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复仇

也真巧。

    浩少聪与其他几人都是分开逃窜的。

    被惊醒的大部分榕蜂是来自于那颗榕树的,数量非常多。

    若他们这些人都朝着一个方向逃走,是很难摆脱这些榕蜂的,而榕蜂魔妖们显然聚集越多,危险级别越高。

    祝明朗留意到浩少聪正打算往一座荒草丛生的祠堂方向逃走,于是利用鬼魅之衣,穿过了破旧的城道,提前到那个祠堂中等他。

    ……

    浩少聪一身黑衣,他骑乘着一只豹龙,正努力摆脱榕蜂魔妖的追击。

    好在榕蜂魔妖的目标并不是他,他跑远了之后,发现身后已经没有多少追兵了,只是周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前面的祠堂,还算干净,至少没有被一些恶心的爬虫给占领。

    他顺着长满了藤蔓的大门,走入到了祠堂之中,却发现一人正伫立在祠堂堂口处,脸上挂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浩少聪脸色马上就变了,比见到榕蜂群还要苍白!

    对方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自己!

    浩少聪往后看了一眼。

    身后一个伙伴都没有,他们都被榕蜂撵到其他地方了。

    “这里风景还算秀丽,你爹往后若是想你了,还不至于迷失在机关城里,直接来这个祠堂祭拜就好了。”祝明朗对浩少聪说道。

    “祝明朗,你三番两次威胁我,我们浩家不过是碍于你们祝门在皇都中有几分势力,别以为我浩少聪真的就怕你!”浩少聪尽量沉住气道。

    论牧龙师修为,眼前这个人未必比自己强!

    何况,其他人应该在往自己这里赶来,只要拖延一些时间,谁葬在这里还不好说!

    “咻~”

    似风穿堂而过。

    浩少聪下意识的转动了一下脑袋,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凝视着自己。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大概是一只比较执着的榕蜂魔妖。

    浩少聪伸出了手掌,将图印打开。

    紫色的灵约图印绚烂无比,就看见一头浑身上下被紫色鳞片包裹着的羊角苍龙从灵域中爬出。

    这羊角紫龙身躯和绝大多数苍龙有所不同,它具备着强壮而有力的四肢,虎背熊腰,身上还挂着一些骷髅骨,显得几分野蛮和凶残。

    唯有头颅,是苍龙的模样,剩下的部位更像是一只羊魔,如教廷的一些古籍之中书写的地狱恶魔!

    紫龙与狱魔的结合?

    这样的生物龙种倒是非常少见,也不知是一出生就是这样,还是化了龙形,总之它那些覆盖全身的紫色鳞片时不时会燃起一层地狱之火!

    浩少聪为紫宗林弟子。

    他身边有一头紫龙,祝明朗倒也不奇怪。

    只是这羊魔紫龙,看上去着实渗人。

    而且,据祝明朗了解,祝桐就是死在了这个怪物的手上,身子被羊魔紫龙给扯成了好几段。

    “想杀我,就拿出点能耐!”浩少聪脸上的惧色消失了。

    起初,浩少聪以为会是祝门的几个强者一同出现在这里,祝门近些年行事极其嚣张,怎么可能没有培养一些实力出众的弟子。

    浩少聪看到祝明朗时,以为自己被埋伏了。

    但他到现在都没有见到除祝明朗之外的任何人。

    如此说来,反而是祝明朗不自量力了!

    “我这羊魔紫龙,乃上位主级。你祝明朗拿什么杀我,这祠堂,即便在城楼上的人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我就在这里把你祝明朗杀了,整个祝门又能奈我何!”浩少聪逐渐狞笑起来。

    他在笑。

    那头羊魔紫龙也在笑,笑起来像是真正的恶鬼,极其期待将活物生生撕碎的那种感觉!

    “我还有问题问你,所以你应该可以多活一阵子。”祝明朗说道。

    “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没有了剑修,你就是一个废……”

    浩少聪“废物”两个字还未吐出,他再一次听到那种似穿堂风一样的声音,就从他耳边掠过。

    确实有风,并且吹得自己脖颈冰凉。

    而余角间,浩少聪望见一抹殷红冷辉,犀利至极的从自己的羊魔紫龙的脖颈位置划斩而过。

    羊魔紫龙正朝着祝明朗迈去,龙脸依旧看上去有些狰狞。

    但这个狰狞的脸,却在下一秒从那羊魔身躯上滚落了下来,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噗哧~~~~~~~~~~~”

    鲜血泉喷而起,浓稠的浆液竟达到三四米的高度,溅抹在了祠堂的藤蔓之檐上。

    浩少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羊魔紫龙,变成了无头之物,就立在自己几米的位置上,滚烫的鲜血浇灌下来,将浩少聪整个人都淋湿了,更他整个人都染红了!!

    “咻~”

    那穿堂风一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浩少聪满脸是血,更满脸惊恐,这个时候他终于看到切掉自己羊魔紫龙头颅的凶手是什么了!

    一把剑!

    殷红之身!

    透着几分岁月痕迹,却丝毫不影响它的锋芒!

    这剑,似活物。

    就那样悬在祝明朗的面前,不需要祝明朗去握着它,也不需要祝明朗用什么意念去操纵,这剑便散发着令人寒颤无比的气息!

    自己的羊魔紫龙……

    上位主级之龙,强大到可以在各大势力的弟子中横扫!

    而根据他们的了解,祝明朗的牧龙师实力也不过是这个级别!

    为何会出现这样一把剑,杀死上位主级的生物,宛如宰杀祭祀的猪羊一般!

    “你的剑修,你的剑修……”浩少聪语无伦次,他用手指着祝明朗,却仿佛看到了勾魂阴司。

    他不停的往后退,想要逃离出这个充满血腥味的祠堂。

    可浩少聪动弹不了。

    他的双腿,已经只剩下疯狂的颤抖。

    “你们要惧怕的,应该是我祝明朗这个人,而不是我的修为。”祝明朗走了上前,站在了这个满身是血的青年面前。

    “我……我只是一个打手,我只是一个打手。是赵尹阁,是赵尹阁提议,谁杀掉祝桐,谁就可以得到大家一起出资购买的魂珠,我与祝桐无冤无仇,要祝桐死的人,是赵希和赵尹阁!”浩少聪已经再也站不稳了,人跪倒在地上。

    “你觉得我不会知道这些吗?”祝明朗冷笑道。

    “祝……祝明朗,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饶我一命。手脚,你砍断我的手脚,我罪有应得,可无论如何留我一命啊!”浩少聪跪在地上,开始不停的磕头。

    那天在灵堂前,面对死者,他都没有像此刻这么真诚,可以清晰的听到他脑门撞击地面的声音。

    “说来听听。”祝明朗笑了起来。

    “离川大地,你们祝门要的坐镇领土,它的坐镇权文书,也在这机关城中!”浩少聪急急忙忙说道,深怕那把剑也会划过自己的头颅。

    “你在逗我?”祝明朗眼神冷了下来。

    离川大地是这一次竞逐的主要领土,应当是作为最后获胜势力的奖赏。

    这一点,自己父亲已经很明确的告诉过自己了。

    “我怎敢啊。皇族内,有位大人物联合了几个大势力,要你打压你父亲,要逼迫他主动挑事。我也是一次在赵尹阁喝得烂醉的时候,听他说漏了嘴。”浩少聪说道。

    祝明朗皱起眉头来。

    若离川大地的坐镇权书就在这机关城中,而他们根本没有告知祝天官。

    便是彻彻底底的藐视他们祝门。

    若是以前祝门所处的地位,六大族门之末。

    遇到皇族和大势力这样蛮横行径,多半只能够忍气吞声。

    偏偏现在祝门地位已经接近族门之首了,再遇到这样的事情,祝天官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在故意激怒祝天官吗??

    是已经布置了什么天罗地网,让祝天官往里面钻?

    祝明朗记得刚回祝门的那一天,祝天官就告诉了自己,他们杀死祝桐,多半也是在故意激怒他,逼迫他破坏规矩。

    “离川大地的坐镇权书在何处?”祝明朗质问道。

    “你不杀我,我告诉你。我说的千真万确!”浩少聪说道。

    “按照你说的,我只断你手脚。”祝明朗道。

    浩少聪看了眼祝明朗,犹豫了一会,似乎还想讲一讲条件。

    但很快浩少聪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能活命就行。

    “在九军墓。紫宗林、武宗林、剑宗林、皇族、蒲族、厉门、古龙宫、苍龙殿……他们的一些贵重灵资,也都在这九军墓附近,而且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件事,那位大人物有意透露给他们。”浩少聪接着说道。

    大势力之间,明显有一些相互通气的,他们的弟子们多半知道机关城某些地方存在臻宝,会交代弟子们一定要前往。

    同样的,秦杨也知道一部分信息。

    但她却不知离川大地的坐镇权,竟也在这机关城中。

    若浩少聪说的是实情。

    祝门从族门之末一下子飞跃到祝门之首,依旧有太多势力不甘心,想要将祝门给狠狠的踩回去!

    脚跟并没有站稳啊。

    连皇族都不愿意看到祝门越来越强盛……

    到底有什么在阴谋陷阱在等着祝天官,祝明朗无从得知。

    但眼下,离川大地的坐镇权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其他势力的手上!

    ……

    祝明朗朝着祠堂外走去。

    他的白衣上,倒没有沾到半点血迹。

    祠堂中,传出浩少聪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而且,他喊了整整四次!

    能喊,说明他还活着。

    只是祝明朗是答应了他,只砍断他手脚……

    可周围那些榕蜂魔妖们,没有答应。

    至于祠堂中那个无手无脚的人,看到了一大群榕蜂魔妖闻着血迹飞来时,脸上会是什么表情,祝明朗就不去关心了。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