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都滚

到底是什么?

    在这眨眼的功夫,便将那强大的毒鸠傀儡给砍断了四肢??

    别说是迷墙上那些普通子民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就连城楼上许多上了年纪的强者都一头雾水!

    “祝明朗身边,还有更强的龙。”这时云中河沉着声音说道。

    遥山剑宗的吴枫已经很仔细的观察了,实在是相隔太远,无法分辨出那一束光究竟为何物。

    倒是祝明朗作为牧龙师,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些让人太意外了。

    ……

    九军墓山终于停止了升高,那将军陵墓山矗立在众多山坡、墓山之间,明显要巨大不少。

    绝大多数强者,都碍于将军陵墓山上的那些将军巨像,不敢轻易踏入。

    但此刻,祝明朗却往那里走了过去。

    那铜铁傀儡,在地上翻滚,祝明朗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一眼,好像只是一堆破铜烂铁罢了。

    继续往最高处走,那些在九军墓的各大势力弟子,和从各国云集来的强者们都留意到,祝明朗的身边有一束极快飞梭的红光。

    由于那红光速度实在太快,他们同样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何物。

    但可以肯定的是,正是这红光之物,将那铜铁傀儡给直接斩断了四肢!

    铜铁傀儡的实力,应该比一些上位主级龙兽还强许多,却被轻易的砍落……

    一时间几个君级的弟子,都开始对祝明朗的实力进行重新的评判了!

    祝明朗已经站在了最高处,他的周围有好几座将军巨像,并且都是手握着紫红色的锦盒。

    就在人们以为,他要成为第一个取下紫红色锦盒之人时,他缓缓的转过身来,并站在了一个至高点,似乎在确保这九军墓山中的所有弟子们都可以看得到自己。

    “各位,我视线以内的人,都可以滚了。”

    “这九军墓山上所有锦盒,归我祝明朗一人!”

    祝明朗开口说道。

    他这番话,说得风轻云淡。

    但听得在场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机关城连绵的城墙之上,更有数以万计的人。

    而富贵的城楼中,势力权贵也不知有多少。

    祝明朗站得是最高处,他这两句话,更是动用了灵力,九军墓山上的人可以听见,观看这次竞逐大比的人也都可以听见!

    紫宗林的霍尚君,他左边有一紫云龙,右边一金穹龙。

    别说是霍尚君本人听得一脸愕然,他身边这两条君级之龙,也都好像听懂了这个人类猖狂到了天际的话,龙嘴张开许久都合不拢……

    什么个情况!

    它们这两大龙君在这里,难道是透明的吗??

    浩气武宗的一名光头僧袍青年,他刚刚才爬上了这九军墓山,一抬头看到了祝明朗,听到了祝明朗这番话,不由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袋,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

    缈山剑宗的温梦如,她蹙着眉,那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祝明朗。

    记忆之中,那个闯入缈山剑宗的少年,就是这副令人恨不得抓住他暴打几十遍的狂妄模样!

    不是剑修已废吗?

    为何还本性难移!!

    视线之内……

    自己就在他视线之内,难道是叫自己也一起滚,他祝明朗现在有这个本事吗??

    “好一个祝明朗,早就听闻他为人嚣张至极,目中无人!”皇族的赵晨冷笑出一声来。

    赵午也笑了,只是笑容中带着几分看跳梁小丑一般的嘲意。

    他们还在想着用什么借口,暗中干掉祝明朗。

    不将他真的宰了,至少也要让他比赵尹阁悲惨一些,否则如何真正激怒祝门的祝天官?

    现在,根本不需要他们伤这个脑筋了。

    祝明朗这种行为,自有各大势力的那些当世天才,他们不会放任祝明朗这样藐视的,而且一定会下重手!

    苍龙殿的傅须眉正往最高处走,这会他止住了脚步,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上走了。

    祝明朗……

    他还算熟悉。

    当时大家都是心比天高的少年,结果傅须眉在切磋中惨败。

    他和温梦如一样,是祝明朗曾经的手下败将。

    可祝明朗现在是牧龙师啊!

    他要是剑修修为还在,说出这番话来,傅须眉带头滚蛋!

    况且,人都会提升的。

    自己承认实力不如当初剑修的祝明朗,但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祝明朗一个天才,紫宗林霍尚君、浩气武宗的脚僧、皇族兄弟、剑宗温梦如、蒲族的蒲寒容、神凡学院的叶广以及来自一个小世家的绝世天才何清浅……

    他们的实力,怕是都不会逊色于自己。

    这些人之中,也曾有名声颇高的,实力碾压一切弟子,基本上脱离了弟子的范畴。

    他们如今的修为,同样可能追赶上了当初耀眼夺目的剑修祝明朗!

    眼下,这些人都在这九军墓山中。

    说白了,都在他祝明朗的视线之下。

    难道他要这些聚集在皇都的绝世天才们都滚吗!

    这已经不是猖狂了……

    简直是不当人!

    “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踩了一个皇族世子,便可以凌驾于我们所有人之上了吧?”蒲族的蒲寒容带着几分蔑视道。

    “祝明朗,呵呵,几年前倒是有所听闻,原来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之辈,事实上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一个连自己剑修修为都保不住的人,为何皇都还有人要传他的名呢?”紫宗林的霍尚君开口说道。

    霍尚君,大概是各大势力弟子里面公认的天才了吧。

    作为牧龙师,他那耀眼至极的紫龙龙君和金龙龙君,便已经可以表明他的可怕实力了。

    当初最被提及的两个人,一个是遥山剑宗祝明朗,还有一个便是紫宗林霍尚君。

    霍尚君如今是名副其实的至强,双龙君横扫一切,大概不是因为竞逐,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种无聊的弟子比试上。

    “我记得你祝明朗挑战过紫宗林,可惜当时我不在宗林……正好,今日可以弥补一下当年的遗憾。”霍尚君第一个往最高陵墓山上走去。

    他无所畏惧。

    不管是祝明朗在哗众取宠,使用什么诡计,还是祝明朗真有那个实力。

    紫宗林,作为皇都的宗林之首,他觉得自己这个首席大弟子怎么也不会当着皇都这么多天才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论狂的水准,霍尚君还真自叹不如。

    但论实力,霍尚君不认为这机关城内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自己抗衡!

    “抱歉,我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比这家伙更欠揍的了,麻烦让我先来。”神凡学院的叶广也走向了陵墓山,脸上带着几分桀骜不驯!

    别说是这些势力的天才们了……

    就连和祝明朗是一伙的南玲纱,听到他这口气,都想上去领教领教了!

    南玲纱看着祝明朗,望了许久,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今天病得不轻。

    “不用争,我祝明朗最不喜欢的就是浪费时间,一起上好了。”祝明朗开口对叶广和霍尚君说道。

    说完,祝明朗目光也顺势落在了温梦如的身上,道,“还有你,我也不记得你叫什么了,主要我这人,不喜欢除了我家娘子之外的拿剑女人。”

    温梦如深吸了一口气,胸脯剧烈起伏,同时肺都快要气炸了!

    她刚才,看在祝明朗剑修已废的份上,不与这种落魄之犬计较,哪知道这混账竟然蹬鼻子上脸!

    “你找死吗!”温梦如持剑上山,无论如何都要在祝明朗身上留下几道华丽的剑痕!

    “皇少帮的废物呢,我不是能看到你们吗,怎么还不滚?”祝明朗目光又转向了皇族兄弟赵晨与赵午。

    皇少帮的赵希、赵晨、赵午等人都傻眼了,这祝明朗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就自己活腻了是吧!

    活腻了,自己往石棺里面一趟不就好了吗,何苦这样对整个九军墓山的高手们这样撒泼??

    ……

    城楼处,遥山剑宗的云中河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叔吴枫。

    吴枫也皱起了眉头来。

    他算是比较了解祝明朗的了……

    他今天这种行为,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

    可那是他剑修修为还在的时候啊。

    他的狂不仅仅是针对同龄人,那些辈分高的人,也没少被他踩过。

    而各大势力那些长老、堂主、执事们,有那么一瞬间都以为祝明朗剑修废弃是骗人的,他此时的行为像极了当初去闯各大宗林的时候。

    但大家都见到过他召唤龙兽,是有实实在在的灵域,是一个正统得不能再正统的牧龙师。

    所以,他到底在狂什么啊!

    难不成你一个才修行牧龙之术几年的人,真能像当初剑修一样力压群雄??

    “大概是剑修废了,精神会有些失常吧。”

    “恩,恩,可怜的孩子啊,曾经也辉煌过。”

    “他牧龙之术其实也还算出色,怎么就不能够沉稳个几年,没准真有可能再造辉煌,像现在这样太愚蠢了!”

    ……

    陵墓山峰上,祝明朗目光注视着已经踏上来的霍尚君、叶广、温梦如几人。

    而祝明朗的灵域内,正在休息的大黑牙抬起了脑袋……

    此时大黑牙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天生自带群嘲能力。

    大概是灵约签订之后,有些东西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龙性。

    主人这点炸药的本领,比黑宝强太多了!!

    也不知道剑灵龙顶不顶得住呀。