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醒(下)

南玲纱收回了目光。

    此时她看到了祝明朗的手掌,他的掌心处,布满了焕发着碧血之光的剑纹!

    再看了一眼剑灵龙,它终于饮了最后的一丝血,来自于温梦如这个剑师的虎口之血,亦如当初祝明朗每日练剑时滑落在剑灵身上的鲜血。

    很多时候,眼前的男子,给南玲纱的感觉就是一种儒雅随和,甚至内敛而散漫,但此刻的祝明朗,双眸如有火焰,令人无法直视。

    他身上的气质,在随着剑纹的扩散而发生巨大的改变,英气逼人,凌厉桀骜……

    “还是见一见你的真面目吧。”南玲纱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打算再选择任何一个对手了。

    这些人,既然都是冲着祝明朗来的。

    那就由祝明朗自己解决。

    而且南玲纱也知道,自己前来保护他,其实是有些多余了。

    自己要做的,只是看着……

    “好。”

    “我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拿得了剑,但莫邪的存在,让一切又变了。”

    祝明朗对南玲纱说道,这番话更像是在对他自己说的。

    陵墓山峰,将军巨像的后面,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已经抵达。

    其中一位手中竟持着一柄黑剑,那剑有暗雾缭绕,同时将赵午整个人也笼罩在一层诡异的阴影中。

    他在靠近祝明朗。

    他同时也在注视着半空中的剑灵龙。

    而赵晨在更后头一些,但他前方却有一骨龙,这骨龙阴煞至极,在这陵墓地带,更显几分可怕。

    体型上,骨龙不巨大,可迷墙上的人们看得出来,那是一头骨龙龙君!

    又是君级。

    敢爬上这陵墓最高山中的,似乎都有这君级实力!

    这皇族两兄弟已经铁了心要攻击祝明朗了,他们才不愿去浪费那个精力与剑灵龙纠缠。

    他们离祝明朗很近很近!

    终于,赵午率先出手了。

    他身如夜鸠,极快的掠过了将军巨像,手中的黑剑更盘起了一道黑风剑气,让他这一招变得更迅猛而诡异!

    同一时间,祝明朗手掌的掌纹明亮至极。

    明知身后有有杀意,祝明朗却未转身,他伸出了手来,呼出一声:

    “剑灵龙——剑醒!”

    剑灵龙在半空飞梭,它的剑身已经炙热到刚从熔炉中取出来一般。

    它飞向了祝明朗。

    它飞入到祝明朗的手中!

    祝明朗牢牢的握住,霎时,一股剑势以祝明朗为圆心豁然席卷。

    这剑势不是什么气息,而更像是一团在熔炉中释放出来的热浪,可以看到那滚烫炽热的气鸿如天火坠入凡间大地,澎湃而汹涌,壮丽而又恐怖!

    剑絮,缠在了祝明朗的手臂上。

    掌上的剑纹与剑柄上的纹理相互呼应,封存在剑内的碧血铭纹,更在此刻彻底唤醒!

    只是,力量不再纯粹是在剑灵龙的身上爆发。

    剑灵龙与祝明朗已为一体,那碧血之魂,仿佛是在祝明朗的灵魂中醒来,古剑浩荡,却在祝明朗的身躯上!

    “我为蜉蝣。”

    “剑为天鸿!”

    祝明朗低吟,却是在这一瞬间朝着自己身后华丽的划斩!!

    他出剑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变幻,但这剑式对他而言太过熟悉,仿佛烙印在灵魂之中,以至于在别人的眼中,祝明朗就像是持剑静立那般……

    可他已经出剑,划斩出的剑力,如同黎明破晓,似黑夜月芒。

    前来突袭的黑剑赵午,他的出手在祝明朗的面前黯然无光,而这划斩掠过他身上时,他的行动戛然而止!

    停滞在那里,胸口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痕。

    突然,这痕血雾狂喷,周围的人甚至可以听到那血喷出的声音,悚然至极。

    黑剑从手中脱落,赵午跪倒在地上,头颅埋了下来,一动不动,但胸口血液继续喷出,染红了他前方的一大片黑土。

    “喀!”那将军巨像,在划斩向上的轨迹处突然截断了。

    巨大的将军巨像,它的腿部与腿部以上的部位正在相错的滑开。

    “轰!!!!!!!”

    将军巨像砸落,引起了九军墓山一次震动。

    迷墙上,数以万计的人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一阵灵魂冷颤。

    宛如标志一般的石像屹立在将军墓山上的最大石像,就这样被人一剑削掉了!!!

    而这个人,正是那个挑衅所有势力天才的陨落之人——祝明朗!

    陵墓山在九军墓中高耸,而祝明朗此时所站的位置也是最高处,他伫立在那里,仿佛从没有出手过,可那再朴实的一道背向划斩,却震撼了皇都几十万人!!

    ……

    风轻卷,缭乱着发丝。

    明明气势如虹,周围的气流却还如同刚才一样宁静。

    温梦如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她能够感受到那一剑的威力,偏偏这一剑快到连风都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练剑,先是练出剑风。

    也就是出剑力量足够强,足够快,让气流都被带动,形成强劲的剑风呼啸而过。

    但祝明朗这一剑,明明撕开了赵午的胸膛,明明截断了将军巨像,明明威力大到可以因为剑劲而产生一场暴风,却没有涌起气浪,却没有让风息紊乱……

    温梦如深吸一口气。

    她稍稍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剑,尽管虎口还是疼痛,可作为剑师,这种伤根本不算什么。

    剑师,不仅仅将就修为。

    更将就剑境。

    境界高深的人,哪怕只使用主级的修为,也可以和君级强者抗衡。

    当初温梦如询问自己的姐姐,为何自己修为不弱,却输得那么凄惨,姐姐告诉她,祝明朗的剑境极高,若修为能够再沉淀,再提升,连她都不是祝明朗的对手。

    可是,那个时候祝明朗仅仅十七岁。

    以前她不知道剑境为何物。

    现在她知道了,便更想知道自己与他相差多少!

    温梦如朝着陵墓山最高处走去。

    既然祝明朗再持剑。

    那她更应该再战!

    “或许,正如他说的,我们单独一方已不可能战胜得了他,但有些东西,我不会拱手相让!”霍尚君沉声说道。

    神凡学院的叶广看了一眼自己肩上的伤口。

    不算很深。

    同样的,他目光注视着祝明朗。

    在神凡学院,没有人比他更耀眼……

    在这皇都,也没有!

    他再一次登上了这陵墓山。

    与此同时,其他自恃实力的势力强者也一同上了山中。

    祝明朗要的是他们所有人都滚,如今他展现出的实力确实极强,那么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所有人联手,将祝明朗先解决掉!

    这么多势力的灵资,怎么可能给祝明朗一人。

    只有干掉祝明朗,他们才能够慢慢分斗。

    势力天才,是不服。

    更多是人,是不愿祝明朗独占!

    一时间,所有九军墓山中的势力弟子,大弟子,首席,亦或者一直隐藏着实力的人,他们纷纷涌向了陵墓山峰!

    祝明朗那一剑,已经让所有人意识到他就是最大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他之前就已经宣告了,他是他们所有人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