子弟怎么了?

    更何况还是对方先下杀手在先。

    “其实你要觉得委屈,继续留在皇都也可以……”祝天官终究有些不满。

    尤其是这个判决。

    凭什么要罚?

    祝天官可不会怕这个安王!

    “父亲,没那个必要,我本就不喜欢待在皇都。四处流浪挺好的,见一见不同的国度,看一看不一样的风景。”祝明朗摇了摇头。

    “行吧,争取下次回来,再带一个儿媳妇。”祝天官点了点头,也知道放逐出皇都,对祝明朗来说根本不是惩罚。

    “……”

    进入到了朝堂,祝明朗坐在了祝天官的旁边。

    皇王没有在皇椅上,是一位国师在谈王国之事。

    事情应该是一件一件处理的,轮到判决祝明朗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祝明朗对其他事情没多大兴趣,打着个哈欠。

    突然,一名小国国辅从朝堂外匆匆忙忙走来,他见皇位处皇王不在,顿时六神无主。

    “他是锐国的国辅,应该是离川大地战事有变了。”祝天官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皱起眉头。

    进攻祖龙城邦的军队,正是瑞国之军。

    坐镇权是已经拿下了。

    可统治权却要看战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