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落大起

曾几何时,蒲寒容也无比自傲,认为除却霍尚君这样的紫宗林首席大弟子,这皇都便没有几人可以与自己较量了。

    这次前来势力大比,以他君级的实力,对付其他势力的那些弟子简直就是虐菜。

    谁曾想自己在别人眼中,也是这么不值得一提。

    主动将自己收集的那些锦盒给交了出来,蒲寒容也选择了退出。

    一时间整个九军墓山上已经没有几人了,剩下的也只不过是一些残破的石像。

    至于那些会自己动的将军巨像,它们的机关有一大半已经在祝明朗惊世骇俗的那几剑中被摧垮了。

    再也没有人敢与祝明朗争抢了。

    这里的一切灵资,都属于祝明朗一人。

    “公子,离川大地祖龙城邦四城邦的坐镇权锦盒在这里。”秦杨找到了一枚紫红色的锦盒,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极庭皇朝的印章,有了这一份文书,祖龙城邦也将不再是无主之地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有惊无险。

    还好有剑灵龙,不然确实很难在这次竞逐中脱颖而出。

    让剑灵龙回到了灵域之中,祝明朗将这份文书给了南玲纱,对她说道:“离川大地的秩序很快就会建立,剩下的就看云姿对战争的把握了。”

    南玲纱点了点头,道:“她不会败的。”

    ……

    势力大比与这一次势力竞逐终于结束了。

    原本各大势力的首席大弟子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最后人们似乎都只记得祝明朗,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峰沉天影剑,这让人们对牧龙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这些天来,整个皇都都在讨论着机关城一战,尤其是祝明朗让所有人滚出他视线时的猖狂,一人大战各大势力首席弟子时的英姿伟岸。

    至于祝明朗,却因为疲倦而睡了一两天,等到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后,第一时间就是问南玲纱和秦杨,他们到底收获了多少宝贝!

    以前祝明朗视金钱如粪土,但那都只是因为年轻。

    现在他觉得金银财宝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他一定会好好珍惜。

    “公子,机关城一战结束后,我们祝门门庭外就排了冗长的队伍,许多势力都想要从我们手上买走那些矿脉、城契、灵田、药园……您可没有看到他们低声下气的样子,有不少好东西,都是他们特意交待弟子一定要拿下来的。”秦杨脸上难得看见笑容。

    “我们自己留着意义不大,你将这些东西整理分类,对祝门没有什么太大用处的,就卖了换成金钱。”祝明朗说道。

    “公子,这可是一大笔钱啊,您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呀?”秦杨不解的问道。

    “牧龙师从来不觉的钱多。你问问我父亲,有什么好东西,祝门想挑走。”祝明朗说道。

    “公子,老爷已经挑走了。”秦杨说道。

    祝明朗苦笑。

    祝天官跟自己还真不怎么客气。

    不过,本来就是说好五五分赃的。

    更何况铸剑殿损失了那么一大笔,自己这一次正好可以补偿补偿了。

    ……

    虽然,剑醒真的带给祝明朗一种飞升一般的畅快之感,但不得不承认后劲也非常大。

    祝明朗现在全身酸痛,过了许久都没有缓过劲来。

    这些日子,他也没做别的事,只能够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样,做一些比较简单的小运动,比如说散散步、逛逛街、泛泛舟……

    滴水湖宁静而柔美,最宜人的风景莫过于那湖畔边的青柳,如一位位在对着水镜梳理着发丝的窈窕淑女。

    祝明朗一人坐在轻舟中,无人为他划桨。

    以前,他就喜欢这样,仰躺在这木舟中,任由湖水的清波将自己送向水滴湖的中央,凝视着晴空万里或令人迷醉的夜幕。

    这个时候思绪总会随意的飘荡,没有目的,也没有过多的烦恼,只是这般悠闲的打发时间,享受着这种不被人督促苦修,享受着这份清闲与惬意。

    湖很大,祝明朗从来就没有在轻舟触碰到湖岸边时回过神来,但可能是这一次思绪飘得太远,需要回念的事情太多,亦或者水波很急,小舟碰到了石岸,并且是靠近繁华大道的湖畔城区,祝明朗甚至听到一些船夫在吆喝。

    祝明朗爬起了身,发现周围有许多游船,点着一盏盏明灯,许多身穿艳丽服饰的女子与几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们正打算坐船游览水滴湖,那些做这个生意的船夫看到祝明朗,脸上带着几分困惑。

    “这位公子,可是从祝门内庭湖那过来的?”船夫倒是有几分眼力,恭敬的问了一句。

    “是,我好想睡着了,舟就飘到了这儿。”祝明朗有些尴尬的道。

    “无妨,无妨,不是来抢我们生意的就好,公子看上去有些面熟啊……”船夫说道。

    这时,那几位年轻的男女目光也落在了祝明朗身上,其中一位指着他,有些惊讶的叫道:“这不是祝明朗吗!”

    “祝明朗??”

    “祝门的那个祝明朗吗??”

    “这可是我们皇都的小传说啊,都让一让,给我沾一沾他的仙气!”

    很快,这湖岸边很多人聚集了过来,他们像围观湖中水怪一样,兴奋且激动。

    祝明朗见状,也急急忙忙乘舟离开。

    事情发酵得还真快。

    竟成为了皇都小传说了!

    果然一个真正与众不同的人,到了哪里都会受到人们的瞩目。

    皇都也好,祖龙城邦也罢。

    乘舟返回门庭湖……

    这水滴湖,非常广阔,但有一半是属于祝门的门庭湖区,那些游览观光的商客是不能越界的。

    祝明朗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舟上呆了这么久。

    也不知为何,明明重新回到了皇都,这里才是自己出身的地方,祝明朗却总还是感觉不到那种栖息感。

    他仍旧惦记着在极庭大陆遥远边境处,那令自己念念不忘的人。

    流浪数年,时间飞逝,在祖龙城邦那短短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从一个被用来侮辱举世无双女子的流民,到现在成为皇都人们口中的小传说,人生真是大落大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