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尖挑衅

在得到一些昂贵的宝物时。

    燃起烽烟是最明确的选择,也是最不明智的。

    这烽烟,不仅仅是在告知机关城的那些裁判们,同时也会通知这方圆数公里所有人。

    不是每个人手头上都有好货。

    甚至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根本就不急着去找寻散落在这机关城中的宝藏,而是静静的守候着那些燃起烽火的人。

    在未交给裁判前,所有的物品都可以抢夺。

    这样的安排,也是皇都有意为之,好歹是一场各大势力弟子竞逐决斗的盛宴,怎么可以变成一场寻宝的游戏呢。

    得厮杀,得混战,得斗法,这样才不枉费皇都子民们一大早跑到迷墙上占据好的位置。

    烽烟滚滚,只要无所收获的人,他们都会下意识的去看一眼。

    ……

    乱石岗,早已经有一群龙兽,它们正在对峙。

    也有一些神凡者,他们站在龙兽的肩膀上、背脊上、头颅上,神情冷峻,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敌意。

    “云中河,是遥山剑宗的首席大弟子。”秦杨望着一蓝衣道袍束发男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那蓝衣束发男子独自一人,他正伫立在乱石岗中,燃起烽火的人似乎就是他,只是他这会已经被一群驾驭着龙兽,且有神凡者的人群给包围了。

    大概有五六名牧龙师。

    还有七八名神凡者。

    龙兽不少,而且有好几只实力都达到了主级。

    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在商量怎么瓜分蓝衣束发男子手头上的宝物了,但那束发男子没有逃跑的意思,他就立在乱石岗的烽烟之下。

    “遥山剑宗?”南玲纱打量着云中河,片刻之后道,“此人比紫梦竹强很多。”

    “公子应该对他很熟悉。”秦杨说道。

    “一般般,这人全身上下都是自负与无聊。”祝明朗撇了撇嘴。

    话音刚落,那蓝衣束发的云中河出手了,他右手一直放在背后,当他拿出来时,一柄明晃晃的蓝剑突然荡起了灼眼的光晕!

    烈日照耀,剑之光晕令那些牧龙师和神凡者都难以睁开眼睛。

    也就在这时,云中河身形化作数道,仿佛有三个持剑的人,同时朝着那些龙兽杀去!

    他的身法非常花哨,可以看到残影与剑痕,会在空气中逗留一小段时间,但那些都是几秒钟前发生的事情,他真正的剑,已经刺开了龙兽的厚甲!

    围攻云中河的,明显是一群族门子弟,他们相互认识,并结伴在一起,似乎见云中河只有一人,便心生歹意。

    只可惜,他们似乎选错了打劫的对手。

    这云中河,实力比这些人强了不止一个档次,面对一群实力都达到主级的龙兽和神凡者,竟显得几分闲庭信步。

    他的剑,很华丽。

    哪怕是城楼、迷墙上的人,都仿佛可以看到他的剑光刃影。

    随着那一群族门弟子被一个接一个重创,迷墙上的人们纷纷惊叹。

    这蓝衣男子又是何许人,一个人竟然可以打一群!

    要知道入第三轮的,基本上都是各势力中的佼佼者,和之前几轮的海选可完全不同!

    “好像是黄门与齐族的,很早就看到他们在利用一些特殊的龙兽集结在一起。”迷墙上,已经有人认出了那群牧龙师和神凡者。

    “蓝衣剑师,不会是遥山剑宗的云中河吧??”

    “听闻遥山剑宗今年,只有一个人参加大比,正是云中河。”

    “这云中河,未免也太强了吧,黄门与齐族的人在他面前和孩童一般,那些看上去凶猛的龙兽,更如土鸡瓦狗没有什么分别!”

    有烽火的地方,就特别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云中河一人战黄门与齐族所有弟子的景象,可谓令很多皇都子民惊叹不已,更让许多神凡者们汗颜!

    ……

    乱石岗,云中河依旧站在烽烟附近。

    他举起了手中的锦盒,将自己刚刚得到的矿山地契交给了前来领取的裁判。

    而乱石岗周围,倒了一片龙兽,那几个牧龙师虽然没有受伤,但脸上露出的恐惧之色,已经令他们彻底丧失了战斗意志!

    “乌合之众。”云中河带着几分不屑,将手中的蓝剑收了起来。

    黄门与齐族的子弟满脸涨红,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多人竟给人家留下一道皮外伤都做不到,那些耗费了他们大量精力饲养的龙兽,在他面前更是笨拙至极。

    这就是遥山剑宗的实力了吗??

    未免也太可怕了!

    “等一等。”突然,云中河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将原本要交给裁判的锦盒给收了回来。

    那裁判满脸疑惑。

    明明交给自己,这东西就属于遥山剑宗,属于他云中河了,怎么反而这个时候收回去了?

    “是不是要解决掉周围所有的威胁,此物才算是我的?”云中河询问裁判道。

    “百米之内,无人可再战。”裁判点了点头。

    “哦……”云中河点了点头,却是拿着手中的锦盒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迷墙上,人们万分疑惑。

    包括城楼上那位遥山剑宗的长辈剑师,他都皱起了眉来,不知道自己的弟子在做什么。

    云中河步伐越来越快,看似平走,却比一些马匹飞驰还疾。

    他抵达了乱石岗下,走向了祝明朗、南玲纱、秦杨三人。

    几乎走到了祝明朗的面前,云中河才扬起了头来,对骑乘着苍龙的那名裁判道:“现在呢,我的百米范围内,还有威胁。”

    裁判都张大了嘴巴,没明白这名剑宗弟子的脑思路。

    而迷墙上,更是沸腾了起来。

    这名遥山剑宗的弟子,到底是得有多自信啊。

    刚才就将矿山地契交给裁判,每个月白赚好几万不香吗!

    迷墙上一些修行者,还有那几个没缓过劲的黄门、齐族弟子们都馋哭了!

    “小师叔,别来无恙。”云中河将手中的剑朝下,然后非常敷衍的向祝明朗行了一个礼,笑容逐渐灿烂了起来。

    “还行吧。”祝明朗说道。

    “这矿山,价值不菲,小师叔应该也是想要来争夺的吧,但碍于祝门与遥山剑宗关系,不好出手……事实上,我很想给你,但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祝明朗!”云中河行完礼后,眼神满是挑衅!

    行礼,不过是规矩。

    但云中河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来问候的。

    他手中还拿着剑,眼睛里带着几分戏谑与嘲弄!

    辈分上。

    祝明朗是要高于云中河。

    但祝明朗与云中河年纪相仿,在遥山剑宗的时候,就有太多的长辈将他们两人做比较。

    “你想找事吗?”祝明朗问道。

    “是又怎样,不久前我就听剑宗的人说,你回山了,像一个收废品的货郎一样,将弃剑林的弃剑给收走了。”云中河接着说道。

    “其实,你不脑残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祝明朗叹了一口气道。

    “哼,这矿山契书,我可以送你,只是你敢拿吗!”云中河说着,将那契书从锦盒之中取了出来。

    将契书递向了祝明朗,看似友好赠予,但云中河不是用手递的,而是用剑!

    牛皮纸契书,在云中河的剑背前端,纹丝不动。

    契书,就在祝明朗的面前。

    但那剑尖,也指向了祝明朗。

    “云中河,你这是何意,你若心高气傲,不愿协助公子获胜,便走你自己的路,为什么拿剑指着公子!”秦杨有些愤怒道。

    “我未动剑,他若想拿,直接伸手即可,我怎么会将剑尖刺向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云中河笑了起来,这笑容看上去更加怪异。

    祝明朗不会伸手。

    说实话,要不是担心过早暴露剑灵龙,祝明朗早就一剑糊他脸上,让他明白他小师叔永远都是他小师叔!

    事实上,看到云中河燃起烽火的时候。

    祝明朗便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办法,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聚集到大量的宝物。

    所以他刚刚打算离开,施行这个手段。

    哪知道云中河已经走了上来。

    云中河这货,祝明朗很不喜欢。

    倒不是和他有什么无法化解的仇恨,而是这家伙一直都想要赢自己一次。

    大概是看到自己成了牧龙师。

    这辈子都没有在剑法上赢自己了,他才会这般愤怒,才会做这样脑残的行为。

    但人都把剑指在自己面前了。

    再忍就不是他祝明朗!

    现在整个皇都的人,都以为自己拿不起剑了。

    可剑灵龙的存在,便是他祝明朗现在最大的狂妄资本!

    “很多年没收拾你,你又觉得你行了是吧,云中河?”祝明朗伸出了手掌。

    剑纹在他的手掌心上一点一点的扩散开。

    就在祝明朗要唤出剑灵龙时,一只温润如玉的手,却按在了祝明朗的手腕处。

    是南玲纱。

    她朝着自己摇了摇头。

    “神凡者,交给我。”南玲纱将祝明朗的唤剑行为给摁了回去,低声道。

    祝明朗看着她。

    不知是她本就想与遥山剑宗最强的弟子一战,还是仅仅不希望自己在九军墓前暴露实力。

    “好。”祝明朗点了点头。

    “不久前才领教了你们遥山剑宗的剑法。”南玲纱向前走了几步,并将那在剑背上的契书给取了下来,淡淡的道,

    “似乎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