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陨剑法

南玲纱望着山坡处的人群,蹙着眉来。

    这九军墓山中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多,而且他们显然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枚这里的锦盒。

    “吼吼!!!!!!!”

    龙群咆哮,这其中更不知有多少牧龙师,一时间半坡被巨龙与古龙身影给占据,而天空中,更盘旋着诸多苍龙!

    吼声震耳欲聋,它们的目标既然一致为山顶上的祝明朗,于是这些龙兽一边冲向山顶,一边朝着山顶上吐息!

    群龙吐息,可以看到不同颜色的能量在陵墓山中喷涌!

    烈焰吐息、冰霜吐息、泯光吐息,雷霆咆哮,嘶颤咆哮,音爆咆哮……

    五颜六色的毁灭吐息在陵墓山上方交织成了一个恐怖无比的画面。

    面对这龙兽们的吐息洗礼,祝明朗朝着空气挥剑。

    这一次他的剑速显得有些缓慢,更像是在用剑描出什么形状。

    “八卦剑!”

    随着祝明朗最后一剑完成,他剑痕所过的地方,突然浮现出了一青色的图痕,呈现出来的模样正是一座八卦台!

    一旁的南玲纱有些意外的看着这剑痕。

    这不就是自己在遥山剑宗山庄前描画的那八卦石台吗。

    但祝明朗却用剑法将它在空气中划出,剑痕气鸿所形成的八卦盾,更是惊艳!

    八卦剑鸿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屏障,所有的吐息与咆哮都阻挡在了这一剑招下,可以看到那些汹涌如惊涛的元素能量、战技震颤、玄法冲击统统搅在了一起,在祝明朗身前十米左右的位置形成了肆意的力量风暴,偏偏无法伤到八卦剑盾中的祝明朗。

    “嗷!!!!!”

    金穹龙在陵墓山上方,在祝明朗的头顶处。

    它尾巴垂落下来,并且开始大力的搅动着。

    翻江倒海!

    金穹龙正在使用它的苍龙玄术。

    尽管这里根本没有一滴水,但金穹龙搅动的并非真正的江与海,而是气江风海,正是乾坤中的一切!

    金色的气流在翻涌。

    金色的风涛在席卷。

    金穹龙的苍龙玄术胜过了所有的龙兽吐息,甚至威力要比那些主级龙兽的总和还要强劲。

    就看见九军墓山中那些厚重的石棺,巨大的岩石,矗立的雕像,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翻涌,它们没有规律的滚动着,相互撞击在一起,有些甚至直接被搅碎!

    祝明朗正处在金穹龙这苍龙玄术的最中心,他周身那八卦气鸿在此刻才终于暗淡了几分,正在被金穹龙这玄术给瓦解。

    只是,他似乎一点都不为此担忧。

    他看了一眼涌来的龙群和人群,又看了一眼南玲纱。

    “其实剑陨阵并不是阵法,而是剑法。”祝明朗对南玲纱说道。

    “看好,这是第一剑!”

    祝明朗自然知道,南玲纱为什么只能够临摹出剑陨阵的其中四剑,并非她的境界还不够高,而是她误解了剑陨阵的真谛!

    南玲纱眸子明亮,却也是专注的凝视着他。

    剑陨阵也算是她掌握强大力量中的少有画作,她心中也存在着诸多疑惑。

    毕竟仅仅发挥出剑陨阵四剑的威力,便已经可以击垮遥山剑宗首席大弟子云中河了,若可以明悟这剑陨阵真正的神韵与灵魂,这画作还可以发挥到更极致!

    第一剑。

    是一把巨剑。

    祝明朗手中的剑灵龙并不算是那种巨重之剑。

    可就在祝明朗单手平举之时,南玲纱却看到了祝明朗的身后,浮现出了一座如山峰一样的巨影。

    剑影如峰,气势恐怖!

    祝明朗终于落剑,就看到天穹之上,一道真正的山峰剑影入霹雳一样落下。

    山峰剑影笔直而坠,正好从金穹龙的身躯上掠过,金穹龙仿佛被山峦给压住了脊背一般,猛的坠向大地!

    山峰剑影落入山坡,宛如一座丰碑,带着某种镇压之力。

    一时间那山坡中奔袭而来的古龙、巨龙也似承受着泰山压顶,竟然举步艰难,竟然承受不住这样的剑压,匍匐在了地上!

    压迫感袭来,剑影山峰矗立,陵墓山的坡道上不知倒了多少牧龙师。

    他们每个人都和自己的龙兽一样,像是背负着巨石重剑,无论多么坚毅的人,都难以挣脱这剑影镇压!

    “这是第二剑。”祝明朗再次开口道。

    第二剑指出。

    修长纤细的剑身如一条白色的气蛇,迅速的从陵墓山最高处打出,并在南玲纱的目光中化作了一白色狂蟒!

    狂蟒扭动身躯,横扫四方,灵动而充满力量,可以看到那些在空中盘旋的飞龙们,被这剑气之蟒给统统扫落了下来!

    许多牧龙师就在他们的飞龙背上,原本剑影山峰的镇压另身处在高空的他们逃过一劫,却不料祝明朗第二剑出的这么快,而且那剑气之蟒完全就是一通天神蟒,长空那么广,却容不得任何一头龙兽盘旋!

    “第三剑!”

    祝明朗剑突然抽回,而这抽回之力,却让陵墓山震了震。

    南玲纱有留意到,祝明朗手中的剑上有无数的气丝,这些气丝在他迅猛回剑时仿佛将周围的空气全部给抽走了。

    紧接着,这九军墓山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剑啸,似千军万马从远处奔腾而来,更似真正的海啸翻卷,所有人置身其中,头昏目眩,五脏六腑更是错位了一样难受痛苦!

    “第四剑!”

    随着祝明朗轻喝一声。

    九军墓山那整整九座陵墓山峰,却不知为何出现了无数可怕的裂痕,从迷墙之上与城楼之上望去,九军墓山像是被什么给撕开了那般,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裂谷!

    城楼之上,遥山剑宗的首席大弟子云中河看得已经呆住了。

    他望着被祝明朗这第四剑撕开的九军墓山,又将目光缓缓的转向了旁边的师叔吴枫。

    从来就没有人告诉过他,剑陨阵是剑法!

    祝明朗这每一剑,分明就是展现出剑陨阵中每一把古剑的特性……

    巨剑、云剑、啸剑、裂剑!

    当初南玲纱画出的剑陨阵,出现的那四剑画影明显是有偏差的,而祝明朗此刻将剑陨阵真正的力量给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