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沉天影剑

不知为何,祝明朗只是站在那里,周围的气压已经变得不寻常。

    他背后的长空,还有一大群榕蜂,但那些榕蜂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翅膀越来越沉,更有一些榕蜂莫名的从空中跌落下来……

    榕蜂不敢靠近祝明朗,祝明朗此时气场极其强大,强大到让这些被操控的妖魔们竟然都感到恐惧!

    “峰沉!”

    祝明朗吐出了这两个字。

    甩剑向下,祝明朗整个身子也随之前倾,那剑身甩下的那瞬间,他背后天空中的云层竟然飞流直下,变成了白色的瀑云,壮丽无比的朝着大地上涌,可见这一剑的威力有多么恐怖!!!

    一剑变风云,大概就是此刻的情景吧。

    长空之上,一震撼无比的峰影豁然落下,这峰影正如同一柄由天庭中陨落下的天剑,剑影足以笼罩机关城,实在浩瀚与恢宏,这让迷墙上数十万皇都民众,让城楼上那些权贵都陷入了一阵恐慌!!

    幸好,这天影剑峰并不是落向机关城任何人,而是朝着九军墓山,朝着落赵晨与他鬼龙所在的位置陨落……

    赵晨骑乘在鬼龙的背上,他意识到这一剑威力巨大,第一时间逃向了九军墓山之外,逃向了机关城其他地方。

    然而只要他一抬头,广袤的天幕之上,依旧悬着一柄指着他的天影剑峰,无论鬼龙的速度有多快,无论他逃窜到何处!

    天影剑峰越来越近,整座机关城都可以看到这样一道浩天剑影,而赵晨最后一次回头望天时,看到的是整个天空都被这把剑给占据了,自己就像是陨石下的一蝼蚁,哪怕看见这天物沉向大地,也无可奈何!!

    “嗡~~~~~~~~~~~~~~~~~!”

    机关城整座城颤了起来,长空中的云层更华丽的倒泻,剑影如山峰,震撼无比的插落在了机关城之中,荡起的大地波更是形成了一种湮灭,将机关城的机关地形给彻彻底底的摧垮,将山丘、房屋、河流、林子、草场全部拽入到这无垠的剑坑中!!

    几十万人,呆若木鸡。

    机关城内所有弟子,瑟瑟发抖。

    就连城楼上各大势力的那些长老堂主们,内心都卷起了剧烈的波澜。

    这一剑,连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一个这般年纪的弟子,却让这一场势力竞逐演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神话!!

    这种强大,实在令人后怕。

    ……

    赵晨和他的鬼龙,绝不可能活下来了。

    诸多皇族也都在城楼之上,他们亲眼目睹了赵晨死在祝明朗这剑下。

    最高楼层上,安王一只手抓住了椅子扶手,几乎将这椅子扶手都给拧断了。

    他愤怒表现在脸上,其他人都还没有从那份惊骇中回过神来,他终于站了起来,道:“众目睽睽下弑杀皇族子弟,祝明朗未免太不把皇族放在眼里了,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够留在皇都中!”

    “可笑,难道我祝门堂堂门主之子,就要被赵晨随意杀害吗,只要有眼睛,都可以看到赵晨先暗算杀人在先!”祝天官一拍桌子,直接就与安王骂了起来。

    “祝天官,你一向目中无人便罢了,连这儿子也如此猖狂,这件事我一定会向皇王说明,你们祝门对皇族的不敬,终究要自食其果!”安王怒道。

    “竞逐之争,拳脚无眼,这番话可是你们皇室的人亲口对我说的,只许官州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祝天官分毫不让。

    “如此滥杀之人,怎么可以容忍!”安王道。

    “安王你若想要故意加罪名也找个好点的说法,滥杀之人??我儿有心杀人,你们这些势力培养出来的天才有几个能活着离开九军墓山??”祝天官说道。

    这可是事实。

    紫宗林的霍尚君,缈山剑宗的温梦如,神凡学院的叶广,苍龙殿的傅巾帼……

    包括浩气武宗的虚伪僧人,祝明朗所有的剑刺都避开了他的要害,这僧人只是失血过多,筋骨都未动,祝明朗仁慈得已经不能再仁慈了!

    “确实,赵晨企图杀人在先,祝明朗回击罢了。”苍龙殿的长老开口说道。

    “祝明朗又不认识什么赵晨,哪知道这种卑鄙阴险小人是你们皇族子弟。若是我们遥山剑宗在竞逐中杀人,结果被反杀,我们剑宗还真没有那个脸兴师问罪。”吴枫听到了这里的大动静,缓缓的走来道。

    “安王息怒,大概祝明朗确实不知赵晨身份,毕竟他离开皇都有些年了,赵晨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皇族身份,更未穿皇族衣裳,祝明朗起了杀意,自然只是个人恩怨,与藐视皇族无关。”这时,皇妃开口劝说道。

    安王眼中含怒。

    他当然知道皇妃是偏向祝门的。

    安王需要一个理由。

    原计划是让赵晨、赵午他们杀了祝明朗,逼迫祝门对皇族起怒心。

    但赵晨被杀了,事实上也算是祝明朗冒犯了皇族,安王揪住这个不放,也可以兴起一些风浪。

    只可惜,这个理由实在有些站不住脚,连那些大势力都觉得安王有些过激了。

    “先是砍断世子手脚,再是弑杀皇族培养的子弟,祝天官,你若无心教导你儿子如何尊敬皇族,皇族自有人替你好好教训你这无法无天之子!”安王说着这番话,拂袖离开。

    皇妃目光注视着安王。

    她自然看出安王有心要以此作为文章了,劝也没有任何意义,本身这就是祝门与各大势力,与皇族内王爷势力的斗争。

    迟早会发生,不是祝明朗杀了某个皇族子弟,就是祝门哪位长老被迫害。

    “小心应对,切勿鲁莽。”皇妃低声对祝天官说了一句。

    “恩,该来的终究会来。”祝天官点了点头。

    ……

    破碎不堪的九军墓山上,祝明朗保持着均匀的呼吸。

    虽然有一阵头昏之感,祝明朗还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

    剑灵龙告诉自己,它还可以维持剑醒一小阵子,铭纹黯淡下去之后,就需要唤醒其他铭纹才能够赋予祝明朗剑醒之力了!

    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蒲寒容呆呆的看着那剑落沉沦之处,脸上泛起了几分苦涩。

    他散去了那些榕蜂,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好争斗的呢,自己的唤魔术根本不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