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醒(上)

紫云龙才刚刚回到战场,突然面对这一劈。

    霎时万钧之力落在它这浮空之龙身上,周围的空间仿佛也一起坠落了。

    “嘭!!!!!”

    紫云龙从几百米的高处重重跌落下来,它紫鳞坚硬如银,却一时间震碎了一大片,冗长的龙骨也好像断了几处。

    它所在的位置,是一将军石像。

    石像已经粉末化,山坡更是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凹陷,紫云龙躺在这凹陷之中,身躯沉重了不知多少倍,竟然好半天难以爬起来。

    血由腹部的碎鳞中渗了出来,变成了一滴一滴血珠,飘向了高处的剑灵龙。

    剑灵龙的剑刃,饮血而绯红,刚才还看上去如一把陈旧的古剑,却越来越似一柄战场宝剑,神威绽放!

    剑躯开始炙热。

    剑灵龙仿佛在战斗中脱胎换骨一般,那沉睡在它剑内的铭纹古魂,也正在苏醒!

    “碧血铭纹。”

    祝明朗浮起了嘴角,大概只有浸淫在弃剑林中十年的自己,才认得这碧血之剑了吧。

    豪士之血,藏三年,化为碧玉!

    用这碧玉塑成剑身,一旦进入战场之中,触碰到的任何被自己斩过的敌人之血,便会焕发出一层锋芒!

    剑灵龙的体内,有诸多这样的古剑,它们的魂要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觉醒,而其中最直接,最凶猛的,也正是这碧血铭纹!

    静立时,剑身如碧玉一样精美。

    挥斩时,剑似燃烧,血红而触目!

    “还差一丝,或许剑师之血最妙。”祝明朗目光注视着缈山剑宗的温梦如。

    温梦如手中持着剑,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剑灵龙的身上。

    同样的,她也未曾见过这样的龙。

    哪有龙,如剑一般,甚至比真正的剑器更具魄力!

    祝明朗说的剑师,当然就是温梦如。

    而剑灵龙已经从天而将,绯红的剑刃袭来,温梦如神情凝重,急忙举剑招架。

    “铿!!”

    看似灵巧的剑灵龙,重量却极其夸张。

    温梦如以自己的剑力抗衡,却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手心一阵发麻,连步伐都有些紊乱。

    “快剑式!”祝明朗说道。

    十年练剑,剑灵龙可是懂得祝明朗的所有剑式,它灵动而迅速,沉剑过后便直接以快剑连攻。

    剑花缭乱,温梦如也同样以快剑相应,从一开始其他人还可以见到剑与剑在碰撞,到剑雨剑只剩下残影,最后甚至只能够看见剑与剑碰撞的火花!

    “铛!!铛铛铛!!!”

    “铛铛铛铛铛!!!!”

    剑如骤雨,温梦如不断的向后撤步,她双目专注,神情凝重,就仿佛在与某一位剑师高手过招一般。

    只是,她的虎口,在每一次交锋的过程都火辣辣的,她知道自己拇指与食指处在裂开!

    这剑灵龙不仅仅修为高,它的剑速,竟然还在不断的加快。

    温梦如已经到了极限,需要靠力量去化解一些难以招架的剑攻,可剑灵龙每一次攻击间隔更短,出剑更快,温梦如的手开始发麻,掌心开始磨破皮……

    ……

    霍尚君、叶广、温梦如,三人都是这一次势力大比的最顶尖强者,却被祝明朗一人给逼退。

    城楼处,不少都是牧龙师和神凡者,他们的视力远超常人。

    他们看到了剑灵龙,同样震撼和困惑。

    这世上竟有真正的剑灵?

    更不可思议的是,剑灵化龙!

    难怪祝明朗会这般猖狂,丝毫不把各大势力的天才放在眼里。

    这剑灵龙的修为,至少是君级,而且似乎正在随着它铭纹的苏醒而变得更加强大!

    “此龙确实千年难得一见,但也不过是一龙君,祝明朗若不这般猖狂叫嚣,倒确实有希望凭借着这剑灵龙龙君夺得自己想要的资源,大放光彩,但九军墓山中,还有那么多高手……”苍龙殿的长老开口说道。

    “一人战三大势力首席大弟子,已经很强了!”

    “未想到祝明朗转型为牧龙师,依旧这般强悍啊。”

    各大势力表面都在惊叹,但心里却极其不舒服。

    那些锦盒,还不是都是他们出的血,祝明朗之前用烽烟扫荡就已经不知搜刮走了多少宝物,眼下又在九军墓中这样横扫诸强……

    最重要的是,温梦如、叶广、霍尚君三人都明显拿不下那剑灵龙,要其他人直接被吓退,祝明朗岂不是等于一人占尽了大半资源!

    这可不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

    情况不大妙啊!!

    “蠢材,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直接攻击牧龙师啊。”城楼最高处,一名身穿着蓝色龙袍的男子怒道。

    他这番话,自然是传不到那么远的九军墓山中,但好在皇少帮的那群人也不是纯粹的蠢材,此时皇族的赵午与赵晨两兄弟已经从另外一侧上了陵墓山。

    ……

    九军墓山上,赵晨与赵午并没有从正面走上去,他们的目标明显就是祝明朗。

    剑灵龙强大无匹,霍尚君、叶广、温梦如三人倒是可以将其缠住,而赵晨与赵午,直接攻击祝明朗,即便剑灵龙来守护,祝明朗也等于被夹击……

    不是他放下的大话,要让九军墓山中的人都滚吗?

    那他们这些人联手,将他这个大威胁先铲除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更何况,赵晨与赵午两兄弟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他们要的是祝明朗的性命!

    “皇族子弟,竟也用这样的手段吗??”这时,迷墙上已经有人看到了这两人的行为。

    “这又不是什么比试切磋,是竞逐厮杀,牧龙师不能够保护好自身,本身就是一种弱小。”马上也有人反驳道。

    确实,牧龙师在战场中,若不能够保护好自身,一样是死。

    好在多数牧龙师不是独行侠,组建起来的牧龙团队之中,也往往会有神凡者贴身保护。

    在赵晨赵午行动的时候,一戴着面纱的女子已经出现在了祝明朗附近。

    她静静的观察着周围,就好像在等待着一些人自投罗网。

    祝明朗看到了南玲纱,浮起了笑容道:“你挑一个你觉得有意思的对手吧,剩下的交给我。”

    南玲纱目光落在温梦如身上。

    温梦如在山斜处,在一座巨石下,她重重的喘息着,手握着剑柄,剑柄处却有血渗处,这血化作了血珠,飞向了剑灵龙……

    (一会还有一章~~~~~十二点半左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