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剑阵

“似乎很一般?”

    这句话,仿佛瞬间戳中了云中河的死穴。

    云中河手中的蓝剑,轻轻的颤了颤。

    他的目光落在了南玲纱身上。

    他打量了一会,这才冷冷的说道:“我听闻过你,画师南玲纱。只是,你以为略胜了紫妙竹,便可以胜得了所有剑宗弟子吗?”

    “换做是我,对付这些乌合之众,只需一招。”南玲纱看了一眼乱石岗上那些狼狈不堪的黄门、齐族子弟。

    黄门齐族子弟伤痕累累的爬起身来,正灰溜溜的离开,听到南玲纱这句话,更是脚下一滑,再一次摔入了石岗之中……

    尤其是那同样是剑修的齐族弟子,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你们争锋相对就争锋相对,干嘛鞭我们的尸啊,迷墙上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族门已经够丢人了!

    “谁会对付不在同一个境界的人,使出全部的实力?”云中河微怒道。

    南玲纱不再与云中河多说,她的发丝,无风而飞舞,她手中的墨笔,不知何时已在自行抒写,可以看到南玲纱的周身浮现出了一条墨龙龙影,盘在她那婀娜妙曼的身姿之外。

    云中河见对方已经出手,更不再犹豫。

    他手腕一挑,剑尖划破空气,顿时刺耳的声音传出,就看见剑尖有一气鸿,形成了更庞大的剑威,试图将南玲纱给震飞。

    南玲纱身上的墨龙,却固若金汤,那剑气气鸿无法在这片区域蔓延开,反而是迸溅向了两旁的树木,将树木炸得粉碎!

    “画江游龙!”南玲纱突然低吟。

    就见那墨笔不知何时落在了她的手掌心上,南玲纱顺势抒画,仅仅是几笔,却波澜壮阔!

    顿时,墨浪翻涌!

    一条滚滚之江成在那长线条中形成,纵然只是几笔再简单不过的勾勒,却可以从那形体中感受到大江的气魄,宛如面前就是一道飞奔的江流!

    江流内,有相似的游龙,那龙身威武,贯江而过,让这本就汹涌奔腾的画墨之江变得更加恢宏,震得周围的乱石岗频频颤抖!

    “轰隆隆~~~~~~~~~~~~”

    江河倾泻,响声巨大。

    起初云中河以为这画出的江河不过是幻术,只要心静神宁,便可以破了她的这画术。

    可是让云中河想不到的是,南玲纱的画师境界早就达到了栩栩如生的级别。

    她所画的是什么,便是什么。

    江河,就是江河,冲击而下足以将山丘都给冲垮填平!

    云中河大惊失色,利用自己疾驰的身法,想要避开这江河的正面冲击,但江河之中可还有墨画游龙,这些游龙威力却要比水流强大数百倍!

    乱石岗瞬间崩塌,江河掩埋,游龙所过之处更是出现了恐怖的沟壑。

    云中河到了乱石岗顶部,一跃而起,手中的剑倾斜的指向大地,顿时剑光如梭,飞向了那些游龙,精准的将那些追击而来的游龙给全部斩去了头颅。

    身轻如羽,云中河保持着轻翔的姿态,慢慢的从高处飘落下来。

    未等他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时,他的脚下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

    深渊漆黑一片,根本望不见底部,更可怕的是,深渊之中,更像是有万鬼哭嚎,正迫不及待的要将自己拖拽下去,然后吃肉噬骨!

    云中河望南玲纱的方向望去,见这画师不知何时又做了一幅画,画布上正是一让人看一眼便头皮发麻的鬼门。

    云中河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的上方正是那画出的鬼门,而自己其实已经进入到了鬼门之中!

    云中河举剑乱舞,想要将那鬼门给打碎。

    但鬼门越来越高,如同“跌入”云端,云中河再看了一眼自己脚下,发现自己深处深渊的黑暗中……

    是自己在快速的下跌!

    这个下跌过程,让云中河呼吸变得困难,全身更像是被挂上了重重的铁铅,剑都拿不动了!

    大汉已经淋漓,云中河不敢再对这画师有半点藐视之意。

    他沉心静气,以剑为垫脚石,猛的朝着那越来越高的鬼门飞去。

    剑在极速下落,而云中河穿过了鬼门,逃离了这古怪至极的鬼门深渊。

    终于,那种不适感消除了,云中河下意识的想要拔出自己另外一把剑,毕竟他将蓝剑舍弃在了鬼门深渊中。

    结果让云中河恼羞不已的是,蓝剑就在他脚下。

    被他踩在了泥土里。

    他的周围,根本没有什么鬼门。

    自己也没有坠入到深渊,他一直在原地。

    刚才所看到的,不过是一场噩梦。

    而南玲纱画出的那鬼门深渊,本就取自于一场噩梦!

    虚虚实实。

    云中河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第二幅画才是画术幻境,而自己产生的各种不适,也无非是梦境一般的压迫!

    “听闻过踏剑飞天,没见过这御剑踩泥巴的招式,哈哈哈!”迷墙之上,已经有人发出了大笑声。

    人们可看不到南玲纱画的鬼门深渊,只是云中河的行为,实在古怪,根本不像是一个剑师高手,反而像孩童在模仿戏里面的动作,有些滑稽可笑。

    神凡者里面,有人眼力好,有人听力好,有人灵识强大。

    不巧的是,云中河就是听力好的类型。

    他听到了远处迷墙上大家对他的嘲笑。

    这让他又羞又恼。

    将脚下满是泥土的蓝剑给拾了起来,他手腕一抖,顿时蓝剑震去了所有的污垢,再一次光鲜无比。

    他意识到不能与这个画师远攻,层出不穷的画影,让他很难判断真假。

    他选择疾突近身。

    云中河飞驰,身影再一次化作了好几道,这一次不再是三道,而是有五道。

    正如他说的那样,对付刚才那群人,他保留了一定的实力。

    这一次他展现出的速度,还有境界都更高一层。

    “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花里胡哨。”祝明朗对云中河的剑境嗤之以鼻。

    五道疾影,自然是从五个不同的角度发出攻击,祝明朗其实一眼就识破了云中河的招式,他这几个看似强大的攻击,都只不过是故弄玄虚。

    他真正的杀招,会迟半分到来,五个疾影不过是想让南玲纱在慌乱之中露出破绽……

    南玲纱没有看破。

    但她的应对方式也简单粗暴。

    她脚下出现了一个黑白八卦图,随着南玲纱立起笔尖,这黑白八卦图便也竖了起来,横在了云中河的攻击面前!

    云中河作为遥山剑宗的首席大弟子,怎么会认不得这八卦巨石台。

    不就是他们山庄前的那个石台吗!

    不管是五个试探与压迫的剑影突袭,还是云中河随后而来的真正杀招,统统拦在了这八卦石台之图的后面。

    云中河的实力确实要比紫妙竹强很多,他最后的一剑,却是将南玲纱的八卦石台图给击破,迫使南玲纱不得不向后退去,与云中河保持一定的距离。

    “画术,不过如此!”云中河见南玲纱被自己逼退,嘴角也浮了起来。

    “云中河啊云中河,什么时候你能够收起你的那副脑残自负,什么时候境界才能够再提升一个级别。她既然可以画遥山剑宗的八卦石台,便可以画我们遥山剑宗的剑陨阵,蠢货!”祝明朗摇头叹气道。

    云中河听到这番话,立刻朝着脚下望去。

    他击碎八卦石台的地面上,不知何时被画上了一幅地画!

    这地画中,描出的正是遥山剑宗最有名的景象之一,剑陨阵!

    这阵图,由十七柄古剑组成,而每一把古剑都是遥山剑宗宗主所用之剑,他们归于尘土之后,便将自己的剑炼成陨剑,用来守护着遥山剑宗。

    南玲纱参观过遥山剑宗,而她逗留时间最长的景象并不是八卦巨石台,正是这岁月悠久,可以焕发出无穷锁身定魂之力的剑陨阵!

    她画了出来。

    画在了地上。

    仿佛将遥山剑宗的剑陨阵临摹到了此处。

    尽管远无法和真正的剑陨阵相比,却已经初具神韵与威力!

    “嗡!!!!!!”

    一声声颤鸣,十七把宗主古剑由地画中显现,它们似十七名绝世强者,浑身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严。

    第一把古剑,剑身硕大,它飞向了高空,又猛的插落在大地上。

    大地瞬间似湖泊,出现了涟漪,荡开之时,一股巨大的下沉之力施加在了云中河的肩上,云中河发出了一声轻喝,凭借着自己的一身剑气气鸿抵挡了下来。

    可很快第二把古剑,剑身修长,它从云端之中落下,倾斜的刺入到云中河不远处的地面上。

    霎时,一座无形的山峦,压在了云中河的背脊上,让云中河身躯直接弯了下去,险些直接扑倒向泥土里!

    第三把古剑缭绕极旋,它剑身有齿,随着它旋转,空气开始剧烈的搅动,云中河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海啸漩涡中,整个人昏厥想吐。

    第四把古剑再现,云中河猛的跪倒在地上,膝盖都好像撞碎了,发出了一阵悚然的骨裂之响。

    而云中河也算是倔强,这都没有喊出声来。

    他面色苍白,神情痛苦,一双眼睛更是不甘的凝视着这个画师南玲纱。

    “剑陨阵,我只可以画出四剑……不过,你已经输了。”南玲纱走来,对云中河说道。

    云中河看着她。

    发现她脸颊、脖颈、白皙完美的肌肤上甚至连一滴汗珠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